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小鹏汽车内部供应链反腐再升级:采购部负责人被停职、多名员工配合调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小鹏汽车内部供应链反腐再升级:采购部负责人被停职、多名员工配合调查

小鹏汽车回应称,此次事件涉及面小,不影响商务、生产环节。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范剑磊

界面新闻记者 | 刘嘉欣

界面新闻编辑 | 陈小同

据财新报道,10月9日,小鹏汽车内部宣布采购部门负责人停职,多名员工配合调查此事。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称,在当日的内部会议上,采购部负责人李丰被停职,另有多名员工被点名留下配合调查,涉及人数相比年初那次更多。

对此,小鹏汽车向界面新闻回应表示,公司采取行动是正常的反腐倡廉行为,对于腐败行为,发现一起、纠错一起,绝不姑息,此次事件涉及面小,不影响商务、生产环节。

小鹏汽车内部的反腐改革早有端倪。在今年年初的人事调整中,原长城汽车总经理王凤英出任总裁一职,负责公司的产品规划、产品矩阵以及销售体系,向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汇报。

王凤英履职之后,在小鹏内部展开一系列改革,其中就包括缩减预算、抓查腐败问题。据《21世纪经济评论》此前报道,彼时有采购业务的员工被警方带走调查,涉及供应商合同问题,另外出差预算也在收紧调整。

王凤英此前在汽车行业有“铁娘子”之称,曾在以传统燃油车为主营业务的长城汽车工作30年,这桩人事调整在当时被看作是小鹏汽车在组织架构变革关键期的自救行为。

一方面是销量下滑,完善规范的管理体系改革迫在眉睫。2022年,小鹏遭遇销量“滑铁卢”,全年累计交付仅12万辆,不仅被理想、蔚来等头部新势力超越,甚至未达到其年度销量目标的一半。

另外,两款车型P7iG6上市后都因供应链准备不足遭遇了订单交付困难的问题。背后核心在于小鹏汽车作为一家新势力公司,在发展阶段着重追求产品研发和打造,忽略了研发、供应链、生产、销售等流程方面的协同和规范。

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张君毅此前曾对界面新闻表示, “对于小鹏来说,它有很多基本的建章建制的事情需要拉起来。王凤英正适合这样统合、规范的改革角色,此前丰富的传统汽车行业经验能够帮小鹏解决这些迫在眉睫的问题,重新回到增长轨道。

另一方面,自去年以来,小鹏汽车就在内部开启多项降本增效的举动,降本已成为其今年重要目标。

小鹏汽车二季度财报会上,何小鹏称,要在2024年底前实现整体成本降低25%的目标,并于2025年实现收支平衡。目前小鹏基于最新发布的扶摇技术架构研发的新车型,研发周期能够缩短20%,架构零部件通用化率也可达到80%。

值得注意的是,多位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小鹏和大众的合作也将利于小鹏汽车的降本实现。今年7月,大众汽车宣布向小鹏汽车注资约7亿美元 ,持有后者4.99%的股份。双方将通过技术合作,共同开发两款新型电动汽车,并将采用小鹏汽车车机互联和智能驾驶技术。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小鹏汽车

5.5k
  • 港股开盘:恒指跌0.49%,恒生科技指数跌1.16%,蔚来跌超4%
  • 港股汽车股持续上涨,小鹏汽车、蔚来涨超4%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小鹏汽车内部供应链反腐再升级:采购部负责人被停职、多名员工配合调查

小鹏汽车回应称,此次事件涉及面小,不影响商务、生产环节。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范剑磊

界面新闻记者 | 刘嘉欣

界面新闻编辑 | 陈小同

据财新报道,10月9日,小鹏汽车内部宣布采购部门负责人停职,多名员工配合调查此事。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称,在当日的内部会议上,采购部负责人李丰被停职,另有多名员工被点名留下配合调查,涉及人数相比年初那次更多。

对此,小鹏汽车向界面新闻回应表示,公司采取行动是正常的反腐倡廉行为,对于腐败行为,发现一起、纠错一起,绝不姑息,此次事件涉及面小,不影响商务、生产环节。

小鹏汽车内部的反腐改革早有端倪。在今年年初的人事调整中,原长城汽车总经理王凤英出任总裁一职,负责公司的产品规划、产品矩阵以及销售体系,向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汇报。

王凤英履职之后,在小鹏内部展开一系列改革,其中就包括缩减预算、抓查腐败问题。据《21世纪经济评论》此前报道,彼时有采购业务的员工被警方带走调查,涉及供应商合同问题,另外出差预算也在收紧调整。

王凤英此前在汽车行业有“铁娘子”之称,曾在以传统燃油车为主营业务的长城汽车工作30年,这桩人事调整在当时被看作是小鹏汽车在组织架构变革关键期的自救行为。

一方面是销量下滑,完善规范的管理体系改革迫在眉睫。2022年,小鹏遭遇销量“滑铁卢”,全年累计交付仅12万辆,不仅被理想、蔚来等头部新势力超越,甚至未达到其年度销量目标的一半。

另外,两款车型P7iG6上市后都因供应链准备不足遭遇了订单交付困难的问题。背后核心在于小鹏汽车作为一家新势力公司,在发展阶段着重追求产品研发和打造,忽略了研发、供应链、生产、销售等流程方面的协同和规范。

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张君毅此前曾对界面新闻表示, “对于小鹏来说,它有很多基本的建章建制的事情需要拉起来。王凤英正适合这样统合、规范的改革角色,此前丰富的传统汽车行业经验能够帮小鹏解决这些迫在眉睫的问题,重新回到增长轨道。

另一方面,自去年以来,小鹏汽车就在内部开启多项降本增效的举动,降本已成为其今年重要目标。

小鹏汽车二季度财报会上,何小鹏称,要在2024年底前实现整体成本降低25%的目标,并于2025年实现收支平衡。目前小鹏基于最新发布的扶摇技术架构研发的新车型,研发周期能够缩短20%,架构零部件通用化率也可达到80%。

值得注意的是,多位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小鹏和大众的合作也将利于小鹏汽车的降本实现。今年7月,大众汽车宣布向小鹏汽车注资约7亿美元 ,持有后者4.99%的股份。双方将通过技术合作,共同开发两款新型电动汽车,并将采用小鹏汽车车机互联和智能驾驶技术。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