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生态链
为什么互联网大厂“容不下”35岁中年人?

老员工的经验和资历在追求性比价和年轻化的大厂面前似乎不值一提。

00后老板,开始炒掉90后打工人

他们可能已经跟不上潮流了。

内卷的银行人开始逃离:行长降薪七成,菜场发传单,基层升职难

员工缩水,既有银行的主动优化瘦身,也有银行人的主动逃离。

π型人才:互联网大厂「内卷」的解药

内卷,让越来越多年轻人迟疑在大厂门口。7*24小时被绑在工作软件上,毕业后就成为互联网大厂的一枚螺丝钉,似乎不再是年轻人的最优选。

互联网打工人的副业与B面生活

生活的糖,要你自己找。

这届职场人熬夜的1000个理由

该缓一缓了,再熬下去我可能会挂。

我经历过的奇葩招聘歧视

跟招聘歧视说不。

你以为“躺平”的年轻人,已经当完了CEO

那些完美诠释“年轻高潜”的后浪。

年近40,我在互联网大厂做高龄“大头兵”

35+互联网打工人的职场破局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