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
医院内外,生死之间:医生写作五人谈

医生在写什么?他们为什么写?医生最喜欢读的医生作品是什么?

本年度最糟糕性爱描写奖出炉,同样也是“双黄蛋”

颁给小说中糟糕性描写的“英国最可怕文学奖”今年由《花园与池塘管理处》和《和平女神》两部作品摘得。

英语写作起源再向前推,女性处于核心位置

人们一般认为,英国的第一批女性作家出现在中世纪后期,但最近出版的一本书声称可以将其提前至公元8世纪。

作家维斯纳·梅因:读者读完一本书与开始阅读时已不再是同一个人

维斯纳·梅因的长篇小说《您好?》入围了金史密斯文学奖。她的作品模糊了虚构和非虚构的边界,经典现实主义小说“无法引起她的共鸣”。

当推特与电邮进入小说:网络如何改变了我们的语言和社交?

造词、拼写错误、不打标点……网络写作已经变成了一个独具风格的领域,但在这种精心呈现的杂乱无章背后,是一场语言的革新。

布克得主伯纳德谈英国种族问题:“未来不会自我发展,别把任何进步视为理所当然”

作为第一位赢得布克奖的黑人女性作家,伯纳德·埃瓦里斯托在下文中指出,一场有关种族和性别的革命正在席卷英国出版业,社交网络对这场革命起到了助推的作用,而无论是出版还是网络都充满变数。

阿特伍德、拉什迪和沙法克的自述:2019布克入围作家如何谈论他们的作品和写作?

入围布克奖的他们灵感从何而来?2019年布克奖短名单的入围作者为我们揭开了小说背后的秘密。

彼得·汉德克在北京:“作为读者我像一尊佛,作为作家我只是小蜗牛”

2019诺奖得主、奥地利作家汉德克曾在2016年来到北京,在一场主题为《我们时代的焦虑》的对谈中,他聊到了人们对他的误会、他写作之树的主干与枝杈,并分享了他对于写作和文学的最诚挚的想法。

与凯文·巴里谈写作:“写小说是一种生存机制,没有它我就完了”

凯文·巴里谈了谈妻子、居住在田园的生活、考驾照的失败经历,以及自己的写作过程和新书。

以读写抵抗衰老

阅读和写作可以预防认知能力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