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彼得·汉德克在北京:“作为读者我像一尊佛,作为作家我只是小蜗牛”

2019诺奖得主、奥地利作家汉德克曾在2016年来到北京,在一场主题为《我们时代的焦虑》的对谈中,他聊到了人们对他的误会、他写作之树的主干与枝杈,并分享了他对于写作和文学的最诚挚的想法。

在厕所倾听人生:彼得·汉德克的寂静之地

汉德克借用对那些铭刻在心的厕所的独特描述向读者敞开了他人生的片段和感悟。

评诺奖得主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太古之沿,以梦为始

在诺奖得主奥尔加的《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以及 《太古和其他的时间》里,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与《马桥词典》类似的“万物有灵”的词条。

2019美国国家图书奖决选名单公布,小说类作品八成来自企鹅兰登

尽管今年的最终入围名单中边缘作者数量有所增加,但是这些作品仍然集中在五大出版社的手中。

文学之虫:从卡夫卡的《变形记》到麦克尤恩的《蟑螂》

伊恩·麦克尤恩试图效仿卡夫卡,成果却有点儿不伦不类。

布克奖作家希拉里·曼特尔:克伦威尔的故事告诫今天的政治家小心行事

当希拉里·曼特尔的小说《狼厅》被评为本世纪迄今为止最好的小说之一时,她回顾了与托马斯·克伦威尔一起走过的“漫漫长路”。

与凯文·巴里谈写作:“写小说是一种生存机制,没有它我就完了”

凯文·巴里谈了谈妻子、居住在田园的生活、考驾照的失败经历,以及自己的写作过程和新书。

【书间旅行之五】阿根廷文人的罪与罚

当作家阿尔维托·曼古埃尔发现,引领他走上文学道路的老师正是军政府的告密者……

【书单】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10部逃离之书

很多作家的作品中都出现过打破监禁的主题,包括简·奥斯汀、昂利·沙里叶和杰弗里·豪斯霍尔德。

是厌女还是设计:《金翅雀》作者唐娜·塔特写不好女性角色吗?

唐娜·塔特笔下的女性角色通过了贝克德尔测验且性格各异,但经由不靠谱的男性叙事者的叙述,她们变得模糊难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