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行业热点观察(下):互联网公司怎么办医院?

随着宁波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的落地,一种医疗服务的新业态应运而生。

一、互联网医院能否破解互联网医疗的资本寒冬

2015年下半年开始,互联网医疗进入资本寒冬的论调不绝于耳,其经营范围从在线问诊、线下医院、医药电商,甚至还兼顾了跨境医疗和医美的生意,互联网医疗企业一直在苦苦挣扎。2016年随着医疗政策的逐步放开,以远程问诊为基础的互联网医院开始频繁出现于人们的视野,它突破了以往互联网医疗的局限,有望打通医疗、医药、保险环节,商业模式似乎正变得逐渐清晰。

2011年,以春雨医生为代表的互联网医疗企业进入人们的视野,此后是大批创业公司蜂拥而至。2011年1月至今,共有1134家互联网医疗企业注册,533家企业获得总额超过33亿美元的投资,每家企业平均融资623万美元,互联网医疗公司的估值一路飙升,2016年《互联网周刊》发布未来独角兽企业TOP150榜单,竟有7家互联网医疗企业入榜,来势之猛、发展之快,大有颠覆传统医疗之势。

此后,虽有大量资本继续涌入,但由于医疗行业的特殊性及疾病的复杂性,还有政策等因素限制,早期项目多集中在健康管理和在线咨询服务。经过约2年的探索期,许多企业意识到,线上服务只能解决浅层次需求,更复杂的病例和特殊医疗需求仍需回归实体医院。于是一些单纯开展线上服务的企业纷纷向线下延伸,如建立线下诊所和医疗中心、将药店升级药诊店、签约家庭医生、互联网+体检等,展开对医疗入口的争夺战,目前仍未探索出成熟的商业模式,整个行业陷入赚钱慢,赚钱难的困境。号称互联网医疗第一股的宁远科技2013年至2015年连续三年亏损,2016年前6个月亏损超5000万元。

热潮过后投资者发现资金投入后无法变现,更看不清未来的盈利模式,投资市场逐渐趋于理性。据动脉网统计,截止到2016年第三季度,尽管投资金额继续保持高增长,但投资次数较2015年下降了40%-50%。受其影响,互联网医疗的创新创业视乎也进入了冰冻期,如何产生有效的赢利模式是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不断寻求转型的同时,企业也在思考如何在现有政策环境下利用互联网技术提高医疗服务,为政府、医院、医生、保险公司、患者以及第三方医疗服务机构等相关利益者创造价值。

以东软熙康、微医集团为代表的企业勇于创新,针对某些慢性病和常见疾病率先开展网上诊疗服务,并探索出互联网医疗服务的新模式。随着宁波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的落地,一种医疗服务的新业态应运而生。这种以实体医疗机构为依托的互联网医疗模式一经诞生即受到广泛认同并寄予厚望。其共同特点为:

互联网医院必须具备一个实体医疗机构,取得合法资质;

有一个强大的信息平台支撑,实现智能分诊、双向转诊和远程会诊;

借助与实体医院合作,真正参与到诊疗环节。

此外医生可以在网上实现诊断、提供治疗方案,进而扩展到药品配送、医保支付等,打造医、药、险闭环。随着这种新模式不断完善,越来越多的企业和医院参与其中并根据自己的优势和特点开展实践。目前,全国互联网医院约40家。

互联网医院的切入点是从老年病、慢性病患者入手,由于处方外流,未来有望释放千亿元级市场空间。当前的主要盈利模式为远程会诊、健康管理服务、第二诊疗意见、药品和保险产品销售、软件技术服务、为实体医院以及第三方医学诊断机构(独立医学实验室、独立医学影像中心等)提供导流/转检服务、广告以及线下自建的实体机构提供的服务。随着政策放开、远程医疗的普及以及更多专家的介入,必将开辟更多的市场。

当然,互联网医院模式能否成功关键在于政策环境支持、人们传统就医习惯的改变、医生和各级医院积极参与。在我国现行医疗体制下,互联网医院必须与政府及广大的实体医院合作,与区域人口健康信息平台对接,开通网上医保支付,实现各级医院协同合作,共享优质医疗资源。

2017年国家将出台互联网医院相关法律法规,建立互联网医院标准、规范及准入政策,互联网医院或有望成为一类新型医疗服务机构。届时,互联网医院将更加规范、安全,其高效、便捷的优势会受到更多人的青睐。

