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余永定:2018年中国经济可能没想象的那么乐观

除非我误读了官方投资数据,否则对于2018年中国经济的乐观情绪并非是有理有据的。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前景变得黯淡。

2017年5月4日,余永定出席在日本横滨举行的第50届亚洲开发银行年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日前撰文表示,2018年中国经济可能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乐观。消费和净出口的增长无法完全抵消投资放缓对总需求的拖累。

不过,他指出,虽然经济增速放缓,但中国政府持续培育创新和结构性改革的努力可能在长期带来丰厚回报。

以下是报业辛迪加刊登的余永定文章“Has China's Economic Growth Finally Stabilized?”的译文

过去十年里,中国经济经历了过山车式的进程。2018年,中国经济是进入一个新的上行阶段,还是剧烈下滑,抑或是介于两者之间呢?

尽管中国金融体系存在不少令人担忧的脆弱性,但许多国内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经济终于步入了一个平稳增长的阶段——GDP年率增速在6.5%左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一期的世界经济展望中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们预计中国2017年增速为6.8%,2018年为6.5%。

对此,我没有那么乐观。几十年来,固定资产投资是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几乎占到总需求的一半。投资在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中的占比超过50%,若以资本形成计算,投资占到GDP的45%左右。

不过,自2013年下半年以来,投资增速一直在持续下滑,这一趋势在2017年下半年出现加剧。2017年前三个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平均增速仅为2.19%。第三季度,实际投资增速为-1.1%。这是几十年来从未见过的低位。

从调整结构的角度看,中国减少对固定资产投资的依赖应当被视作一项进步。但是,正如英国《金融时报》首席评论员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在2016年指出的,在投资放缓的情况下,中国很难维持总需求。

家庭消费不大可能解决问题。2017年前三个季度里,扣除价格因素后的消费实际增长5.9%,较2016年下滑0.5个百分点。目前,难以预见家庭消费会在2018年陡然上升。

净出口的增长似乎也不可能完全抵消投资下滑的影响,尤其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对华事务上采取贸易保护主义的政策。虽然中国可能继续通过财政政策提振需求,但考虑到地方政府债务负担,特别是现在中央正在大力整治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通过财政政策刺激需求的做法可能会受到限制。政府可能不会允许预算赤字超过GDP的3%。

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包含三大类别:制造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制造业投资占比最大,为30%。这一块自2012年以来持续下滑,导致总体投资增速放缓。制造业投资增速不大可能再次回升,除非中国取得某些技术或制度上的突破。

与此同时,房地产投资在过去20多年里呈现出一种周期模式,比如2016年初房地产投资强劲反弹,但到了2017年则再次下滑。鉴于中国政府抑制房价的决心,几乎没有理由认为房地产投资会很快反弹。

这样一来,就只能看基建投资了。自2012年以来,基建投资在总投资中的比重不断上升。不过,目前基建投资已经达到了很高水平,如果继续增长可能会破坏资源配置,这与政府强调的目标是相反的。加上财政限制和金融严监管,基建投资进一步提高难度也很大。

综上所述,一个简单结论是:除非我误读了官方投资数据,否则对于2018年中国经济的乐观情绪并非是有理有据的。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前景变得黯淡。

倘若经济看起来远低于6.5%的增长目标,政府可以采用宏观稳定工具(虽然这样做,未来成本会很高),同时防止金融体系的脆弱点演变为系统性金融风险。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持续培育创新和结构性改革的努力可能在长期带来丰厚回报。

所有这一切预示着,中国经济这辆过山车正在开向又一个上坡路,其增速将最终稳定在一个可观的水平。但是,如同欣赏最美的风景一样,人们可能还需稍作等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