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为何许多喜欢《哈利·波特》的读者都讨厌JK·罗琳?​

罗琳教导了一代人的自由价值观,而现在,这代人开始按照这种价值观对罗琳进行反击了。

图片来源:GETTY

17岁的意大利女孩爱丽丝从小就是哈利·波特迷,她说自己有一根松木魔杖,内芯是凤凰羽毛的。爱丽丝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是Pottermore的用户,这是一个围绕《哈利·波特》系列小说内容而建立的一个大型全球性网页社交游戏网站,对哈迷们来说相当于一个网上魔法世界。爱丽丝还喜欢用推特表达自己的哈迷属性,她每天都要花两个小时上传更新一些《哈利·波特》小说和电影里的图片和引文。爱丽丝深爱着关于《哈利·波特》的一切(她把整套小说读了14遍),除了JK·罗琳。

“我很讨厌她,”爱丽丝说,“我觉得她只是在《哈利·波特》里写了很多美好的东西,但在现实生活中她却没有去做这些美好的事情。”

2007年,JK·罗琳宣布《哈利·波特》的主要人物之一、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是同性恋。许多哈迷对此表示非常高兴,但是很快他们发现,在所有7部小说、9部电影以及1部两幕戏剧中,并没有任何内容或线索表明过邓布利多的性取向。在《哈利·波特》衍生电影《神奇动物在哪里》上映前,片方也表示,影片将不会“明确”提到邓布利多是同性恋这一点。失望之余,哈迷们在推特上将怒火撒向了罗琳,罗琳一边禁言出言不逊的网友,一边搪塞回应说,邓布利多将来会在其它3部《神奇动物在哪里》续集中出柜的。

在路人看来,这件事情无伤大雅。罗琳肯定不是恐同者,因为确实也没有其它儿童向电影会采用一个明显的同性恋主要角色。但是在爱丽丝这样的哈迷看来,他们认为塑造这样一个代表性人物很重要,这也正是《哈利·波特》这本书给读者们潜移默化的影响。

阿不思·邓布利多。图片来源:华纳兄弟

“在《哈利·波特》中,关于宽容的争论旷日持久,关于消除偏见的呼声经久不衰,”罗琳在2006年写道。《哈利·波特》里的神秘生物代表遭受不公正对待的少数族群,其主要剧情可以说是一部反种族歧视的寓言。《哈利·波特》伴随了整整一代人的成长,很多人都觉得是这部书教会了他们对政治自由的思考(有一位政治学者说《哈利·波特》在奥巴马胜选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22岁的尤因从12岁开始就接触《哈利·波特》了,她在自己身上纹了一个哈利·波特纹身,她说:“在我心里,哈利·波特永远不会消失。”尤因还说,这部书对“局外人”的关注影响了自己的道德观。“正是在《哈利·波特》的影响下,我开始认识到了歧视这件事。”

有些研究发现,《哈利·波特》读者比没看过这部书的读者长大后更倾向于自由主义。2014年,有学者打算证明这一因果关系。格林威治大学研究员兼心理学讲师索菲亚(Sofia Stathi)做了一个对照试验,她让两组小学生同时阅读《哈利·波特》节选,一组读的内容跟歧视和偏见的话题有关,另一组读的是一般性内容。

“我们发现读过与歧视和偏见话题相关内容的孩子,他们在移民这一话题上显得更积极”,索菲亚说,“这个结果并非偶然,因为我们还控制了其它一些重要变量,比如在实验之前提前干预孩子在移民话题上的倾向”。

在社交媒体上,罗琳经常参与政治话题。她曾公开支持苏格兰公投的统派,抨击脱欧政策,她还说如果是在现实生活中,弗农·德思礼(《哈利·波特》书中角色,钻机生产公司主管,长期虐待主人公哈利)肯定会投票支持脱欧的。罗琳甚至还把特朗普比作黑魔王伏地魔。2016年,罗琳说了一句“科尔宾(英国工党党魁)不是邓布利多”,这又招来了不少千禧一代人的嘘声。对此,《Vice》杂志发布了一篇文章,题为《罗琳能梦见魔法,却梦不到一个更好的未来》。可以说,罗琳教导了一代人的自由价值观,而现在,这代人开始按照这种价值观对罗琳进行反击了。

在推特上,哈迷们会用罗琳自己的话怼罗琳,比如邓布利多的名言:“我们都必须面对这样的选择,选择正确的还是选择容易的。”《福布斯》曾估计,如果《神奇动物在哪里》因为包括同性恋主要角色而被禁止在一些国家上映,那么可能会损失7700万英镑的收入。虽然邓布利多没说过需要面对这种选择,但显然哈迷们对罗琳的选择很不满意。

“当我听说他们仍在为邓布利多的性取向遮遮掩掩时,我愤怒了,”尤因说(她也是一名女同性恋),“我对这个系列倾注了多年的热爱,但他们却一直让我失望”。

在哈迷眼中,罗琳总是会选择容易而非正确的选项,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17年12月,罗琳发声力挺约翰尼·德普,她说:“很高兴能有德普在《神奇动物在哪里》中扮演一个主要角色。”此言一发,顿时招来无数骂声,因为当时德普的虐妻丑闻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

约翰尼·德普遭前未婚妻艾梅柏·希尔德(左)起诉家暴

杰基·特里是一个20岁的大学生,和爱丽丝与尤因一样,特里也认为《哈利·波特》“塑造了”她“作为一个人的品质”。但在德普事件后,特里表示对罗琳无比失望。

“罗琳说过她在家庭暴力方面曾经做过的努力,但现在她又来维护一个施暴者,这就是在打自己脸,”特里说。最让特里失望的是,罗琳随后在推特上禁言了那些表达反对意见的网友,特里说罗琳好像是在完全排斥同性恋人士的所有意见。

“我不会烧掉自己的《哈利·波特》,因为我付过钱了,”特里说,“但是罗琳的行为让我失望,我想我不会再支持罗琳今后的任何作品了”。

罗琳创造了一个魔幻世界,但她自己仅仅是一个普通人,并没有什么魔法。也许罗琳和华纳兄弟影业之间关于邓布利多性取向的争论还要持续很久,但也正是罗琳教导了所有哈迷们,这种斗争值得去努力。

罗琳的小说中曾出现过很多拥有强大力量的族群,包括巨人、巨型蜘蛛、狼人、巫师、人鱼等等,这些族群都曾为了自己的信念去战斗。但是罗琳曾帮助创造的最大一股力量,则是那些读着《哈利·波特》成长起来的自由派千禧一代,现在,他们已经长大了。

(翻译:张杭)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来源:新政治人

原标题:JK Rowling created an army of liberals – now they are turning against her

最新更新时间:02/14 11:31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