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
“提高质量、提升形象”,今年职业教育将聚焦这两大任务

2022年是职业教育提质培优、改革攻坚的关键年。

新职业互联网营销师,会带来一波培训热吗?

当互联网营销师作为一项新兴职业逐步走向规范化和标准化之后,是否带来了一波培训热呢?

减掉K12、抛掉油墨,靠借款经营的科德教育打响职教“赤膊战”?

随着众多机构入局,职教战场刺刀已见红,手中弹药并不充足的科德教育,想要搏出一片天地仍实属不易。

风口降临职业教育,职校生逃脱鄙视链了吗?

在教育变革的当下,职业教育站上风口,但当前的职校教育真的能给职校生带来光明的前途吗?

你的副业焦虑,养活了多少人?

不要低估副业学习的难度,也不要高估副业赚钱的能力。

【评论】推迟普职分流,需要先理清中职学校与中职教育的关系

必须警惕“取消中职”的声音,进一步矮化中职教育,让中职师生对中职教育的认同度更低。

爆火的飞车,隐没的蓝翔

“飞车模式”难以复制,“蓝翔们”需要寻找更直接的破局之道。

职业教育大变局

走入新高度、新广度、新格局的职业教育,有哪些重要的发展趋势?

民办学历职业教育买不来“护城河”

如何破局成了巨头们的难题。

广州中职教育2020学年成绩单:中小微企业仍是主要就业方向

2020学年,广州市高中阶段教育职普比例大体相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