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华人家族企业:心态与观念主宰传承的成与败

相较于中国,大多马来西亚华裔家族企业的作风依然相当保守低调,家族企业传承与其成员之间的关系鲜少被谈论。出于尊敬以及辈分伦理的原因,很多时候继承人还是需要得到上一代的许可才能透露其继承人身份和传承关系。

作为伟龄有限公司的第四代准接班人,30岁的邱继盛在经过几番劝说后,才终于向父亲提出接受采访分享继承经历。邱继盛澳洲毕业回国以后,在2008年正式加入公司,现在以副营运经理的身份全力辅助尚为CEO的父亲邱国祥。

《家族企业》杂志受访者 邱继盛

马来西亚伟龄有限公司副营运经理

伟龄有限公司的前身为荣发贸易公司,是邱继盛从中国福建南来到马来西亚槟城的曾祖父邱文伟在20世纪30年代成立,以日常用品贸易起家。一直到20世纪60年代,邱继盛的祖父邱淇龄接手后,公司以他和创始人名字的最后一个字——“伟”和“龄”命名,投入了文具贸易的行业,开启了邱家事业新的里程碑。

邱继盛告诉笔者,父亲邱国祥,在中学毕业以后被送往英国修读药剂系。学成归来之后,在外打了几年工后加入家族企业。“不知道是与生俱来的天分还是耳濡目染的影响,我爸虽然考取了药剂师执照,但他对经商的兴趣超出了他所修的专业。回国以后,他并没有在医药服务界工作,反而到制药行业里去打拼。1980年,我爸正式加入伟龄有限公司。之后我爸爸转变了公司的发展方向,开工厂生产马尼拉文件夹,一步步从纯贸易扩展至生产业。”邱继盛说。

典型东方家族企业

伟龄有限公司从当初的日常用品贸易公司,发展到今天成为了营业额将近一亿元马来西亚林吉特,并拥有一万平方米制造工厂的文具生产商,笔者对其商业模式转换的过程及因素非常的感兴趣。“从日常用品到文具;再从小型贸易到今天的生产商。这背后有什么重要的因素吗?”邱继盛看着笔者期待的眼神,笑着说:“我知道你一定觉得我们有什么深奥的商业哲学或是筹略,抱歉,其实没有!我们家是非常典型的东方传统企业,没有很规范的商业规划,都是依据盈利能力及发展潜能。商业模式的转换,说白了其实是需要基于天时地利人和的。我父亲当初带领公司投入生产马尼拉文件夹,也是因为市场交易量大了,觉得有潜能,所以才自行生产。”

林吉特(马来语:Ringgit),马来西亚货币,官方标号为RM,RM是Ringgit Malaysia的简称。1亿林吉特约合1.56亿人民币。

公司目前的市场营运模式是属于被动型的,每年都会依据市场需求来决定新产品种类的增设,这种模式在邱继盛看来不是长久之计。“在我还未加入公司时,我就做了些功课。生产行业如果没有研发部门,就会处于红海之内,和其他对手打价格战。我希望有一天在我的领导之下,伟龄的创意产品会是引领办公室配备潮流的先锋,而不再靠着市场趋势摆动来存活。”

机缘巧合的传承

邱继盛2008年毕业于西澳大学,主修机械工程。从小邱继盛就对物理和数学特别感兴趣,修读机械工程是非常自然而然的选择,也是他自己的决定。“我有一个特别的嗜好,就是爱找麻烦。我特别喜欢为这些麻烦找出解决方案。就算是一台操作正常的机器,我也会想尽办法研究它的每一个零部件,挑战它的极限。正是这样的兴趣爱好,让我对机械工程特别感兴趣。”

2008年邱继盛回国时,遇到了马来西亚金融风暴,许多工厂纷纷倒闭,裁员浪潮一波接一波,而他所寄出的求职信也全都石沉大海。父亲见他在家闲着就让他到公司上班。邱继盛表示,成长的过程中父亲从来没有提过或灌输与继承相关的讯息,所以他也未真正想过涉足自己的家族生意。如其他家族企业一般,继承者在小时候就经常被带到公司帮忙。他表示“坦白说,小时候真的是非常讨厌到公司帮忙。干的都是苦活,要做包装、搬运工、清洁工,基本上就是哪里缺人就往哪儿塞的免费杂工!”邱继盛微笑地接着说:“虽然不开心,但也让我看到了父亲认真工作的一面。他是学药剂的,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对文具生产机器的构造运作一窍不通。除了自修以外,他也亲自上阵,和最基层的工人们一同在嘈杂的机械房内工作。在面对他自己不熟悉的情形时,他会向工人讨教,所以公司基层对我父亲都非常爱戴。”

除了马尼拉文件夹,如今伟龄有限公司的产品覆盖了文件盒、环文件、信封以及各种其他办公室文案器材等,并以“狮子文件”(LIONFILE)的品牌在东南亚、中东及欧洲市场上销售。

邱国祥虽在英国生活过,可是骨子里依然是典型的东方严父。从小父亲和邱继盛的交流并不多,关系也不太密切,在学业上父亲对他也不是特别严格,也鲜少表达对他的关心。相反,邱继盛的母亲就扮演着慈母的角色,母亲不仅督促他的课业,也常和他聊家常,所以邱继盛和母亲的关系较好。“这应该是传统家族企业父子之间都会面对的问题吧!父亲都忙于事业,不懂表达,很少和孩子沟通,关系自然就不如孩子和母亲。我当然希望和他的关系可以更贴近,谁都希望可以和自己的父亲像朋友一样搭肩畅谈。无论如何,父亲依然是我的偶像,我佩服他的为人,做事情的态度。他是我学习的榜样,也是我不断求精进的动力来源。”