二、从魏则西事件透视民营医疗的发展困境

民营医疗的2016是在困境中度过的,百度血友病吧、莆田百度大战、魏则西事件等风波不断,民营医院再次被推到了舆论浪尖。尤其是魏则西事件的背后揭露出莆田系的欺骗行为使民营医疗陷入了一场史无前例的信任危机,甚至社会资本办医、医疗市场化也成为批评的目标。尽管民营医院存在许多问题,但莆田系不能代表所有民营医院,也不能因此而动摇我国医疗服务市场化的目标。相信通过这场风波能掀起一场民营医院改革浪潮。

今年5月,一则一名大学生因患滑膜肉瘤,受网络诱导就诊于部队医院外包给个人的科室,接受所谓有独特效果的生物技术治疗最终人才两空的报道,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关注。然而,事件经网络和媒体不断发酵,一时间莆田系民营医院成为众矢之的,全国各地民营医院也遭遇到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民营医院概念股集体下挫,医院的营业额直接下滑。直至国家相关部门成立调查组最终对涉事机构和责任人进行相应处罚才告一段落。

透过魏则西的事件,我们冷静下来仔细思考,莆田系并不代表我国的民营医疗,民营医院也不应该为此而背上黑锅。

我国的民营医院出现于上世纪80年代,多由私人诊所逐渐扩展或民间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形成。进入21世纪我国医疗市场全面开放,民营医院大量出现。特别是近几年国家鼓励社会办医的政策密集出台,促使民营医院在过去两年迎来了高速增长。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数据,截至2015年底,我国民营医院数量达到14518家,占医院总数的52%。首次超过公立医院,成为我国医疗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有效补充了公立医院医疗服务的不足。

2015年我国60岁以上人口达2.2亿,有明确诊断的慢性病患者人数为2.6亿,单纯依靠公立医院根本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医疗需求。2015年我国总诊疗人次数为76.9亿,其中民营医院承担了12%的服务量,为缓解看病难、看病贵起到积极有效的作用。

然而从总体上看,虽然我国的民营医院已经形成一定的规模,数量上占据了半壁江山,但还是多而不强,有许多问题制约其发展。

人才不足

高品质的医疗服务不仅仅是依赖于先进的设备和管理水平,更依赖于卫生技术人才。民营医院的专家、学科带头人,约80%都是聘用各大公立医院退休人员,以55-60岁居多,许多专家80多岁还在出诊,从长远考虑并不利于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

对比2015年我国卫生人员数据可以看出民营医院在专业人员配置上处于较低水平。                    

公立医院垄断

公立医院占有80%以上的医疗资源,大多数中小规模民营医院还仅停留在男科、妇科、牙科、医美等狭窄领域以及医保范围以外的医疗服务。民营医院在卫生设施、医疗服务以及卫生费用上与公立医院相比差距很大。

此外民营医院的收入也远远低于公立医院。权威数据统计,中国最佳民营医院TOP3的年收入总和只有最佳公立医院TOP3的10%-30%。而TOP3民营医院与同等级城市公立医院的数据相比仍有很大差距。

政策落实难

政府已经有许多民营医院的政策和法规,实行起来却屡屡撞上“玻璃门”。如各级政府公开场合都在喊支持多元化办医,可实际执行文件都是若干年前的,跟不上医改的步伐。在资质审批、职称晋升、降低税负、学术科研、医疗保险等方面屡遭歧视的情况时有发生。在分级诊疗、医联体等医疗体制改革方面将民营医院边缘化。此外医师多点执业提出许多年,但目前实际执行起来还有许多障碍。

缺乏核心竞争力

民营医疗机构整体发展时间较短,由于诸方面发展不均衡,并未将主要精力投入到品牌和诚信体系建设,一些医院存在急功近利、单纯以营利为目标,对人才和学科建设不够重视,缺乏核心竞争力。

近年来随着大量资本的进入,我国的新型民营医院正在崛起。武汉亚心、和睦家、爱尔眼科等民营医院凭借优质的医疗服务、高端的医疗设备和先进的管理思想塑造了自己的品牌和口碑,并取得骄人的成绩,获得社会的广泛认可。虽然目前这种新型民营医院占比尚低,但将成为日后民营医院的发展趋势。华润凤凰医疗、中信医疗、北大医疗和复星医药已成为医疗行业布局的先行者,风险投资、药企、保险公司、地产公司等,也都在医疗健康领域有所布局,推动民营医院向高水平、规模化发展。

