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日本老铺企业捍卫百年家业的矛和盾

日本老铺企业还坚守自立自律,不依附银行、不依附大客户。他们所说的创新不是随波逐流,是有坚守的创新。同时,在我所见的日本老铺传承人身上都非常具有活力,创新精神非常旺盛,可以说创新已经成为他们的DNA,让他们勇于打破常识的束缚。

日本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长寿企业大国,日本帝国数据库2014年发布的数据显示,登录在册的日本企业当中,经营历史超过100年的企业的数量已经超过了2万7千家。如果将那些没有登记在册的个人企业主或小型企业也计算在内,那么日本百年企业的数量可能超过10万家。

2008年,韩国中央银行曾经在全球范围内做过一次调研,在这次调研中,全球创立超过200年的企业共有5586家,其中有3146家是日本企业,居于首位,排在第二位的是德国,共有837家。这次调研还显示,世界上现存的、登记在册的,拥有1000年经营历史以上的企业共有7家,而这7家无一例外,都是日本企业。而我预测这一数字可能超过20家,而且世界上最古老的企业也在日本。

在京都即便是100年的企业都不敢说自己是老铺,因为在京都街头很容易就能遇到一家两三百年,甚至超过千年的老铺。

家族企业遍布日本,日本京都最为集中。相关的数据显示,日本全境的老铺出现率是1.89%,即100家企业中可能有2家是百年企业,而京都的比例是4%。这些老铺企业为什么能够把自己的家业传承几百年甚至上千年?这一直是我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

家训文化传承坚守之道

谈到日本百年老铺的长生之道,我用矛和盾来形容;盾的名字叫坚守,矛的名字叫创新。具体来说,坚守之盾包括五个方面。

首先是家训,日本百年以上的企业都有自己的家训,而这可能是目前我们国内企业家还没有关注的事情;其次是聚焦本业,日本老铺对此非常坚守;第三是规模,他们不会盲目追求大的规模;第四是股份集中,日本家族企业在传承过程中,一个最关键的做法是,将股权100%地传给继承人;第五是大家族主义,日本家族企业对家族的理解不仅包括家族成员,而且对全体员工和所有利益相关者都会以家人的态度对待。

我们以半兵卫麸为例。半兵卫麸于1689年创立至今存续达327年,员工140人,制造和销售“麸”这一食物。他们始终坚守的家训是:“先义后利,不易流行”。“先义后利”来自于老子的“先义后利则荣”。我在访问这个企业时被这个企业深深震撼了。他们强调做生意先讲究义之后再谈利,而“不易流行”表达的“不易”是指坚守,“流行”指的是改变和创新。

11月29日,《家族企业》“红叶季的日本匠心之旅”访学团拜访了327年历史的半兵卫麸。现任第十一代玉置半兵卫老先生亲自给访学团授课。他说,“仁义理智信”这五个字非常重要,企业要做到永续经营,一定要重视接班人的培养,重视员工的关爱,为整个社会留下人才,为整个人类作出贡献!

故事要从半兵卫麸的第十代传人说起,也就是现在的经营者父亲那一代。本来日本家族企业的传承跟儒教文化紧密相连,强调长子接班,但是他爷爷没有把家业传给长子,而是传给了排行第四的他父亲。原因就在于,彼时他爷爷认为在自己的子女中,老大非常聪明,很有经商头脑,而且他毕业于京都一所非常著名的商业学校,在爷爷看来,如果把家业交给他的话,他可能很快把家业做大,但是他肯定会偏重逐利,所以爷爷的选择是给了老大一部分钱,让他去开创自己的事业;老二的情况类似;老三早亡,所以最后爷爷把家族企业交给了老四。他爷爷这样评价他父亲,认为他虽然头脑不是最灵光的,但他安分守己地做事做人。二战期间物资紧张,麸是靠小麦作为原料,其他厂家都是在黑市购买原料以维持经营,但他父亲坚守家训,认为从黑市购买原材料是不义之举,而坚决抵制这一行为,并为此付出了停业十年的代价。

至今,半兵卫麸一直强调他们不是老铺。因为老铺在日语里的发音念做shi-nise。shi,同样发音的汉字还有止、私、死、老,这代表企业是停滞不前的、个人私有的、濒临死亡的、腐朽的等等。所以第九代传人半兵卫非常不喜欢别人称呼他们家是老铺。他强调他们家的家业应该是shin-mise。shin的发音,可以是亲、心、真、绅、清、信、新、进、辛、慎,家族强调家业必须是亲民的、真心的、真诚的、具有绅士风度的、清新的、重信用的、不断创新的、不断前进的,同时也必定是辛苦的,而且经营企业的时候也必须是谨慎的。

