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歧视
为女性愤怒正名

“如果我们认真想想自己因何愤怒,想想什么需要改变,就有可能带来怎样的改变。”

职校培养的不应是驯服的劳动力,而是有尊严的劳动者|圆桌

职业教育不是“把学生管住”,也不只是关于制造符合国家需要的人力资源,而更应做到帮助每个学生探索兴趣与潜能,过好自己的一生。

从形象设计到玩家歧视,游戏领域厌女幽灵不散

游戏中女性形象如此关注女性的身体价值和性客体身份,而忽略其他价值;女性玩家被看作是“菜”的,需要男性玩家“带妹”;在职业比赛领域,女性的处境更是十分艰难……

尖利或是低沉,关于女性声音存在着哪些性别偏见?

女性的声音无论处于频谱的哪一端,都总是会遭到无穷无尽的审视——她们好像始终当不成赢家。

反思工作意义,在行动中探索 | 2021年劳动者新闻盘点

未来的诸多不确定性的确令人忧虑,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一筹莫展无计可施,当下的种种探索皆有可能汇聚成开辟新时代的一把钥匙。

从鹿道森自杀再反思“阳刚之气”:男子气概不是与生俱来之物,而是强加的理想 | 旧文新读

对阳刚之气的强调和鼓吹必将加重校园霸凌的危害,鹿道森自杀的事件也让我们再次反思对儿童性别观的认识和教育——如果能够建立更开放、更平等、更宽容的校园性别环境,是否类似的悲剧就可以减少或者避免呢?

今天的西方小说已经成为女性的世界?

从萨莉·鲁尼到雷文·蕾拉妮,女性小说家似乎抓住了文学的潮流,比男性拥有更多的话题、奖项和畅销书。但这种文化转变是值得庆祝还是应该纠正?

禁止算法识别性别,能消解歧视吗?

让算法判断男女这件事,真的很危险吗?

男性马路杀手占到了85%,学车app却在教育“女司机”

从统计数据来看,相比起女司机,男司机更配得上“马路杀手”这个称号。

思想界 | 杨笠代言英特尔遭抵制:是立场不同还是网络暴力?

本周『思想界』,我们关注杨笠代言英特尔遭抵制事件以及三星堆遗址的最新考古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