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传记作家布莱克·贝利面临性侵指控,最新作品《菲利普·罗斯传》将下架

诺顿公司宣布永久性停止出版贝利的作品,并且“将拿出与新书预付款数额相当的资金,捐给反对性侵犯或性骚扰、致力于保护性侵幸存者的相关组织”。

阿加莎笔下的波洛为什么是最伟大的侦探形象?

在新作《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波洛: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中,马克·奥尔德里奇煞费苦心且风趣幽默地分析了这位留着经典小胡子的比利时侦探在小说、舞台剧、广播剧、杂志和影视剧中的形象。

作家格非:全世界的作者都在胡写,小说提出问题的能力正在丧失

格非认为,今天出现的大问题是,作家借助发达的媒体会自认为很了解这个世界,可以把握这个世界。

中国最早的汉译本《堂吉诃德》重新译回西班牙语

从西班牙语到英语,从英语到中文,再从中文回到西班牙语,在林纾和雷林克跨时空的合作下,堂吉诃德走完了一个圆满的闭环。

简·奥斯丁故居博物馆更新展品,否认与审查行为有关

简·奥斯汀故居博物馆表示,展品更新并非与奴隶制有关,包括被报道为“觉醒的疯狂”的喝茶行为。

是缪斯还是罪人?一位活在拉金阴影中的女性

约翰·萨瑟兰努力挽救拉金长期的爱人、缪斯——莫妮卡·琼斯的声誉。

星空之下的平庸心灵:从托卡尔丘克《糜骨之壤》说起 | 世界地球日

所谓“神”“灵”并非一种混乱的、原始的、未经文明理性化的存在,而是以现代社会为背景的、可以揭示生活内面的智慧。

小说家凯瑟琳·梅农:纯数学与纯文学的灵感从同一处来

凯瑟琳·梅农讲述了她的首部小说——一个关于马来西亚家庭的黑暗秘密的故事,以及她教授机器人学的另一种生活。

从赌场小说中窥见美国社会经济暗面

《天堂,内华达》一书的核心是对获利动机的道德层面的探究,书中以扑克牌局为喻,暗指了美国经济收益逐步递减的现象。

从托宾到阿特伍德:归家之路为何如此漫长?

从科尔姆·托宾到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和雅阿·吉亚西,这些故事反映了归家的矛盾复杂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