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广告
互联网广告大败退

在行业不景气的时候,我们都在反复咀嚼大卫·奥格威的名言——“广告不是艺术,做广告是为了销售,否则就不是广告。”

谁动了BAT的广告?

BAT依靠网络广告躺着挣钱的时代结束了。

被APP广告轰炸的童年

一项研究发现,在一些目标用户为五岁及以下儿童的APP中,充斥着大量操纵性的广告。

互联网公司广告公司化 信息流或是下一个增长点

互联网公司广告公司化,这也是中国各大互联网公司面临的现状,互联网公司依靠广告营收撑起了半边天,同时由于互联网生态构建的天然优势,也在争夺着传统广告公司的生意。

搜狐2016年总营收16.5亿美元 同比下滑15%

这是搜狐自2000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全年营收同比下滑。

杜绝广告的B站开设广告频道专区意欲何为?

从现阶段B站的广告区的情况来看:如果沿用CPM模式的千次点击算法,从强制被动观看到主动观看过程中的流量衰减,决定了广告区的商业天花板不会太高。

江南春称市场低迷是个好时机 分众开启投资模式

除了做好楼宇电梯广告,回归A股市场后的分众传媒还找准时机,开始在文化娱乐体育和金融领域投资布局。

【FT中文网】全球数字广告业的双头垄断

在广告业思考如何应对数字双头垄断的同时,还有其他科技公司可能会对消费品的营销和销售产生更大影响。

Papi酱正被“整改” 但她的广告还是卖出了2200万

这次拍卖似乎并没有受到视频下架风波的影响。

在僵尸粉横行的互联网  广告到底有谁在看?

在今年,虚假点击将会给广告主们带来72亿美元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