劳工权益
三百年工厂巨兽的美梦与噩梦

作为一种全球现象,工业巨人主义可能已经达到了它的顶峰。

在需要他们的同时歧视他们:不准外卖员进入商场的问题究竟在哪里?

SKP事件或许是由体验生活的视频博主不熟悉业务规则引起的,但它并不能掩盖外卖员没能得到与其劳动相匹配的认可和尊重的事实。

通常来说,海外劳工宁愿合租或不吃饭,也不愿意没有钱寄回国,但新冠疫情的冲击极为不同。

情感劳动、沮丧倦怠与医疗私有化:感激与赞美无法遮蔽的医护之痛

作为患者,我们在把全部的信任与期望交付医护人员的时候,很少会意识到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付出的情感劳动、肩负的压力以及承受的代价。

疫情期间快递员外卖员获得的赞誉,能够补偿其遭受的控制和伤害吗?| 劳动节

在社交网络上,“高收入”“高自由”的平台经济神话不时引发年轻白领“不如辞职送快递”的自嘲和感慨,这种自我调侃所忽视的,是平台经济高强度劳动、低安全保障与极端不稳定的严峻现实。

卡塔尔犯规:2022年世界杯建设背后的劳工问题

纪录片《工人杯》聚焦2022年世界杯建设工人的生活、梦想和困境。

最便捷的时代,最焦虑的劳动者:零工经济阴影下的你我他

我们可能生活在有史以来最便利的时代,但与此同时,不稳定性正在自下而上晃动整个社会的劳动者——不光是外卖或快递小哥,也包括你和我。

在美国媒体中隐形的“真”劳工阶层

对于美国的劳工阶层,媒体往往没有太多曝光。且媒体关注到工人的时候,他们笔端的这群人总是白人男性,而且思想偏右。这一切都是谎言。

因为笑容不够被开除?美国快餐店员工反对不正当理由解雇

目前看来,劳工们想要的并不神秘,无非是自己在一份工作中得到应有尊重,而不是被语焉不详地解雇。

无法享受员工福利的雇员——优步司机的尴尬身份

优步司机究竟是优步公司的员工、客户,还是顾客呢?他们作为员工的基本权益能够得到保护吗?他们可以成立工会、获得辞退补偿金、拥有最低工资保障以及其他相应的权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