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英国作家大卫·米切尔:这个世界仍以为自闭症患者没有情感

大卫·米切尔讲述了为自闭症儿子翻译《我想飞进天空》如何成为他自己的救命稻草,以及他在看到自己参与编剧的《黑客帝国》新片时的激动心情。

擅于书写理性偏执狂的爱伦·坡是最有影响力的美国作家吗?

约翰·特雷希在新作《黑夜的原因》中给出了回答。

福斯特与《霍华德庄园》中的照片

在《霍华德庄园》的两个照片事件中,小说文本显现出了福斯特所渴求的联结在社会秩序和阶层流动上的重要性。这种联结虽然更多是热情和非理性的,却有其社会基础。

科幻文学如何反抗职场与资本主义?

在《雇员》的短短130页中,丹麦作家奥尔加·拉文深思跨人类主义,点亮了内在生命的梦幻逻辑,以艺术和宗教的冲动来对抗企业黑话的反人类化约主义。

2021都柏林文学奖获奖者路易塞利:我不知今天的写作带我去向何处 | 专访

在路易塞利最早被译介到中文世界之时,界面文化曾经对她做了一次专访,不仅聊到了她的两部小说的创作,也聊到了创意写作是否可教、女性作家与母职的关系等等。

想来一份简·奥斯汀同款下午茶吗?奥斯汀家庭食谱出炉

与奥斯汀一家朝夕相处的玛莎·劳埃德所记录的“家庭手册”,展现了作家生活中的真实味道。

谈疫情、希望与下一代人:阿莉·史密斯完成“季节四部曲”终篇

这位英国作家谈到了乐观和希望的区别:“乐观是一种我们可以有意识地实现的状态,而希望……它不是什么天真或放纵、闪光的东西,它的反面是绝望。”

科幻小说是如何适应这个病毒肆虐、气候变化的世界的?

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的《十二个未来》系列原创文集第六册《权宜之计》干净利落地完成了科幻作品的使命:尽管有各种挑战和危机,但只要我们发挥想象力,生活就能蓬勃发展。

讲述身体脆弱,英国作家奥利维亚·莱恩疫情中再探新题材

在新作《大家》中,奥利维亚·莱恩探讨了威廉·莱希在身体如何影响心理疼痛方面的见解。

布克奖入围作家乔恩·麦格雷戈:给别人一个翻开下一页的理由

乔恩·麦格雷戈的小说《水库13》曾获得布克奖提名,该书是一幅宁静的农村生活画卷。如今,他又着手书写南极的危险。他谈了谈让人手不释卷的紧张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