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偶像的诞生:市场“先知”爱默生

美国文学是如何走向市场的?我们或许可以在爱默生身上找到答案。

复杂的孤独 |书单

孤独不是一种单一的情绪,某种程度上,孤独甚至可以是令人愉快的。

女性知识分子的囚禁与自由:从布克奖得主A.S.拜厄特《巴别塔》说起

弗雷德丽卡在写作过程中深恐创作欲望会被她英国文学的知识背景所禁锢,其实正如她害怕自己的爱恨和欲望完全被婚姻的教条和繁琐所禁锢一样。

以文学预言未来 | 书单

一位作家能向未来掷飞镖并打中靶心并不常见,下面六位作家做到了。

从《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至今,小说中的情色为何让人失去兴致?

九十年前,《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一书在美国被禁。而如今,一本流行的文学小说却可能因为包含过多的口交情节而让读者直打哈欠。

科技如何改变了我们的恋爱方式和爱情小说?

当代爱情越来越彰显科技造成的悖论:科技在造成人与人之间隔离的同时,反过来也加强了人们之间的连接。

小说家露西·埃尔曼:首位得布克奖的黑人女性只能拿一半奖金,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露西·埃尔曼凭借长篇小说《纽伯里波特的鸭子》获2019年金史密斯奖。她谈了谈为什么她更欣赏广岛原子弹爆炸之前所写的书,以及她想象中那个非父权制的理想世界。

《独抒己见》续作出版,纳博科夫是如何在文学界反对冷战政治的?

你是“俄国作家弗拉基米尔·西琳”,还是“著名美国作家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你可以称我为联队。”

【专访】法国作家埃里克-埃马纽埃尔· 施米特:每个人都是利己主义者,而爱是利己的相反面

由于身兼哲学家和小说家两者身份,施米特很大的特点是在哲学性和文学性之间来来回回。

圣安得烈十字苏格兰文学奖评委被谴责未读入选小说​

莱斯利·麦克道威尔是圣安得烈十字苏格兰文学奖文学奖年度最佳小说的评委,她褪去评审职务,指责性别偏见导致了露西·埃尔曼的作品难以得到公正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