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族伙伴、吹笛女孩与童奴:古代雅典的性工作者

相传,伯里克利的著名演说,也有可能是一位性工作者的作品。

一幅描绘苏格拉底与亚斯巴昔争论的画作,作者为尼古拉-安德烈·蒙肖,时间约为1800年。

当雅典政治家伯里克利(Pericles)在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第一年年终发表著名的《在阵亡将士葬礼上的演说》,以纪念当年捐躯的将士时,一桩谣言不胫而走,声称亚斯巴昔(Aspasia)才是这篇演讲词的真正作者。讲出这番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苏格拉底,而他所提供的证言后来又被柏拉图记录下来。考虑到亚斯巴昔在当时雅典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这个指控并不难理解。

亚斯巴昔(约公元前460-400年)是一名高级妓女(hetaira),受过系统的训练,专精于取悦富有的上层阶级男性。训练内容包括音乐技能、谈话技巧等,自然也包括如何令客人获得性方面的满足。

亚斯巴昔的半身像,上面刻有她的名字。材料为大理石,原作出自希腊化时代,此为罗马人的复制品。

亚斯巴昔是一个大获成功且受到好运眷顾的特例,但考古证据的确表明这一女性群体有受过文学、哲学与修辞学的教育。由于雅典公民家庭中的妇女与女孩多少有一些接受正式教育的途径,从这个意义上讲,她们能够以传统妻子所不能做到的方式与男子展开对话。

不过亚斯巴昔也不是生来就当了妓女。她出生于米利都(Miletus,今土耳其)的一个富裕家庭,由于家境优渥、父亲也愿意承担其学费,她所受到的广泛教育似乎来自于此。她抵达雅典时的处境究竟如何,尚有一定的争议,然而以外邦居民身份定居雅典的亚斯巴昔显然也不会有多少选择余地。她无法合法地与雅典公民结婚,也不能找到正当职业。

其他高级妓女如涅埃拉(Neaira)等,则是一出生就被卖到妓院,接受取悦富裕客人的一整套训练。有关涅埃拉的记载相对而言比较丰富,她生活在公元前4世纪的雅典,之所以有她的记录,是由于她曾经因非法结婚和冒充自己女儿、假称合法公民而卷入一场诉讼。透过诉讼案卷,我们可以详细地了解到涅埃拉的生平,比起相对风光且跟伯里克利有一段风流韵事的亚斯巴昔,涅埃拉的一生乃是一个迥然不同的故事。

在年纪很小的时候,涅埃拉就被卖给了一个名叫尼加莱特(Nicarete)的女人,并在科林斯(Corinth,希腊南部城市)的妓院受训成为性工作者。关于她童年生活的记载表明,她与另外6个女孩一起被卖给尼加莱特,并为其工作,此时她还根本不算“适龄”(亦即没到青春期)。随着涅埃拉长大成熟,她又被四处转卖,最终因为非法结婚的官司而上了法庭。

一名手持大酒杯的妓女正在参与宴会游戏(玩法:把喝完葡萄酒剩下的渣滓泼向自己心仪的人),公元前500年。

以满足男性口味为目的“打造”女孩

另一些女孩与妇女的生活,则折射出她们所遇到的种种困难。在高级妓女之外,还有一些终身(直到她们变得没有任何用处为止)在妓院里工作的女性。女人的价格取决于多种因素,如年龄、身体状况以及“业务水平”高低。高级妓女所接受的训练乃是取悦男性的一整套方法,比较而言,妓院里的普通妓女则被“打造”来满足男性的特定口味。

以下是一部公元前4世纪或3世纪的喜剧片段,它记下了妓院老板如何让新来的女孩调整其外表与行为:

“女孩太矮怎么办?小鞋底缝上软木跟。女孩太高怎么办?穿一双平底拖鞋,把头偏一偏,垂在肩膀上,她就不会那么高。女孩不够翘臀怎么办?腰带上挂些垫子用衣服遮住,男人们看到美臀就会翻她的牌。”

喜剧一般用来表现社会生活中的一些相对不那么体面的维度,它为研究性史的历史学者们提供了妓院生活的丰富素材。接下来的剧本是这样的:

