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汪天艾:文学是历史、社会或内心的证词

美国诗人塞克斯顿说,“这就仿佛给了我目标,一点动机,不管我多么无药可救,总感到生活中还有事可为”——文学阅读的意义大约也是如此。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网络之外,只有寂静

《云游》有着梦一般的特质、波西米亚式的旅行主题和轻盈的语言艺术,被奥尔加本人称为“星群小说”。

从卡尔维诺《马可瓦尔多》思考城市中的动物与人

当人类的踪迹从城市中减少或淡去,大自然重新成为了城市故事的讲述者——城市是谁的?城市和(城市中的)自然哪个带给人的慰藉更多?城市中的自然是真的自然吗?

一次关于埃莱娜·费兰特的集体文学批评实验

如何在保留自己想法的同时接受别人的意见?这是费兰特试图以小说探索的问题,也是《费兰特书信》一书的核心。

作家马萨·蒙吉斯特:人人都会拍照,却并非人人都会观看

这位在埃塞俄比亚出生的小说家在她的书中讨论了墨索里尼入侵非洲期间女性的反抗,以及为什么Instagram模糊了我们的想象。

英国为其北方作家专设文学奖:6位北方作家谈方言、身份与偏见

相比英国其他地区,北方作家是否需要更加努力才能获得出版?是否存在一种“北部美学”?本文中,我们与入围2020波提哥文学奖项终选名单的六位作家进行了交流。

挪威自传体小说作家维吉斯·霍思:是以小说分裂家庭,还是以虚构讲述真相?

霍思富有冲击力的自传式小说在挪威引起了轰动,在自己的家庭中则引起了愤怒。在这篇访谈中,她谈到了真相、虚构故事,当然也有挪威著名作家卡尔·奥韦·克瑙斯高。

《少女初体验》作者伊丽莎白·沃策尔逝世,享年52岁

“我与生俱来就被莫名其妙的不快乐所困扰,我可能很早就去世了,也可能做不到这么多事情。取而代之的是,我用自己的情绪成就了一番事业。”

从《大空头》到《普通人》:这些文学作品塑造了过去十年

从全球次贷危机扑街到两位女性共捧布克奖,这是一份2010年代之书

珍妮特·温特森:你可以改变你的国籍、性别,但无法改变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事实

小说家珍妮特·温特森谈及了人工智能带给人类的威胁、“来自北方的时刻”,以及她为什么每年都重读狄更斯的《圣诞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