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等小说续篇等到脱粉的书迷可以有多疯狂?

因不堪无止尽的等待,一些因爱生恨的书迷开始脱粉回踩。

布克奖提名作家阿芙妮·多希:“女人们害怕我对母性的矛盾心理”

多希认为,母亲是一个“如此庞大、广阔的词汇——它几乎毫无意义”。

2020布克奖长名单更加清新多元,近一半为处女作

在今年入围的13位作家中,有9位女性作家,超过半数为有色人种作家。

“政治不正确”的伊恩·布鲁玛:当历史悲情成为“受难奥运”

布鲁玛认为,当死亡与媚俗成为新的伪宗教,民族主义正借用集中营前的凭吊还魂。

英作家阿莉·史密斯:英雄主义是日常公共之事

阿莉在访谈中提到,“无能、无组织、糟糕、愤世嫉俗的政府”是当下最令她心烦之事。

布克奖长名单公布,两届得主希拉里·曼特尔第三次入围

曼特尔能否成为首位三夺布克奖的作家?

理解困苦:佩内洛普·菲茨杰拉德如何书写那些“似乎生来就会被打败的人”

“他们愿意承担世界强加给他们的条件,但尽管他们有勇气,尽了最大努力,他们还是未能屈从于这些条件。……我写作时,就是想为这些人发声。”菲茨杰拉德说。

法国社会学家迪迪埃·埃里蓬:当我们属于平民阶级时,很容易发现阶级的存在

日常生活的艰辛每时每刻都在提醒着他们自己的阶级归属。当我们看到他人的生活方式以及他们与我们是如此不同时,我们怎么会意识不到自己的身份呢?

詹姆斯·鲍德温的今日回响

詹姆斯·鲍德温的作品在“Black Lives Matter”时代受到了新的关注。

灾难中求生:如果说2020年不太真实,末日小说又有多真实?

在这不太真实的一年中,让我们在灾难小说中寻找生存的可能与微妙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