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我无法想象自己不是一名作家”:布克奖得主伯娜丁·埃瓦里斯托将出版回忆录

《宣言》讲述了首位黑人布克奖得主四十年来如何一步步走向文学舞台的中心,也鼓励其他人追求创作上的成就。

布克国际文学奖长名单公布,恩古吉·瓦·提安哥凭作者译者双重身份入围

12位提名者横跨11种语言以及12个国家,中国作家残雪再度获得提名。

从奥斯汀到莫里森:英美文学中真正的“大女主”什么样?

这些由简·奥斯汀、科尔姆·托宾和托尼·莫里森等作家创作的女性角色,都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特点,那就是不愿意把自己的权力留在厨房。

波伏娃曾后悔不生孩子的决定?在《巴黎评论》的采访中她给出了回答

“我想说的是我不嫉妒任何人,我对我的人生所呈现出的样子完全满意,我兑现了我全部的承诺,所以如果让我重活一次,我也不会选择任何不同的活法。”

波兰诗人亚当·扎加耶夫斯基逝世,曾以诗歌打动9·11后的美国社会

扎加耶夫斯基的诗歌“更属于世界文化,而不是政治”。

作家勒卡雷之子:他们“共谋”了一切,勒卡雷既是我的父亲也是我的母亲

尼克·康威尔是为数不多有机会见证母亲简和父亲大卫合作的人之一,他们以勒卡雷的笔名写作。

第一位跨性别女性登上女性文学奖长名单,评审团哀叹年长作家的缺席

托雷·彼得斯凭借处女作《终止变性,宝贝》入围女性文学奖,成为该奖项入围历史上首个跨性别女性作家。

越南裔美国作家阮清越:普利策的光环让第二本书的写作更困难

这位普利策获奖作家谈了谈写作第二部小说的困难、用幽默探讨创伤,以及回归“更高效的美国帝国主义”。

曾被《纽约客》拒绝的纳博科夫超人诗歌首次发表

纳博科夫以超级英雄超人的口吻,描绘了后者无法像常人那般与心爱之人组成家庭的痛苦。

“从巨大的愤怒和不公正感中起步”:伊莎贝尔·阿连德谈晚年、爱情和女权主义道路

这位智利作家谈了谈她的基金会、为何写言情小说令她发笑,以及从孙辈身上学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