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费兰特评电影版《暗处的女儿》:在电影将书从我心中抹去的那一刻,我成为了观众

玛吉·吉伦哈尔执导的《暗处的女儿》已经登陆流媒体平台,原著作者埃莱娜·费兰特谈了谈她将改编权交给吉伦哈尔的原因,好的小说影像化应该是怎样的,以及为何奥利维亚·科尔曼是这个影像故事的真正力量。

柳原汉雅继《渺小一生》后出版新作关照疫情下的受限生活

柳原汉雅的新作探索了特定背景设定下的自由和无序,故事背景涵盖了包括平行宇宙版的19世纪纽约、充斥着极权主义的未来在内的三个不同时期。

继伍迪·艾伦回忆录和罗斯传记后,诺曼·梅勒也被“取消”了?

兰登书屋并未如报道所言放弃出版已故作家诺曼·梅勒的作品集,事实是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接受这部作品。

最新解密的诺奖档案显示,1971年聂鲁达险些因政治倾向错失诺奖

除了披露完整的入围名单外,新近公开的档案显示,1971年的诺贝尔评审小组担心这位智利获奖者的政治主张“与该奖项的目标不符”。

生活在改变,那我们的文学呢?| 2021文学、出版及书店盘点

生活在改变,人们也在改变,相信这也意味着来源于真实生活的、具有洞察力的、设想出“野未来”的写作终有希望获得更广泛的共鸣。

“没有人能比狄迪恩写出更好的英文”:琼·狄迪恩作品小史 | 逝者

有媒体评价称,狄迪恩树立了一种叙述的方式,比起具体的事件,她更加注重对潜文本、氛围和感觉的捕捉,她在文章里的角色通常是一种声音而非一个角色、一个观察者而非参与者。

为何圣诞奶奶只负责干活,功名都归于圣诞老人?

除了圣诞老人,还有圣诞奶奶。如果负责派送礼物的是圣诞奶奶,事情会怎样?

美国作家琼·狄迪恩去世:她向着伯利恒跋涉,阅读狄迪恩本身也是一场跋涉

万物消散是狄迪恩书写的主题,她却一次次从其正面溜开,在四周排布一个又一个的场景与画面。

一九〇三年:文人的死和诗人的生

是什么驱动着托马斯·曼从“异类”人生中寻找一条中间之道,从清醒却冷酷的“文人”变成对平凡事物怀有宽和爱意的“诗人”?

爱尔兰小说家科尔姆·托宾:纸页空白,作者隐身

这位广受赞誉的小说家在采访中谈到了化疗、在爱尔兰作为同性恋长大以及在66岁时写下的第一本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