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暴力
思想界 | 差评、举报信与豆瓣“一星运动”:自发反抗如何走向以暴制暴?

本周『思想界』,我们关注一条差评与一封举报信引发的豆瓣“一星运动”。

【专访】斯坦福性侵受害者香奈儿·米勒:“与其让她独自呐喊,不如成为她的声音”

香奈儿认为,既然法律对被告人做了无罪推定,那么受害者也理应享有同等的权利,即在被证伪之前得到人们无条件的信任,她们不应当辛苦地去博取这种信任,就像社会不应当压制女性的自信心,同时又抬高男性的。

仇女为何日益激化?

从PUA大师到非自愿单身者,劳拉·贝茨深入“男温层”,试图探索为何仇女的男性日益激化。

丽迪亚嬷嬷致后辈女性:“我盘桓在你身后,从你的肩膀上往下看”

“丽迪亚嬷嬷的语言诗意有限,但残酷加倍,身为最厉害的‘潜伏者’,她的痛苦纯然来自于道德层面的自我拷问。”

遥远的平等 | 2019年性别新闻盘点

我们还需要下一个一百年,才能看到性别平等吗?

思想界 | 伊藤诗织胜诉:女性反抗性暴力为何如此艰难?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日本女记者伊藤诗织性侵案胜诉​​​​​​​和电影《被光抓走的人》。

走出“黑箱”,伊藤诗织胜诉:“日本的强奸法在过去110年间都未曾改变”

2019年12月18日,伊藤诗织诉山口敬之性侵案胜诉。

谁是加害者:美籍华裔作家李怀瑜以《生命暗章》讲述性侵遭遇

李怀瑜同时用受害者和加害者的双重视角叙述性侵案,正是希望我们拓宽思考的边界,看到社会结构的作用,而不是仅仅归咎于施暴者个人。

【专访】伊藤诗织:大部分性侵案件不关乎性企图,而关乎权力

“日本的强奸法案在过去110年间都未曾改变。如果我没有经历这一切,我不会意识到这个问题。”伊藤诗织告诉界面文化,“等我去中国的时候,想了解一下中国的强奸法律是怎样的。”

蕾拉·斯利玛尼谈文学与孤独:“生活比小说更复杂,一件事不是非黑即白”

蕾拉·斯利玛尼讲了两个故事,一个是保姆杀婴,一个有关性成瘾,一路畅销。她觉得这两本书的主题都是孤独,“我们所做的一切——相遇,相爱,生儿育女——都不过是粉饰太平,这样就不用面对我们生而孤独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