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我的奋斗》作者克瑙斯高加盟“未来图书馆”,新作将在2114年问世

为他的畅销作品《我的奋斗》系列交上答卷之后,克瑙斯高要为艺术项目“未来图书馆”创作,参与这个项目的还有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和大卫·米切尔。

与勒卡雷谈脱欧与爱国:忠诚归于何处,是爱国主义还是民族主义?

87岁高龄的勒卡雷已经推出了他的第25部小说。他与爱尔兰作家约翰·班维尔聊了聊当今政客“惨不忍睹的政治才能”以及往昔的间谍生涯给他留下了什么。

德国伊朗裔作家纳韦德·凯尔曼尼:回避过去的罪孽与创伤,就永远没有愈合的机会

“世界文学就在我们身边。我们所有人不是桥梁,我们每个人都是世界的中心。”

“我的小说是个垃圾袋”:扎迪·史密斯首部短篇小说集《大团圆》出版

这部小说集中的精神不安既令人着迷又令人沮丧。

奥利芙·基特里奇的回归

《又见奥丽芙》中的每一个音节都摄人心魄,甚至可以说比前作更优秀。

美国文学批评家哈罗德·布鲁姆逝世,享年89岁

“管它是什么,我都反对,”布鲁姆的信条正是美国喜剧演员格鲁乔的这句庄严警告,他为我们留下了美妙的作品,也始终伴着严厉的批评。

萨沙·斯坦尼西奇获2019年德国图书奖,致辞批判诺奖得主汉德克

他的获奖作品长篇小说《来源》在翻译当中,两部早期作品《士兵如何修理留声机》及《我们与祖先交谈的夜晚》已有中文版。

阿特伍德、拉什迪和沙法克的自述:2019布克入围作家如何谈论他们的作品和写作?

入围布克奖的他们灵感从何而来?2019年布克奖短名单的入围作者为我们揭开了小说背后的秘密。

彼得·汉德克在北京:“作为读者我像一尊佛,作为作家我只是小蜗牛”

2019诺奖得主、奥地利作家汉德克曾在2016年来到北京,在一场主题为《我们时代的焦虑》的对谈中,他聊到了人们对他的误会、他写作之树的主干与枝杈,并分享了他对于写作和文学的最诚挚的想法。

在厕所倾听人生:彼得·汉德克的寂静之地

汉德克借用对那些铭刻在心的厕所的独特描述向读者敞开了他人生的片段和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