压力就是动力

最初加入公司时,毫无经验的邱继盛,除了工作上的压力,因为是“老板的儿子”,所以周遭的眼光也给他带来了无形的压力。为了不给父亲和自己丢脸,当时的邱继盛只能向西澳大学的教授讨教。教授给他介绍了一本称之为生产管理宝典的书籍——《丰田模式》。邱继盛充满感恩地说:“这本书除了让我对生产管理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之外,也影响了我现在管理公司里生产操作的方式。”

父亲让邱继盛加入了生产策划部门,主要管理原料采购及生产编排。这安排也正合邱继盛的心意,他开始着手整顿生产线,尝试提升生产效率并减少原料的浪费。邱继盛解释说:“提出整顿生产线的建议其实已经跨界维修部了,虽然心里知道会得罪其他部门的领导,但那时二十来岁,血气方刚也不懂人情世故,就凭着自己是‘老板的儿子’,强硬地执行了整顿计划。由于当时经济不景气,生产线有空闲,所以整顿也得到了父亲的同意。整顿过程虽不如想象中的一帆风顺,但在碰了不少壁之后,依然成功完成。”由于邱继盛没有和其他部门的领导搞好关系,所以当时大部分的主管都不愿伸出援手。邱继盛在没有前辈帮忙的情况下,决定放下身段向公司基层员工和供应商讨教。从而确保了邱继盛最终成功地完成整顿计划,生产效率提高了百分之六十以上。

回想起这件事情,邱继盛承认自己的处理手段不够完善,他表示自己不应该急于表现,而应该虚心地讨教、以更妥善的方式得到其他领导的认同。他坦承自己自大没有耐性,而且经常以自我为中心,所以常常会冒犯前辈,这也直接导致了传承过程的不顺利。邱继盛认为继承人应该抱有感恩之心来看待自己的身份,因为相比其他同龄的杰出人才,继承人拥有一个更大更广的发展平台,有更多的施展拳脚的机会。“如果我是打工一族,我的想法及理念一直都得不到上司的重视,那我肯定泄气!”邱继盛说。

乔布斯是邱继盛所崇拜的人物,乔布斯说过:“你憧憬未来时是不能把所有事情联系起来的;只有在回首曾经时才能够明白那一切点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的。你须坚信你所经历的点滴在未来会得到联系。”邱继盛非常认同乔布斯的这一番话,所以除了他现在管理的生产及物流部门之外,他也会尝试到各个不一样的部门请教学习,充实自己,务必把所有点滴都备好,为将来做好充分的准备。

任何情形下都还有进步空间

家族企业传承的成与败,除了能力之外,继承者的心态与观念更主宰了家族企业的成败。对于与生俱来的各种资源,继承人不应持有理所当然的态度,而应抱着感恩之心对待每件事情。邱继盛认为只有这样才会让家族事业的继承过程得以顺利进行,价值理念也可以得到传承:“我感恩这个平台,也感恩公司基层的支持。公司今天得以扩展得如此顺利,最大的功臣就是那些在厂房内日夜劳作的员工。他们功不可没,所以公司就应该对他们进行奖励。”对于人力资源管理,邱继盛有自己的见解。他认为对员工除了要进行物质上的奖励,“成就感”也是关键元素,他们更希望得到老板的赞许和表扬。除此之外,员工有的是实战经验,领导层有的是书面知识,各取所长加强互补会成就一支合作无间的强大团队。邱继盛也表示:“如果想要提升员工的表现,领导层必须从多个角度探讨造成员工表现欠佳的原因,对症下药,给予员工明确的导向并在适当的时候当众给予好评,再加一些额外的奖励,这对鼓舞团队士气非常有效。”

一般而言,表现卓越的父辈对于下一代而言会是一种压力,邱继盛认为应该淡化这种想法,没必要在意谁比谁有本领之说,“否则只会无止尽地消耗你的能量而已。”

在邱继盛看来不必过于在意他人的眼光,无须和别人比较,自我心理素质的提升才是王道。“凡事总是可以更好。公事公办,猜忌和自负都是有危害的,会滋长不必要的负面情绪,影响自己的效率。”邱继盛说,“几年前,我的确会觉得有压力,常常在想要如何超越父辈,其实是本末倒置;现在的我可以说修炼成功了,学会了如何以退为进的方式,用更宏观的角度来探讨每一项课题,我相信在任何情形之下都还是有进步空间的。”

邱继盛引用了乔布斯的另外一句话:“‘没有经验,你就永远不可能知道经验的价值,或者永远不可能知道如何正确地保有经验所创造的财富。’家族企业的传承其实也是经验的传承。先辈打下江山的经历不应该被漠视,也许经营方式已经过时,我们身为继承人,就必须肩负起传承先辈创业价值理念的担子。对我而言,这是一种生于家族企业里的责任,也是一份荣耀!”

(本文详见于《家族企业》杂志11月号,版权归《家族企业》杂志所有。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经本刊授权转载的,请注明来源。)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