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真实的人先于社会人”:为什么今天重读《瓦尔登湖》意义重大?

在数周的自我隔离之后,本文作者Robert M. Thorson重新发现了梭罗观点的价值所在。

美国小说家贾米·阿滕贝格:人们早就应该停止责怪父母,开始自己负责

畅销小说作家贾米·阿滕贝格谈了谈对于原谅的看法,她最喜欢的机能不全家庭题材的小说,以及如何突破女性作家小说创作的套路。

罗伯特·梅纳瑟《首都》获21世纪年度最佳外国小说奖,疫情原因线上颁奖

《首都》是一部以欧盟为题材的小说,围绕“欧盟五十周年庆典活动”这一情节主线展开,揭示了欧洲一体化进程中欧盟所面临的困境和挑战。

走向通达或放松:一份自我隔离期间的外国文学书单

这份收录了诺拉·艾芙隆和托马斯·曼等作家作品的书单将为因新冠肺炎居家隔离的你带来愉悦、激励和鼓舞。

希拉里·曼特尔是如何成为一个出版现象的?

在问世的前五天时间里,《镜与光》每2.7秒便会售出一本。

中世纪“护书诅咒”与乔叟的誊抄工

丢失一本书不仅意味着物质财富的丧失,更意味着失去通往某种宗教或世俗知识的独一无二的钥匙,所以少量对公众开放的中世纪图书馆每个座位旁都垂着铁锁链,诸多手抄本的扉页上写有“护书诅咒”,以至于几乎形成了一个独立的文学传统。

包括李翊云在内的8位作家获得温德姆·坎贝尔文学奖

温德姆·坎贝尔文学奖的奖金高达132万美元,八位获奖者——其中有七位是女性——将分摊这笔巨额奖金。

尼日利亚作家阿迪契否认《半轮黄日》的抄袭指控

阿迪契的文稿代理公司Wylie称吉瓦-阿姆的多番无理指控已经构成了对阿迪契的骚扰,他们将采取法律行动。

美国作家菲莉丝·罗斯:八卦是道德探索的开始,是女性更加敏感的原因

罗斯为什么长久着迷于探索维多利亚时期那些不幸福的婚姻?

《黑质三部曲》作者菲利普·普尔曼谈“泛心论”:万事万物,皆有意识

菲利普·普尔曼谈了谈他的新作、灵感来源,以及为何我们不应该以“单一视角”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