综上,民营医疗已经度过了野蛮粗犷式的发展阶段,以营销为主导的模式已经无法适应当前行业的发展。只有更加趋于理性加快自身能力建设,规范医疗服务行为,依靠品牌和信誉与公立医院进行差异化竞争,发挥自己的特色优势开展规范化、专业化服务。并积极参与到分级诊疗、医联体的建设当中,重视信息化建设,用互联网重塑民营医院管理,才能在未来赢得发展机遇。

三、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启动,医保全国漫游还需时日

随着流动人口的逐步扩大,跨省就医成为许多百姓面临的一大难题。虽然大部分省份已实现医保省内异地结算,但跨省结算的推进速度相对缓慢。日前国家异地医保结算系统初步通过验收,为实现医保全国漫游迈出了扎实的一步,而距离全部流动人口受益仍需努力。

我国有一类特殊的群体,他们本该在熟悉的故土安享晚年,却为了孩子或孩子的孩子,不得不经常生活在异乡,有人将其称之为老漂族。他们经常面对医保无法正常报销的难题。如果在当地就医,需要先垫付后报销,手续繁琐且耗时较长。若回老家看病则每年数次往返苦不堪言。在哪看病成了老漂族的一块心病。

据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5年我国户籍不在原地且离开户口登记地半年以上的60岁及以上的流动老年人口数量接近1800万。此外,流动人口规模已超2.4亿。面对如此庞大群体的就医问题,医保全国联网、异地结算的呼声也越发强烈。

我国现行医保属地化管理,全国医保联网面临医保目录不同、报销比例不同、标准不统一等难点。为此,国家提出按步骤先从市级统筹、省内异地就医、跨省异地就医三步走的推进思路。经过多年的努力,目前第二步已经取得成效,全国有30个省市实现了省内异地就医联网,其中27个省市可以实现省内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在跨省异地结算方面,海南省根据不同统筹地区的实际情况提出了即时、延时和点对点三种结算模式,对外地人到海南就医结算进行了探索。目前海南省异地就医合作范围已经达到30个省,共223个统筹区。结算总费用1.4亿元,统筹费用1.02亿元,就医人次达4.27万。

2016年12月人社部发布了两条利好消息,人们期盼以久的梦想终于有了突破性进展。一是国家异地就医结算系统通过初步验收,二是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联合印发文件,对此前争议较大的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的结算模式、流程等一系列重大问题做出明确规定。一时间2017年实现全国医保漫游的消息成了许多媒体的头条。

按人社部统一部署2016年底基本实现全国联网,启动跨省异地就医结算工作。2017年开始逐步解决跨省异地安置退休人员住院医疗费用直接结算,年底扩大到符合转诊规定人员异地就医住院医疗费用直接结算。

这里有几个关键词,首先,2017年逐步解决的是异地安置退休人员,并非所有退休人员。即离开参保统筹地区长期跨省异地居住,已取得居住地户籍的参保退休人员,包括返城知青、支内、支边人员约200万人,而此类人员仅占老漂族的1/9。系统联网后先期解决此类群体异地就医问题。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随着户籍和居住证制度改革,其他跨省异地居住人员才能纳入住院医疗费用直接结算范围。其次,只有符合转诊规定的人员才可享受异地结算待遇,说明需要按照严格的转出流程,包括申请、备案、报批等一系列步骤方可实现。此外,报销的范围仅限于住院,不包括门诊及实体药房费用。

因此我们认为异地就医结算系统上线,仅说明该项工作已由政策制定和系统开发阶段正式进入实施,只是向医保全国漫游迈出了一大步,但距离真正全面实现异地医疗费用结算还没有明确时间表,对于医保全国联网所能达到的效果要有一个客观理性的预期。

跨省异地就医结算实施后,可能会出现医疗条件较差地区的患者流向大城市、大医院的现象,势必加剧地区间医疗结构失衡,从而加重大医院看病难问题。建立完善的异地就医转诊体系,设立转诊标准是接下来面临的难点。标准不严,趋高就医现象会更严重,不利于推进医疗资源平衡和分级诊疗。过于严格,则许多真正需要异地就医的人群将无法享受医保漫游的便利。因此,地方政府还需建立合适的转诊门槛,对于老漂族、异地长期居住人员以及本地无法诊疗的疑难重症患者给予优先支持,对于普通疾病应引导患者在基层和本地获得优质的医疗服务,减少正常情况下对异地就医的需求。

来源:东软管理咨询

原标题:2016医疗行业热点观察(下)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