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前自动驾驶公司CEO或将入职长安汽车,汽车制造商开出千万年薪抢AI人才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前自动驾驶公司CEO或将入职长安汽车,汽车制造商开出千万年薪抢AI人才

一个值得关注的人才变动趋势是,在当前L4级自动驾驶资本市场遇冷的情况下,前往更专注实际落地的汽车制造商,正在成为更好的出路选择。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周姝祺

传统汽车公司正在加大力度吸纳自动驾驶人才,以应对接下来竞争激烈的智能驾驶军备竞赛。最新一个采取行动的是长安汽车。

据相关媒体报道,前L4级自动驾驶卡车公司千挂科技CEO陶吉即将入职长安汽车,负责长安汽车智能驾驶技术,向长安汽车总裁王俊直接汇报。

长安汽车和陶吉本人暂未回应此传闻。但界面新闻从相关人士处获悉,该消息属实。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多位接近长安汽车人士说法,目前陶吉尚未入职,不过整车厂在智能电动化转型压力下,如果有专业大牛支持,项目进展会快很多。

公开资料显示,陶吉曾是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曾负责组建百度最早的自动驾驶团队。2021年,陶吉离开百度,担任自动驾驶卡车初创公司千挂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一位千挂科技内部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陶吉在千挂科技的技术方向上主要负责感知模块。在他离职后,这一业务由千挂科技联合创始人叶璨接手。

“陶吉离职对公司业务发展上影响不大,主要在融资层面或有波动。”天眼查显示,千挂科技成立两年时间里,收获两笔共计4亿元的融资。投资方包括IDG资本、顺丰投资、小鹏汽车、BV百度风头、凯辉基金等。

一个值得关注的人才变动趋势是,在当前L4级自动驾驶资本市场遇冷的情况下,前往更专注实际落地的汽车制造商,正在成为更好的出路选择。

猎头公司VIP-HUNTER管理合伙人林青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指出,今年投资者对自动驾驶相关项目评估更为谨慎。在造血能力不足的情况下,L4级自动驾驶公司运营较为艰难。而与此同时,汽车制造商正在大力组建智能驾驶自研团队,对技术型人才求贤若渴。

“其实近两年传统汽车制造商一直对于自动驾驶人才需求旺盛,但只有今年才有更高可能性招募到自动驾驶行业的技术大牛。这与外部市场环境的变化相关。”

随着智能化军备竞赛的下半场展开,传统整车企业正大力招兵买马,扩充软件算法工程师团队,将“灵魂”掌握在自己手中。

一位汽车供应链资深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以前是供应商主动向汽车公司提供前沿技术方案,但现在各家都在卷智能化,汽车公司更深层次介入到供应商技术路线选择上,这需要汽车公司具备一定的自研和技术预判能力。

为迅速补齐能力短板,挖人成为最高效的方式。今年2月,原小鹏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出任奇瑞汽车副总经理。8月,前地平线智能驾驶研发总监廖杰加入比亚迪,担任智能驾驶上海团队负责人;原华为自动驾驶产品线核心团队负责人姜军也已转投极氪,负责智能座舱相关业务。

林青透露,对于自动驾驶高端人才,汽车制造商可以开出200至300万的年薪,一些头部汽车厂商甚至只招募年薪千万元级别的技术大咖。

据悉,目前已经有两位人工智能领域的科技人才低调入职了一汽南京公司。而在过去,这些人才几乎不在市场流通,或者很少选择传统制造型企业。

与此同时,对于新势力企业,今年最迫切需要的人才集中在供应链和智能制造领域,尤其是供应商管理和发展型人才。这反而是传统汽车制造商擅长的方面。

一方面,造车新势力如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均在供应链环节上不同程度地出现问题,导致产品交付缓慢,急需供应链人才把控关键环节;另一方面,面对企业长期发展的降本诉求,造车新势力需要专业人才筛选更优质的供应商。

“造车是人才资金高度集聚的生意,每款新车的推出都是一次理性基础上的赌博。”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张君毅此前接受界面新闻采访表示,“还有供应链、营销管理等长期、综合的问题要考虑,这可比做一个互联网科技公司要难。”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长安汽车