“女孩眉毛是红的怎么办?抹点烟灰就好。女孩太黑怎么办?搽些铅白即可。女孩太白怎么办?把自己弄脏一点。女孩某个身体部位特别漂亮怎么办?那就裸露在外。她的牙很好看?那就必须保持微笑,让客人们欣赏她那优雅的樱桃小口。如果她不喜欢笑,那就要被关上一整天,姿势类似于屠夫卖羊头时的摆设,她必须用牙齿衔住一根小木棍;如此这般,持续一段时间之后,不管她想不想笑,牙齿都会露在外面了。”

在同一时代的另一部喜剧当中,作家刻画了正在妓院里演出的女性。按其描述,她们正在“日光浴”,“袒胸露乳”且“站成一列,赤身裸体以便活动”。在上文所论及的一系列对女性进行“打造”的过程之外,这段剧本还谈到了多种多样的妓女类型:

“您可以根据喜好随意从中挑选:胖的、瘦的、丰满的、高挑的、娇小的、年轻的、年老的、中年的,或者超级熟女……”

剧本当中还对古希腊盛行的嫖娼行为提出了一番解释。按其说法,娼妓业提供了一种安全网,能够安抚那些根本没机会接触女性自由民的男性,为他们提供一个发泄渠道。

妓女与她的客人。红彩陶器上的浮雕,时间约为公元前510-500年。

神庙里的圣妓真的存在吗?

随着女性年龄的增长,她们也愈发没法把性工作当成谋生手段了。让我们再以另外一部喜剧为例,它讲述了年迈的高级妓女莱丝(Lais)的故事,以及她所遇到的各种困难与羞辱,这一点表现在以下段落里:“想见她比吐痰还容易”。

莱丝是真实存在的人物,她与亚斯巴昔生活的年代相近,据称年轻时在高级妓女里算得上倾国倾城的级别。她的性格颇为傲慢,曾有贵族男子设法追求她,然而按剧本的描述,年迈的莱丝不得不在在街上四处游走,尽全力想要拉到每一个客人,其态度已经“恭顺到了……快要从你手里把钱掏出来的程度。”

不少古代作家的著作里都提到了古希腊、意大利以及近东地区所谓“神庙圣妓”(temple prostitution)的存在。如斯特拉波(Strabo)写于公元前1世纪的《地理学》一书里就提到了埃里切(Eryx,位于西西里岛)的阿芙洛蒂忒神庙里的“神庙奴隶”。包括斯特拉波在内的一些资料来源表明,某些女性是专门用来献祭给神明的,为客人提供“神圣的性服务”(sacred sex)。

不过,目前有一些学者对此表示质疑,提出了一些不同的解释,如妓院可能与神庙有某种联系,但两者之间并没有特别严格的相关性。此外,对于这些被奉献给女神神庙、参与其神圣仪式并完成特定工作的女性而言,学者们也并未就其工作的确切性质达成一致。

在高级妓女之外,妓院里地位较低的性工作者大多来自奴隶与外邦人阶层,另外也有可能来自神庙奴隶,而男性性工作者也是存在的。与他们的女性同行类似,男妓的工作地点是市场最底层的“工坊”(ergasterion,英文为workshop)以及妓院(porneion,英文为brothel),其工作环境和妓女同样十分悲惨。

在某些记载中,男性伙伴(hetairos)这个词时有出现,不过甚少与性活动发生关联。与女性类似,年轻男性是最受欢迎的,年龄在12-17岁之间的尤其如此。这些男青年通常会与名为“吹笛少女”的女孩们一起,服务于男性的会饮交际酒会(symposia)。在这些社会活动中,年轻的性工作者们需要为客人助兴,上菜或侍酒,客人有需求的话还要提供性服务。

亚斯巴昔比伯里克利多活了30多年,据称她后来又与另一名政治家莱西克利(Lysicles)交好。作为一名高级妓女,她算是其中的幸存者,拥有为数不多的安享天年的机会。从这个意义上讲,她是一个例外。

(翻译:林达)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来源:The Conversation

原标题:Elite companions, flute girls and child slaves: sex work in ancient Athens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