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
被困在快手里的辛巴能靠徒弟翻身吗?

平台正在逐步剥夺超级主播的话语权。

AI刘强东,“教科书式”直播带货

京东搞直播,注定“昙花一现”?

“刘强东”不想做李佳琦

没有超级头部主播的京东,是否想把“刘强东”捧成京东带货一哥?

租脸直播,明星的隔空取金术

抠图直播,无论在主播或公司哪个层面,或许都是一种短线运营的投机行为。

失意的魔兽主播们涌入了塔瑞斯世界

这些主播,一方面在等待国服的消息,另外一方面在寻找代替品。

当辛巴小杨哥们决定“退休”

最终又是说说而已?

店播上位,达播下堂,直播电商玩法换了?

一切变阵都仍然为了那个最核心的经营目标——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高的回报。

去年卖了300亿,疯狂小杨哥想“收手”了

“头部主播”渐次隐退。

带不动货的明星,正在批量逃离直播间

明星直播带货的赛道看上去非常热闹,但变化正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