5k
  • 长安汽车:2024年将快进入澳新、南非、以色列等空白市场
  • A股主力资金动向:文化传媒净流入16.45亿元,长安汽车净流入4.67亿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前自动驾驶公司CEO或将入职长安汽车,汽车制造商开出千万年薪抢AI人才

一个值得关注的人才变动趋势是,在当前L4级自动驾驶资本市场遇冷的情况下,前往更专注实际落地的汽车制造商,正在成为更好的出路选择。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周姝祺

传统汽车公司正在加大力度吸纳自动驾驶人才,以应对接下来竞争激烈的智能驾驶军备竞赛。最新一个采取行动的是长安汽车。

据相关媒体报道,前L4级自动驾驶卡车公司千挂科技CEO陶吉即将入职长安汽车,负责长安汽车智能驾驶技术,向长安汽车总裁王俊直接汇报。

长安汽车和陶吉本人暂未回应此传闻。但界面新闻从相关人士处获悉,该消息属实。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多位接近长安汽车人士说法,目前陶吉尚未入职,不过整车厂在智能电动化转型压力下,如果有专业大牛支持,项目进展会快很多。

公开资料显示,陶吉曾是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曾负责组建百度最早的自动驾驶团队。2021年,陶吉离开百度,担任自动驾驶卡车初创公司千挂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一位千挂科技内部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陶吉在千挂科技的技术方向上主要负责感知模块。在他离职后,这一业务由千挂科技联合创始人叶璨接手。

“陶吉离职对公司业务发展上影响不大,主要在融资层面或有波动。”天眼查显示,千挂科技成立两年时间里,收获两笔共计4亿元的融资。投资方包括IDG资本、顺丰投资、小鹏汽车、BV百度风头、凯辉基金等。

一个值得关注的人才变动趋势是,在当前L4级自动驾驶资本市场遇冷的情况下,前往更专注实际落地的汽车制造商,正在成为更好的出路选择。

猎头公司VIP-HUNTER管理合伙人林青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指出,今年投资者对自动驾驶相关项目评估更为谨慎。在造血能力不足的情况下,L4级自动驾驶公司运营较为艰难。而与此同时,汽车制造商正在大力组建智能驾驶自研团队,对技术型人才求贤若渴。

“其实近两年传统汽车制造商一直对于自动驾驶人才需求旺盛,但只有今年才有更高可能性招募到自动驾驶行业的技术大牛。这与外部市场环境的变化相关。”

随着智能化军备竞赛的下半场展开,传统整车企业正大力招兵买马,扩充软件算法工程师团队,将“灵魂”掌握在自己手中。

一位汽车供应链资深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以前是供应商主动向汽车公司提供前沿技术方案,但现在各家都在卷智能化,汽车公司更深层次介入到供应商技术路线选择上,这需要汽车公司具备一定的自研和技术预判能力。

为迅速补齐能力短板,挖人成为最高效的方式。今年2月,原小鹏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出任奇瑞汽车副总经理。8月,前地平线智能驾驶研发总监廖杰加入比亚迪,担任智能驾驶上海团队负责人;原华为自动驾驶产品线核心团队负责人姜军也已转投极氪,负责智能座舱相关业务。

林青透露,对于自动驾驶高端人才,汽车制造商可以开出200至300万的年薪,一些头部汽车厂商甚至只招募年薪千万元级别的技术大咖。

据悉,目前已经有两位人工智能领域的科技人才低调入职了一汽南京公司。而在过去,这些人才几乎不在市场流通,或者很少选择传统制造型企业。

与此同时,对于新势力企业,今年最迫切需要的人才集中在供应链和智能制造领域,尤其是供应商管理和发展型人才。这反而是传统汽车制造商擅长的方面。

一方面,造车新势力如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均在供应链环节上不同程度地出现问题,导致产品交付缓慢,急需供应链人才把控关键环节;另一方面,面对企业长期发展的降本诉求,造车新势力需要专业人才筛选更优质的供应商。

“造车是人才资金高度集聚的生意,每款新车的推出都是一次理性基础上的赌博。”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张君毅此前接受界面新闻采访表示,“还有供应链、营销管理等长期、综合的问题要考虑,这可比做一个互联网科技公司要难。”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