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文学的守护神:莎士比亚书店百年

100年前的今天,詹姆斯·乔伊斯《尤利西斯》的第一个出版商西尔维亚·毕奇,打开了传奇书店莎士比亚书店的大门。

作家菲利普·普尔曼:对提高国民文化水平真正重要的,是童谣是歌曲,是对语言本身的爱

菲利普·普尔曼是融合虚构与现实的大师,但在他看来,当今的政客更技高一筹。

1本书8句话1000页:露西·埃尔曼《纽伯里波特的鸭子》赢得金史密斯奖

在错失布克奖一个月后,露西·埃尔曼凭借“打破常规”的《纽伯里波特的鸭子》赢得了金史密斯奖。

树有树权,河有河权:生灵主义回潮?

全球范围内,授予自然物合法权利的声势越来越大。河流、高山、丛林……它们应该拥有权利吗?

两个世界两种孤独:移民书写中的离散与挣扎

两部以移民生活为主题的小说《低地》《乳牙》日前出版,从谭恩美到拉希莉,除了奇观想象和代际冲突,移民文学在讨论些什么?

作家维斯纳·梅因:读者读完一本书与开始阅读时已不再是同一个人

维斯纳·梅因的长篇小说《您好?》入围了金史密斯文学奖。她的作品模糊了虚构和非虚构的边界,经典现实主义小说“无法引起她的共鸣”。

既无《白鲸》也没《尤利西斯》:BBC如何评选塑造世界的100本书?

由六名文艺工作者组成的专家小组选出了对他们影响最深的100本小说,书单中既有畅销书,也有文学经典。

与朱利安·巴恩斯聊文学与欧洲:“当作家的好处是能清楚记录下所有不幸”

朱利安·巴恩斯新作《红袍男子》的背景设定在19世纪的巴黎,但这位布克奖得主清楚地看到了彼时与当前可怕时代的相似之处。

《巴黎评论》授予作家理查·福特终身成就奖遭文学界质疑

朝科尔森·怀特黑德脸上吐口水、恐吓爱丽丝·霍夫曼……理查·福特对负面评论的极端反应是引起文学界质疑的主要原因。

写作者的灵魂: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灵魂的深处并不平安,敢于正视的本来就不多,更何况写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