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北非

作为以色列最大的靠山,美国没有叫停战斗,同时也无意加入战斗。

在此次冲突升级前,以色列经济已经受到司法改革引发的抗议潮、高科技投资放缓、通胀上升等因素影响。战争爆发前,以色列央行预计今明两年的增长率均在3%,而去年这一数字为6.5%。

地道挖掘和商品走私成为了加沙的“地道产业”,为年轻人提供就业机会。

鉴于正在怒火中的以色列目前可能难以接受政治调停,以及哈马斯挟持了以色列平民人质,人道主义类型的调解是现阶段可能的方向。

巴勒斯坦人将西奈半岛搬迁计划称为对出埃及记的呼应,但这次是为了让犹太人回到迦南而将巴勒斯坦人从自己的家园赶到埃及。

油价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以色列与其死敌伊朗之间的紧张局势如何演变。

李绍先把此次哈马斯与以色列的冲突比喻为“茶壶里的风暴”:矛盾点集中在巴以关系上,总体影响有限。

内塔尼亚胡重新上台试图推行司法改革,导致政局动荡。这就有可能影响摩萨德的情报传达工作。哈马斯或趁此空档瞄准机会在以边境集结武装。

在巴以问题迟迟未决、以色列行动更为强硬的背景下,巴勒斯坦民众对寻求和平解决巴以问题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正失去信心,而对各武装的支持上升。

哈马斯表示此次行动是对以色列今年以来杀害数百名巴勒斯坦人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