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文化
挎斗摩托车是老男人最温柔的小情人

终有一天我要戴上我的飞行员眼镜和头盔,揽上我最爱的姑娘,带着她去一条没有尽头的公路,横冲直撞。

自从见过非洲人用鼓交谈,我再也不想用舌头说话了

在非洲,手和鼓面就是语言,打鼓就是在刷“朋友圈”。

变态、艺术家和疯子,在东德废弃的发电厂建了个挤破头都进不去的夜店

在Berghain,人们反反复复提醒彼此:“Don't forget to go home。”但是很少人能再从那个世界走出来。

枪托上的Hello Kitty贴纸,大兵的少女心

不单单是枪械本身,整个军队文化都在被少女心颠覆着。

亚马逊河的神秘树蛙,是我舔过最迷幻的东西

我的血压爆表了,我对身体完全失去了控制,我昏厥了,六个小时后我在一张吊床里醒来。接下来的两天,我觉得自己是神。

猫占领摇滚圈是迟早的事,玩金属的已经沦陷了

猫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能罩住各种场合,看这些乐手手里猫的气场比大牌明星还大。

只有四岁的嬉皮士记录者

每当有人奋不顾身记录他们的时候我总是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