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家
光鲜音乐家们的致命隐痛

功能性肌张力障碍完全可能终止一位艺术家的职业生涯,还会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和痛苦。疾病使他们无法在热爱的艺术领域实现自我的价值,因此带来的精神创伤,对于一些人而言,比死亡更可怕。

郎朗伤愈归来,携维也纳爱乐在沪奏响莫扎特协奏曲

被称为“真正的奥地利本土指挥家”弗朗兹·威尔瑟-莫斯特首次率领维也纳爱乐登临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携手钢琴家郎朗奏响维也纳经典之声。

【范·克莱本逝世五周年】冷战中的钢琴偶像 《时代》封面的“美国英雄”

一位钢琴家因为一场国际比赛而在几十年间被一再津津乐道、冠以殊荣,克莱本可能是绝无仅有的例子。

钢琴家格伦·古尔德:“我讨厌观众 我觉得他们是邪恶势力”

本月是钢琴家古尔德去世35周年的纪念,他曾经非常享受演出带来的权力感,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感到那是一种空洞和薄弱的快乐。

【专访】钢琴家张昊辰:我找到了自己的路 但要不停地走

在过去,他频频被介绍为“李云迪的师弟”、“郎朗、王羽佳的师弟”;后来,他被称为“90后鲜肉钢琴家”;如今,人们渐渐只喊他“张昊辰”。

音乐,王羽佳唱给自己的情歌

三十岁的王羽佳,是世界上知名度第二高的中国钢琴家。

郎朗的未来会不会到期?

郎朗现象的出现,既是非凡的,也是幸运的。

王羽佳:如果音乐是美丽而感性的,为什么不穿与之相配的衣服?

王羽佳最常被人们讨论起的,除了她的卓越的演奏技巧,还有就是她在音乐会上的着装,因为穿超短裙登台,人们对她的关注超越了音乐本身。在这篇访问中,王羽佳认为演出时穿什么衣服是自己的权利。

传奇钢琴家邓泰山周日登陆北京音乐厅 将带来肖邦盛宴

在获得肖邦大赛冠军36年后,邓泰山又将如何演绎肖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