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经济

欧元区经济增速下调凸显了欧洲与美国贸易紧张关系带来的不利影响。

同时,标普将希腊的债务评级展望从“正面”下调至“稳定”,虽然仍属于好消息,但格外警告了该国公共与民间债务水平仍然偏高,希腊政府在吸引海外直投上仍然力有不逮。

仅在过去三个月,亚洲买家就在伦敦金融区抢购了价值35亿英镑的地产。第一太平戴维斯公司说,这是2007年以来第二季度的最高数字,当时商业房地产市场处于信贷危机爆发前的顶峰。

“鹰派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束QE,对于鸽派而言,也保留了在需要的情况下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渠道。”

希腊经济正在复苏,但债务危机造成的影响或将持续。有分析认为,鉴于该国经济的脆弱性及欧洲金融市场的动荡,处在“后救助时代”的希腊何时彻底走出经济阴霾仍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

意大利新任财长特里亚表态无意退出欧元区,并计划将重点放在削减该国债务水平上。比起赤字支出,意大利更希望通过投资和结构性改革来提振经济增长。

“我们仍然还有几天的时间来避免升级。我们还有几天的时间采取必要措施,来避免欧盟和美国之间爆发贸易战。”

市场目前的共识是:意大利风暴尚未完全平息,新政府若地位不稳或内斗导致重新大选,将是下一个导火索。

新财长特里亚曾评论道,眼下应寻求令所有欧盟成员国满意的方案,而不是采用英国脱欧的那种理念:欧洲无法适应你,或者你不喜欢欧洲了,你就退出。

德国在顾虑什么呢?特朗普此前的威胁很能说明问题:“要让纽约一辆奔驰都没有”。德国是欧盟对美国汽车出口规模最大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