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销

最新报道
  • 卡片
  • 列表
联合利华宣布,将永久拒绝与买粉的网红合作

“我们必须现在立刻开始重塑代理商、平台与广告主之间的信任”,联合利华CMO说,“不然就没救了。”

扑出梅西一球的冰岛守门员 还是可口可乐的广告导演

实力加上一点情怀,大众还是愿意为这样的宣传买单。

YouTube广告投放安全问题再现 虚假医疗视频也加上了贴片广告

即使在全球最大的广告平台谷歌进行程序化购买,也不能有效识别投放的媒介内容,从而达不到预期的广告效果。

中西文字库规模最大的两家字体企业合作 这意味着什么?

中国的字体行业规模正逐年扩大。这一合作不仅标志着未来方正字库将会提供全球超过95%语言的字体,更意味着中国字体设计行业的蓬勃发展,中国人“见字如面”的愿景愈发清...

社交媒体愈发电商化 Instagram终于上线Stories卖货功能

出现在Stories里的视频,目前是Instagram最不招人反感又能提高广告主好感度的广告形式之一。

不想做只会说教的老字号 五芳斋是如何年轻化的?

在五芳斋看来,老字号的问题在于不知道如何打动年轻人,也担心打动年轻人的同时会不会失去老客户。

村上隆谈了谈优衣库和哆啦A梦的联名 它可能不只是几件T恤那么简单

合作让更多人知道了村上隆,而他希望人们回归到自己的作品当中。例如从这次发行的T恤中找到一些关于艺术的解读。

【品牌档案馆】100多岁的奥利奥怎么就突然开始放飞自我?

童年滤镜或许不能让你产生更多吃它的欲望,但却能让你为社交货币而买单。

代理商速度太慢 联合利华要进一步强化内部团队营销职能

“代理商告诉我某个报价做不了完全没关系”,联合利华CMO Keith Weed说,“我可以找到那些能做的。”

可口可乐今年是怎么借助世界杯进行营销大战的?

品牌试图让球迷把看球与庆祝时刻关联在一起,并把汽水当作看球时触手可得的饮料——换句话说,可口可乐希望在开赛之前,你家里就囤上好几箱可乐。

WPP前CEO苏铭天否认《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没拿公款招妓

作为广告行业影响力颇深的人物,现年73岁的苏铭天的一举一动仍然受到很多关注。另外有消息称他可能要重返广告行业。

2017年电视广告下跌3.64%  广播广告增长6.67%

《天天向上》在接连的收视下滑、调档之后,未出现在2018年的招商会上,而2017年韩束曾以10亿签下《金鹰独播剧场》和《天天向上》。

反击咨询公司:奥美加强咨询权重 更名成立奥美咨询

奥美此次重组奥美咨询,加强咨询业务权重,似乎是对咨询集团的反击。

奥美换掉了有70年历史的logo  这意味着什么?

logo是一个起点,意味着品牌又要讲一个新的故事了。

香港著名才女林燕妮去世 她也曾是“广告狂人”

和著名的盛世长城国际广告有一段渊源。

不再想开快闪店 饿了么要如何继续品牌升级?

大量品牌用创意把快闪店流行推向高潮的同时,也在加速它走向疲态。饿了么打算和商铺长期合作“慢闪店”。

一场由“付费比稿”引发的风波 广告人在期待怎样的甲乙方关系?

关于比稿是否付费的争议,终究是一场双方力量的博弈。正在崛起的中国独立广告公司们,正在借此完成一种对客户的筛选,以及对自身品牌价值的一次标榜。

搜索成为重要的广告渠道 目前有超过20%的广告预算都花在这里

谷歌正在变成电商公司,而亚马逊则成了搜索广告平台。

乐高IDEAS十周年了 它如何把粉丝的想法变成真的乐高产品?

如果你获得1万个支持的投票,那么你的想法很有可能成为真的乐高产品。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