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会有大幅减税空间吗?

2016年收支口径的赤字率将破4%,2017年预计还将继续攀升,严峻的收支压力下,大规模减税的可能性非常低。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制造业正遭受着回流发达经济体和外迁其他新兴经济体的双重压力,人口红利渐行渐远后,劳动力成本上升已不可避免,税负的高低对制造业的竞争力愈发重要。12月29日召开的全国财政工作会议上提出,要继续实施减税降费政策,继续落实并完善营改增试点政策,扩大减税效应,并研究实施新的减税措施。

华创证券最新的研究报告对如何理解中国宏观税负“不高”和企业税负“高”以及2017年是否有大幅减税的空间作了分析和预测。

报告认为,中国宏观税负绝对水平并不高。通过采用广义政府收入占GDP的比重来衡量宏观税负,报告指出,2008年至今,中国的宏观税负呈稳步上升走势。2015年为28.95%,不仅低于多数发达经济体,在主要的新兴经济体中也处于中等水平。

但在全部税收收入中,企业负担比例过高。企业直接缴纳的增值税、营业税、企业所得税等占比高达90%,再考虑到企业承担的社保支出以及非税收入,广义政府收入中由企业直接负担的比例应超过90%。这导致宏观税负和微观税负的背离,宏观税负并不高,但企业层面感知的税负较高。另外,流转税为主的税制也使得企业层面感知的税负偏高。

报告指出,宏观税负企业缴纳比例过高并不等同于企业税负过高。除了企业税负可以部分转嫁外,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目前个税的税基集中在工资性收入上,其他收入难以征税,推行房产税和遗产税等财产税也阻力重重,使得个人缴纳的税负比例过低,即使企业税负不高,企业缴纳占比也会被动走高。

从企业税负来看,中国总税率领先全球主要经济体,非税和社保压力较重。报告采用世界银行的总税率指标来衡量企业视角的税负。从总税率来看,2013年至2015年中国的均值为68%,在主要经济体中处于高位。

报告指出,非税支出是企业税负高企的主要原因之一。近年来,政策面一直在推进清费立税,但从实际效果来看,非税收入在公共财政收入的占比仍维持在高位。同时,收支压力下非税从严征收会进一步加剧了企业的实际负担。另外一个原因是,中国企业承担的社保支出偏高。中国企业缴纳社保比例显著高于OECD平均水平,制造业企业缴纳的社保相当于其利润的23%左右。

对于增值税在企业高税负中扮演的角色,报告指出,增值税本身并不严格劣于所得税。增值税最终是由消费者承担,企业只是代为征收。所以会计核算中,增值税并不进入损益表,总税率也不包含增值税。从这个意义来说,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没有直接的可比性,增值税不应为企业高税负“背锅”。但增值税的征收效率较高,税务部门自由裁量权收窄,使得部分企业税负上升。

现实的问题主要在于进项抵扣不全导致“代缴”变“实缴”,从而抬升企业的实际税负。报告估算,如果17%的增值税中有3%最终沉淀为企业成本,在当前的低利润率下,对制造业利润的侵蚀将高达30%以上。

报告认为,从长期来看,税改的方向并无太多争议,如央地事权和财权匹配、清费立税、提高直接税占比、加快相关立法进程、开征房产税和遗产税等。具体到2017年,报告认为,2016年收支口径的赤字率将破4%,2017年预计还将继续攀升,严峻的收支压力下,大规模减税的可能性非常低。但增值税税率档次有望简并,进项抵扣有所完善;降低非税收入、清理政府性基金有较大的可操作空间,企业社保缴费率也有进一步下调的可能性。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