因此对于半兵卫麸来说,家训是他们的传家宝,但却没有任何详实的文字记录,全凭代代口口相传。

再以具有近150年历史的塚喜集团为例,塚喜集团1867年创业,员工有300人。其家族的家训包括三部分:第一部分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这古训;第二部分是一瓶瓶短得不能再短的铅笔头——都是他父亲用完的铅笔头,这代表了上一代人的节俭与勤奋的精神;第三部分是一幅意寓“富不过三代”的画作,画中描绘了三代人,画作最下方的是起早贪黑辛勤劳作的第一代夫妇,中间的是诵经读诗、过着休闲生活的第二代,最上面的是第三代衣衫褴褛被狗追逐,狗寓意讨债人。由此可见,家训不见得一定是几个词或几句话,有可能是一个物件或者其他的形式。

第六代塚本喜左卫门的父亲生前用剩的铅笔头。

创建于1711年的堀金箔粉,有30名员工,年销售额约13亿日元,以制造和销售金箔为业。这个家族有四条家训。首先是坚守本业,抵制来自黄金投机的诱惑,坚决不做金箔以外的事情;其次是适当的规模,不做能力之外的事情;第三是信用第一,竞争不靠价格靠质量;第四每天都要革新,要求经常问自己:金箔还可以做什么?同时,这个家族企业还定有家族的宪法、传承四原则、考察性格和能力来选择接班人等等条文规范,土地和股份全部归属于接班人,由接班人负责一切家族事务。

位于京都市中京区的堀金箔粉创立于1711年,与金箔一起走过了300多年的风风雨雨。

而具有127年历史的任天堂坚守本业,规定企业不做其他业务,只能做娱乐、游戏,同时坚信原地不动将是死路一条;具有257年历史的永旺集团的家训是:坚持行情好时不赚钱,行情差时赚满贯,时刻不忘社会贡献;具有350年历史的龟甲万,强调德义为本财利为末,切勿本末倒置;具有350年历史的住友财团坚持:追求家业的稳健,切勿追求眼前之浮利;具有398年历史的小丸屋住井坚守信念不动,利他之心。

创新亦是传统的延续

看了坚守之后,再来看一下日本老铺企业的创新。创新是什么?以前的成功经验、思维习惯、思维定式、理所当然的事情被定义为常识,而这个常识就要用创新之矛捅破,而所有日本老铺都认为创新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创新无处不在。比如前文提到的堀金箔粉家族的创新,他们做的金箔可以直接放到清酒中喝,且对人体无害,一下提高了清酒的价值。因此他们时时刻刻不忘创新,每个员工都要思考:我的金箔可以做什么?

再看在创新思维引领下走过370年的月桂冠。月桂冠现在是日本清酒界的巨头,之前只是家小企业、小作坊,而事实上日本每一家清酒企业规模都不大。原因在于在古代,用作原料的大米在夏天容易腐烂,而清酒本身需要在严冬酿造。二战后,西方的生活方式导入日本,啤酒、红酒各种洋酒涌入市场,清酒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只能创新。

内藏酿酒厂(建于1906年)

内藏面朝月桂冠大仓纪念馆的中庭,至今仍进行着冬季的酿酒作业。由于是与主宅相邻的内仓库,因此称为内藏。从南侧起相连前藏、中藏、奥藏及山形屋顶的白色土墙仓房。每到酿制日本酒的旺季——隆冬时期,此处便会散发出蒸米与发酵所产生的香味,更添美酒之乡的氛围。

月桂冠第12代总裁做出决定尝试四季酿造,从而提高产量。当时这一决定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大家普遍表示“这个人不懂常识”,但他花非常大的精力说服了酿酒师傅。最后他们打破了常识的束缚,成功地将产量提高到原来的四倍。应该说常识是人创造出来的,创造的意义就在于缔结新的常识。

此外拥有400年历史的HIGETA酱油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酱油酿造虽然是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行业,但是HIGETA解决了一个世界性的难题——世界各地尤其澳大利亚有很多牧场养羊,要剪羊毛,以前工人都是用剪刀剪,效率很低,HIGETA发明了一种注入羊体内的药素,这种药素能够让羊毛停止生长,给羊穿上网衣,一个月之后把网衣剪开,“羊毛大衣”便能直接脱下来。

