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忧虑是选择过多引起的眩晕”:我们真的可以选择成为想要成为的任何人吗?

当一切都是可以选择的,一切都是自由的,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他想要成为的人,每个人都对自己的成败负有绝对责任,那么这时候的自由,是否就有了一丝强制的感觉?

为躺倒辩护:并非浪费时间,值得理直气壮

躺倒让人们从前进的直线里稍微偏移,思考得更加周全,用舒适的方式摆脱“没有进步就是退步”的霸道逻辑。 

英国作家珍妮特·温特森:爱不只是浪漫,也意味着脚踏实地处理烂摊子

珍妮特·温特森谈了谈新作《十二字节》,和伴侣的分离以及从政的可能性。

法国作家蕾拉·斯利玛尼:女性、霸权与暴力是我的永恒主题

蕾拉·斯利玛尼谈了谈写新作品的动机,如何用直白的语言来描绘家庭成员以及她对承受失望的看法。

从《天鹅之舞》认识全巴黎最会吹捧人的普鲁斯特

普鲁斯特并不是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见解支持贵族,而是出于审美爱上贵族。值得一提的是,《天鹅之舞》让我们发现普鲁斯特并没有被贵族们真正接受。

2021布克奖长名单出炉,石黑一雄《克拉拉与太阳》入围

今年的13位入选作家中有5位是布克奖的“老面孔”。

爱尔兰小说家约翰·伯恩:他们批评我的书,虽然并未读过

约翰·伯恩谈到他最近出版的青少年小说如何遭到网络抵制,以及他如何受此启发写下关于社交媒体的新小说。

从多丽丝·莱辛到托妮·莫里森,10部刻画柏拉图式友谊的小说 | 书单

这些故事为读者展示了“刚刚好的”友情是多么重要、强烈和充满激情的。

除了狄德罗效应,关于这位昆德拉喜爱的作家我们还应该知道些什么?

今天我们重新审视狄德罗时不应该仅仅停留在他的标签上,而应该去阅读他的作品。

保罗·索鲁前妻安妮将出版回忆录,讲述不同版本的婚姻故事

安妮·索鲁说,“作为一名女性,也作为一个不算出名的人,我只是想发出自己的声音而已。我想,身为他人书中角色的我并不代表我的真正样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