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政策
两会财经 | 拆解国家账本:特殊年份,钱怎么花?

受经济下行周期和疫情影响,今年国家财政收支压力较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和社保基金收入等都或呈现负增长。但是在面对保民生和保就业的硬任务下,财政支出仍将保持一定增速。

 【专访】陆挺:显性赤字货币化优于隐性无序的赤字货币化

“这次有关‘赤字货币化’的大辩论,我最担心的后果是教条和所谓的道德禁忌战胜理性,人人不敢捅破那张纸,最后迫使政府加大隐性赤字货币化的力度。”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说。

【专访】连平:中国有大量国有资产可以变现,财政扩张的空间还很大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现阶段中国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实施财政赤字货币化。一方面,中国经济长期增长的潜力还在,另一方面,政府手中有大量的资产,如国有银行股权和国有企业股权,未来一个时期可以适当转让一些股权来满足财政支出的需要。

现代货币理论的“能” 与“不能”?

财新智库莫尼塔研究董事长兼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表示,对待现代货币理论,既不能全盘否定,也不能全盘接受,而应去粗取精辩证看待。

赤字货币化成为政策选择之前,需先回答三个问题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青年论坛成员张涛指出,赤字货币化成为政策选择之前,需要先从经济运行状况和法律等层面思考该政策实施的必要性。

【专访】管涛:财政赤字货币化与负利率都是“末路政策”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表示,财政赤字货币化与负利率等非常规手段几乎是“末路政策”,缺乏成功经验,并可能存在严重的后遗症,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尝试。

吴晓灵:中国财政赤字货币化问题辨析

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吴晓灵认为,中国市场仍有一定的政府债券容纳能力,中国人民银行没有必要在一级市场直接购买政府债券,应该通过公开市场买卖政府债券向市场提供必要的流动性支持。

【专访】李迅雷:让央行替财政背债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李迅雷认为,宏观政策还是要稳扎稳打,不能为了实现经济目标而过量投入。无效投入比重过高反而会影响经济运行质量和拉高负债水平。

央行国际司课题组:什么是央行与财政的最优安排?

央行多目标制有效履职,尤其需要财政对央行的资金支持。

余永定呼吁政府大胆加杠杆,保证经济实现一定增长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说,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为了保证实现3%以上的经济增长速度,中国必须大胆实行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辅之以扩张性的货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