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文化
“非自愿独身者”跨世纪黑化史:从单身互助组到厌女杀人团

2014年以来,自称“非自愿独身”的厌女直男们,已经犯下至少6起大型谋杀案,造成40余人死亡。

玩梗要趁早:费玉清的“xue hua piao piao”为何爆红海外?

除了理查德·道金斯的meme理论,我们对梗的认识还有许多。

Up主是出道捷径吗?

青年亚文化、UP主会是一条“出道”捷径吗?

JK迷场:热款大卖35万条,爱好者随机“出警”

随着出圈突破口的打开,进入大众视野的JK制服圈生态,将不可避免地面临冲击,无论是对商家,还是对“JK”们。

BJD娃娃的模拟人生

商业化,是每一种小众文化不得不直面的现实拷问。BJD娃娃也不例外。

思想界 | B站跨年晚会:亚文化的胜利?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B站跨年晚会​​​​​​​和人社部发文指需警惕“机器换人”。

当贫穷被浪漫化:去贫民窟旅行,体验或休闲,猎奇或猎艳

上流阶层对贫穷为何会有着浪漫化的想象?这种想象是如何构建起来的,最终又化作了怎样的实践?另一方面,生活在贫困中的人又是如何感知和回应这种外来的凝视的?

腐女都是异性恋吗?关于耽美文化的四个迷思

腐女都是异性恋者么?攻受关系是对现实权力秩序的复制与臣服么?耽美文是对性暴力的美化与认同么?耽美是逃避现实还是再现了更激进的情欲想象?

生活已经如此艰难,我们何不尽情狂欢?| 2018年亚文化盘点

它们的流行或许体现了一种全民的焦虑与虚无,又或是展示了在快节奏的、碎片化的当下,人们逃离现实、寻找精神寄托的种种方式。

耽美中的性别想象:纯粹的男性之爱,抑或强化的权力关系?

耽美中的攻受关系,是男性气质的一种多元表达,更是现实中男女性别想象的变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