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歧视
《哲学女王》:为历史上的女哲学家正名

本书旨在向公众表明“哲学史编纂工作未能公平对待女性”。

思想界 |“散装卫生巾”引争议:女性离卫生巾自由还有多远?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散装卫生巾”引发的争议与近日逝世的人类学家大卫·格雷伯。

仇女为何日益激化?

从PUA大师到非自愿单身者,劳拉·贝茨深入“男温层”,试图探索为何仇女的男性日益激化。

为女作家卸下男性笔名的运动为何不合时宜?

摒弃女作家的男性假名,改用真名出版,就真正地赋予了她们应有的荣誉了吗?

从“粉红税”到“智商税”,呼吁更便宜的卫生巾究竟激怒了谁?

使用卫生舒适的经期用品是每个女性应有的权利,而不该成为她们的负担。

当种族或性别对立的叙事掩盖了经济不平等的真正原因

“精英阶层把工人们相互对立起来,利用种族、性别和文化的分歧,以便在大动荡时期保持对权力的掌控。”

美国右翼崛起前夕:“反平权修正案”的主妇们是如何拉开文化战争序幕的?

从更大的历史背景来看,在里根时代前夕用性别议题搅动起政治风暴的Phyllis Schlafly预示着美国右翼政治力量的全面崛起。

思想界|郭涛道歉:父亲参与育儿后,家庭育儿的性别观念进步了多少?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郭涛就育儿书中不当言论道歉和文艺行业的直播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