HIGETA之所以能做出这样的创新,是因为他们跟微生物打了400年的交道。

传承至第八代的福寿园,连续创新就是他们的传统,其传承人说,“我们的企业在一步步创新,每天都是创新,企业是由创新连续构成的。”人们常说,不能同时追赶两只兔子,最后一只也得不到。这是我们的常识,但是福寿园的传承人说,经营企业的时候一定要做到“同时追赶两只兔子”,在做好自己本业的同时,脑袋里一定要有一个别的想法,让另外一只兔子存在,时刻想着创新。在日本很多家族企业认为创新还应采用开放式的革新手段。一般我们说的产品创新、技术创新往往在一个企业内部进行,企业加大投入,投入金钱和人力物力,最后做出一项产品或者一项技术。但福寿园没有那么多资源,于是选择与三得利共同开发新的茶品,同时具有460年历史的“千总”(专门做和服、做设计)参与到这款茶品包装瓶的外观设计,在其中加入日本“和”的概念,三家百年老铺共同成就这个创新型的产品。

企业经营与家族经营并行

日本老铺的盾是坚守,无论是“先义后利”,还是“三方好”,都强调仁义礼智信,从这些老铺的古训中我们可以发现很多儒家思想。

我们再来看一个反例,金刚组创立至今已逾1400年,遗憾的是,由于其第39代传人在2000年左右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战略性判断失误,导致它在2005年被并购。金刚组在千余年时间里从事的一直是木结构寺庙佛塔建筑,可以说这方面的经验很难有哪家企业比得上他们。

全球最古老的企业“金刚组”有1438年历史,专门建造整修神社佛阁。

金刚组的宫大工用手工刨木,可以薄到只有卫生纸3分之1的厚度。

但是众所周知上世纪90年代泡沫经济破灭之后,日本经济一直在下滑,2000年前后,日本建筑市场陷入低迷,金刚组当时直接受到这一危机的影响,经营陷入困境,于是在彼时贸然进入钢筋混凝土行业。然而大和集团、住友集团一直主导钢筋混凝土行业,和这些大企业竞争,金刚组并不是对手,于是越做越亏,最终走上了被收购的命运,现在虽然品牌犹存但企业已经不是金刚组家族的了。这就是不坚守本业,拿自己弱项碰他人强项的后果。

日本著名的养子文化也体现了其传承优势。华人圈强调血缘关系,而日本人宁可招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养子入赘,也不将企业交给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败家子”,以此保证百年基业的存续。住友集团的现任继承人曾表示,“我不希望有儿子,有女儿可以选女婿,选女婿就是选优秀的接班人。”

女婿或“婿养子”接班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日本知名的建筑企业——鹿岛建设,就有多位是“婿养子”或女婿接班;日本铃木汽车的现任董事长铃木修是铃木集团的第四代掌门,他本人就是“婿养子”,而纵观铃木集团的四代传承过程可以发现,创业者之后的三代掌门均为“婿养子”接班模式。

日本老铺企业还坚守自立自律,不依附银行、不依附大客户。他们所说的创新不是随波逐流,是有坚守的创新。同时,在我所见的日本老铺传承人身上都非常具有活力,创新精神非常旺盛,可以说创新已经成为他们的DNA,让他们勇于打破常识的束缚。在他们看来,常识终究是当时环境下、当时时代下的人们在当时条件下建立起来的,不应成为现代企业发展的束缚。因此适应环境,积极应对环境变化、时代变化,这都非常重要。

家族企业实现基业长青,需要从两方面推进:一方面是企业经营,一方面是家族经营。首先设定好自己家族的家训或理念,并实现落地。而家训要如何设立?首先应具备创业精神,其次对于数代人做人处世的精神,需要思考、整理并总结下来。同时,应尽早考虑传承计划,企业家的下一代不一定喜欢从事家族的事业,这就需要家族的引导、教育。而且在接班人的选择上,有时候不一定需要多出众的才华,道德品格是最重要的。此外,两代人之间的沟通非常重要,家业接班是两代人共同的责任,家业传承需要两代人大量有效沟通才能完成。

(本文根据窦少杰先生在“更好的家族和企业:致下一个十年的备忘录——2016中国家族企业传承主题论坛”演讲整理。未经本人审阅。整理/董岩。本文详见于《家族企业》杂志11月号,版权归《家族企业》杂志所有。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经本刊授权转载的,请注明来源。)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