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圣安得烈十字苏格兰文学奖评委被谴责未读入选小说​

莱斯利·麦克道威尔是圣安得烈十字苏格兰文学奖文学奖年度最佳小说的评委,她褪去评审职务,指责性别偏见导致了露西·埃尔曼的作品难以得到公正的评价。

特德·姜为何特别:为反乌托邦寄予温情,以语言文字参解命运

特德·姜科幻小说的特殊之处在于,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发现,未来世界并非注定走上被技术诅咒的道路,人类道德的力量依然存在且有意义。

以小说回击小说:从自传文学到复仇文学的挪威小说新动向

挪威作家卡尔·奥韦·克瑙斯高和维吉斯·霍思创作的自传体小说备受赞誉,而他们的家庭成员同样以小说创作的形式予以回应和抨击。以小说诋毁小说的复仇文学兴起,究竟会为我们带来什么呢?

彼得·汉德克诺奖演讲:回避政治争议,讲述自己如何成为作家

在北京时间今日凌晨于瑞典学院发表的演讲中,汉德克强调了母亲对自己文学创作道路的影响。

“局外人”加藤周一:与世界史共生,为“杂交种”代言

日本岩波书店总编辑马场公彦希望今天的读者能用自己的眼睛来看、用自己的头脑来思考、用自己的双脚来行动、坚持自己主体性的一种思维训练,从方法论的角度出发来阅读《羊之歌》。

布克奖得主安妮·恩莱特:权威者不在高处,这个世界需要长大

在2007年的布克奖得主安妮·恩莱特最初被任命为“爱尔兰第一桂冠小说家”时,她并不确定这个角色意味着什么。但特朗普的当选使她开始思考:为什么女性需要一席之地?

《华盛顿邮报》2019年度十佳图书揭晓

今年最炙手可热的10本书都在这儿了

从《尤利西斯》到《芬尼根的守灵夜》:乔伊斯作品的奥秘

乔伊斯试着将所有的可能性都融化在一个小说当中,乔伊斯迷可以一次又一次地深入他精心制造的迷宫……

翻译文学如何拓宽了我们的世界?

埃莱娜·费兰特的新书是明年即将出版的最令人兴奋的翻译作品之一,本文作者Lara Feigel在这篇文章中采访了几位英国的编辑,他们正在重新发掘经典,并寻找经典作品在今天的读者。

共情与嫉妒,美好与孤独:女性间有真的友谊吗?

关于女性友谊的叙述并非总是和美好有关,女性间的嫉妒与竞争也总是充斥在关于女性友谊的叙述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