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
普林斯顿树林:巫鸿的避疫手记

“写作的最大功用是可以带来些许的自信和自律,把无法掌握的外界因素屏蔽在可控的个人行动之外。想得寥廓一点,它甚至能够带来某种返璞归真的自如。”

不坐班的年轻人:一天写100页文档、靠网文月入10万、走遍大江南北

“斜杠青年”到底过得如何?可以靠斜杠事业谋生吗?

是时候书写关于新冠疫情的小说了吗:从9·11寻找启示

灾难会影响文学,但小说家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把噩梦写成故事。

由《我的奋斗》陷入争议的克瑙斯高前妻“在书写中找到自由”

前夫颇富争议的小说《我的奋斗》让这位瑞典作家的生活一丝不挂地暴露在公众面前,而今天,她自己的事业开始逐渐回暖。

美国作家加思·格林威尔:为何书写性,在今天已不应成为问题

性对于作家而言是一种独特又有用的工具,它的强大功能不只在于帮助作者展示角色或探索关系,还能提出关于人类的最为宏大的问题。

孤坐黑暗中:英国一系列知名作家艺术家加入“黑暗栖居”项目

在黑暗中呆上一段时间,你可能会获得意想不到的灵感。

美国作家加思·格林威尔:还有什么比性的书写更美妙

格林威尔谈了谈如何书写亲密、艺术里的自命不凡,以及在疫情期间的生活。

匿名作家何以成为热潮?

从“秘密律师”到医学回忆录再到白宫轶事,越来越多的作家选择隐藏在真实身份的背后为大众揭露真相,但是“匿名”真的会给我们带来出乎意料的真相吗?

去旅馆写作

在较长的东西基本告成之际,绝对不要坐在你熟悉的环境里收尾。

医院内外,生死之间:医生写作五人谈

医生在写什么?他们为什么写?医生最喜欢读的医生作品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