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
打破禁忌:当代女性身体书写的可能性

在妮姆可·阿里的新作中,来自全球各地的女性毫不忌讳地谈论性、月经以及生育。

为什么政治小说里的记者角色不如犯罪小说里的重要?

“如果反派要展开可怕的行动,记者往往难以阻止——无论在真实生活中还是小说里都是如此。”一位当了45年记者的美国小说家这么说。

越来越多作家开始书写女性磨难,性侵强暴从隐秘罪行变为公共议题

人们越来越愿意看到从不同角度看世界的故事,也越来越愿意了解到女性经历中的真实现实。

牙缝中的青金石:一段失落的女性写作史

在中世纪,有不少精工细作、装帧华美的书本都出自修女之手。

科斯塔图书奖揭晓,27岁的萨莉·鲁尼成该奖项最年轻小说奖得主

斯图尔特·图顿凭借《伊芙琳·哈德斯卡尔的七次死亡》拿到了最佳处女作奖,此前曾与布克奖失之交臂的萨莉·鲁尼则捧得了今年的最佳小说奖。

睡前故事:“我喜欢这个故事,等不到听完就睡着了”

失眠的人越来越多,而作家菲比·史密斯的工作就是写出能让他们放松精神,快速进入梦乡的故事。

致写作者们的一张书单

当我们提起笔来,问题也随之而来:写作的技巧在哪里?写作是否要取悦读者?写作能维持生活吗?如果小说是虚构的,写作者的真实来自哪里?……

高贵的悲伤:为何悲伤能给人以创作灵感而快乐不能?

悲伤让我们看上去更高贵、更优雅、更有大人模样,但若是仔细想想,这实在是一件颇为诡异的事情。

英国作家莎拉·佩里谈在药物影响下的写作

《埃塞克斯巨蛇》一书的作者萨拉·佩里因受疾病困扰而痛苦不堪,医生给她开具了强效鸦片类药物。这不仅让她产生了可怕的幻觉,也让她对于药物文学产生了新的认识。

写什么与为什么写:6位布克奖短名单入围作家的自述

入围今年布克奖短名单的6位作家在作品中讲述了奴隶的跌宕之旅、特警队武力逮捕嫌犯,或是人类与树林之间的战争等一个个精彩的故事。他们是如何创作的?他们为何关注这些话题?今年的布克奖已见分晓,这6位作家与我们分享了各自文学幽径上的独特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