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政策
冯俏彬:加快研究财政增收,数字经济是潜在领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部副部长冯俏彬表示,未来五年或者更长时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大概率事件,在税制不变的前提下,财政收入增速可能低于GDP增速,而支出速度会高于GDP增速。

扩大还是减少财政赤字?余永定:只要经济增速高,其他问题都能解决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前所长余永定认为,如果GDP增速高的话,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可以解决,所以关键是增长速度。

全球金融巨头聚集发展高层论坛,热议货币政策和负利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杰弗里·冈本(Jeffrey Gambon)表示,目前疫情导致的危机远未结束,货币政策需要保持持续宽松,以增强经济的复苏态势,但当金融条件改善时应该根据需要撤回特殊的流动性支持。 

高善文:疫情后高收入人群财富增长更快,政策存在“漏洞”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指出,中低收入人群收入和消费的增长显著慢于疫情前的水平,而高收入群体的收入增长却更快了。财政政策在针对低收入群体的支持方面存在瑕疵。

首份财政政策执行报告出炉:下半年减税降费还有约1万亿元空间

根据报告,下半年财政政策重点将从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政策的实施等转向以保就业、保民生等为代表的“六保”领域。

这份协议标志着欧盟朝着更加真实的财政联盟迈进了一大步。同时其所暴露出来的内部分歧,也将继续缠绕欧盟。

余永定:只要政策到位,中国经济实现2-3%的增长并非不可能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指出,如果政府无法通过刺激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从而带动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很难实现实际GDP增速2%到2.4%的目标,更遑论达到名义GDP增速5.4%的隐含目标。

两会财经 | 拆解国家账本:特殊年份,钱怎么花?

受经济下行周期和疫情影响,今年国家财政收支压力较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和社保基金收入等都或呈现负增长。但是在面对保民生和保就业的硬任务下,财政支出仍将保持一定增速。

 【专访】陆挺:显性赤字货币化优于隐性无序的赤字货币化

“这次有关‘赤字货币化’的大辩论,我最担心的后果是教条和所谓的道德禁忌战胜理性,人人不敢捅破那张纸,最后迫使政府加大隐性赤字货币化的力度。”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说。

【专访】连平:中国有大量国有资产可以变现,财政扩张的空间还很大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现阶段中国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实施财政赤字货币化。一方面,中国经济长期增长的潜力还在,另一方面,政府手中有大量的资产,如国有银行股权和国有企业股权,未来一个时期可以适当转让一些股权来满足财政支出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