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选秀,重启?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选秀,重启?

借着海外版之名重启的选秀到底能走多远,这条跨国路行得通吗?

文 | 娱乐硬糖 魏妮卡

编辑 | 李春晖

自2021年内娱正式宣告101模式“寿终正寝”,选秀的舆论风向便180度大转弯。温情脉脉的选秀怀旧时期取代了鼓角争鸣的百家搏杀时期——《偶像练习生》《创造营》《青春有你》每逢开播日、出道日必上热搜,粉丝孜孜不倦地回忆着“大厂的雪”、“星光岛的烟花”、“海花岛的春天”。

当然,在忆往昔峥嵘岁月的无限怅惘中,也多次传来选秀重启的消息,反复撩拨着三千秀粉的心。但这些消息大多传着传着就没音了,硬糖君一概认定是捕风捉影,从没当回事。毕竟,内娱重启选秀的大前提是要过“政策关”。而这一关,决定权不在公司手上。

但近日,《创造营2024》简称“创5”,突然登上微博热搜,同时各大平台均有热帖跟进。硬糖君琢磨着,这回应该是来真的了。

因为“创5”——泰国举办的《创造营亚洲泰国季》,避免了最令人担心的问题。同时,这番热搜轰炸显然“有备而来”,选手大名单应该已尘埃落定,网络都流出了详细资料,可见选手背后团队都开始走营销流程了。

这波“预热”操作,追过选秀的人不要太熟悉。于是乎,沉寂两年的内娱秀粉奔走相告,通过网络流出的路透照与个人信息,立时展开一番品评、买股。

但毕竟是内娱从未试过的全新玩法,借着海外版之名重启的选秀到底能走多远,这条跨国路行得通吗?

“海外版”能复活内娱选秀吗?

其实,内地做不了选秀这两年,“心系中华”的选秀就没停过。

除了日韩,甚至连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地区都在搞101模式。韩国从2021年的《Girls Planet 999》开始,就把中日韩三国选手一网打尽,赴韩选秀的中国爱豆越来越多。比如,《Girls Planet 999》99个选手,33个是中国人。

或许正是看到如此热闹,才让内娱终于下定决心——去国外做海外版101选秀。反正每年都有大量中国选手出去选秀,与其让别人操盘别人赚钱,不如把这种选秀局做成自己的生意。

刚刚宣布免签的泰国,既能提供便利的录制条件,又能提供像Lisa一样的海外“苗子”。事实上,最近国内很多想“蹭”选秀模式的综艺,都已将星探的触角伸到了东南亚,也输送了一批东南亚“小Lisa”。比如,《星电音联盟》印尼选手茵达、《舞台2023》马来西亚选手李佩玲,都营销过“神似Lisa”。

这一次,腾讯视频在泰国官宣与王嘉尔的白米范公司合作《CHUANG ASIA》,是以其海外版WE TV的名义进行的,全程没出现一个《创造营》中文logo,乍看倒很像一档无关内娱的海外选秀。

众所周知,国内视频平台的出海版本所供应的内容,和国内是不一样的。有一些海外内容,内网的优爱腾用户想看还得翻墙。目前暂不知《CHUANG ASIA》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播出,内地观众观看是否有门槛。但总归来说,它的第一步目的已经达到了——得到了内娱观众的关注,盘活了内娱选秀市场。

做这样一档大型节目想要回本,自然不太可能靠付费意识薄弱的东南亚观众,主要还得靠国内市场。所以,连中文logo都没有的《CHUANG ASIA》,却以“创5”的名义上了国内微博热搜,并在各大社交平台进行了一轮营销。

这种方式也不是腾讯视频独有。早在今年暑期档,优酷就抢先一步启动了沉寂两年的《亚洲超星团》。

这节目说来也是心酸。2021年为了错开《创造营2021》《青春有你3》的时间,结果就碰上“禁秀”直接腹死胎中。

现在优酷也是以优酷国际版的名义启动该节目,和腾讯视频一样,找了一个HK公司做背书——即我们熟悉的香港无限电视TVB。曾志伟作为无限电视节目内容运营总经理出席了启动发布会。TVB合作的制作公司则是刚在香港上市的星空华文,改名前的“灿星文化”,也就是我们熟悉的《中国好声音》制作公司。

但酷做选秀的运气实属不佳,这节目8月份就公布了男团公式照,却至今没有播出。

期间,先是传出TVB高层大变天,曾志伟要离职;接着又传出曾志伟做手术,或将推迟播出时间;近期韩媒又爆出节目导师Rain涉嫌诈骗案,简直令人头大。

只能说,“海外版”选秀回避政策是一回事,能顺利播出又是另一回事。有时候,真是我命由天不由我。

谁还在打选秀算盘?

