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家
股价触底、业绩下行,“双减概念股”失宠?

曾火爆一时的钢琴教育为何高开低走?

演奏者最好不要写书?| 乐评人焦元溥对话钢琴家张昊辰

音乐是自足的系统,言说自己即可,不需要指向文字;因为音乐抽象,所以最应该被言说——在张昊辰看来,这两者之争几乎可以被对应到音乐史上的纯音乐和标题音乐之争。

无冕之王施坦威,顶级钢琴也不如爱马仕

顶级钢琴生意的局限性在哪里?

流水线上的乐章:承包了全世界一半乐器的中国小镇们

好乐器,小镇造。你的乐器来自中国哪个小镇?

想来中国抢钱?年入34亿的钢琴奢侈品施坦威冲刺上市

在中国,3000万儿童在上钢琴课。

169年历史的老牌钢琴Steinway施坦威再度上市,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市场

169年历史的老牌钢琴Steinway施坦威再次冲击纽交所。

我,74岁,在南京西路弹钢琴

太古汇里的这架钢琴最初是粉色,印着大大的「Play Me,I’m Yours」。

“中国钢琴教育的灵魂”周广仁去世,曾断指后重返舞台

她教学近70年,培养出一大批钢琴演奏家和钢琴教育家。

我们用声音制造音乐,正如我们用词汇制造语言 | 肖邦诞辰

在钢琴教学法中,从来没有人为手指赋予不同的“个性”。而肖邦指出,每个手指的触键都有其独特的魅力。

从“钢琴王子”到忘谱错音的“工体蜂”,李云迪早已跌落神坛

对古典音乐爱好者来说,让人难受的并不仅仅是演出“车祸”本身,而是李云迪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