稍微盘一下两家海外版选秀的选手构成就会发现,这还是内娱爱豆公司的捧人局。丝芭、乐华仍然是输送选手的绝对主力,丝芭给《CHUANG ASIA》输送了5位选手,乐华给《亚洲超星团》输送了12位选手。要知道,《亚洲超星团》总共才65位选手,乐华人占比近20%。

不仅如此,乐华艺人朱正廷、程潇还是《亚洲超星团》的导师。而且,据参与过录制的网友反馈,节目选出来的“初C”叫江信熹,正是乐华旗下男团boyhood的队长。更离谱的是,《亚洲超星团》播都没播,却要在北京举办人气选手的线下超前见面会,见面会的地点正是乐华新店YH SPACE。看来,曾志伟和灿星联手也是给他人做嫁衣,不知道还以为是乐华公司的内部选秀。

《CHUANG ASIA》这边倒没有像乐华一样一家独大的公司。除了丝芭,还有很多爱豆小公司积极参与。比如Topclass,因为旗下艺人沈小婷成功在韩国选秀《Girls Planet 999》出道而小有名气,现在公司往《CHUANG ASIA》输送了不下4名艺人。

其他公司则更像友情参与,派了些碰运气的散兵,以“回锅肉”选手居多。比如“阿瑟”陈飞宇的经纪公司天浩盛世派了一名练习生曾雪瑶,参加过《创造营2020》;汪苏泷的公司大象音乐派了一名练习生蔡冰,参加过《Girl's Planet 999》。

本轮选秀也照例吸引不少“星二代”参赛,比如欧阳娜娜的妹妹欧阳娣娣,苏见信的女儿小丸子等。但奇怪的是,目前营销比较强劲的却不是她们,而是一名叫马丽亚的选手。

《CHUANG ASIA》里有不少北京冬奥引导员,可只有马丽亚一人上了微博热搜。她疑似耀客艺人,微博关注了耀客传媒,出演了耀客待播剧《金庸武侠世界》。

耀客也是老选秀操盘手了,旗下艺人罗一舟差点在《青春有你3》C位出道。节目夭折之后,罗便演了不少耀客剧,素有“耀客太子”之称。

剩下的选手,大多是参加过其他综艺的糊糊艺人与社交平台上的网红,能检索到的信息非常有限。

有趣的是,不少小红书用户表示曾收到“创5”节目组的邀请,证明节目确实有网罗“素人”之意。总体来说,《CHUANG ASIA》选手也确实给了观众一定新鲜感,这也是为什么能引发一定讨论的原因。

但《亚洲超星团》的“含乐华率”高,与《CHUANG ASIA》的“含素人率”高,其实都变相印证了内娱停掉选秀这两年,已不剩什么练习生好苗子了。除了乐华这种上市公司,其他爱豆公司倒闭的倒闭、转型的转型,没谁还花精力培养新人跳舞了。

谁将是最大受益者?

如果2021年101选秀模式不是被迫结束,发展到现在可能也殊途同归——跨国做海外版。

《创造营2021》最初流出的投票版本,就是单独开了一个外国人赛道,因为舆论反对声音太大而关闭。同年,韩国就跟着做了国际版《Girls Planet 999》,大量招募中国、日本选手。因为即使本国公司培养的爱豆“苗子”管够,观众也会审美疲劳。唯一办法就是扩容纳新,让异域风情来提供新鲜感。

但就目前来说,国外做的国际版选秀,对国内观众的吸引力很低。《Girls Planet 999》出道的沈小婷、《Boys Planet》出道的包括C位章昊在内的四位乐华艺人,关注度与粉丝数据远不如已经解散的国内限定团成员。

归其原因还是参与度的问题。《Girls Planet 999》《Boys Planet》虽然国内观众都能投票,但毕竟是国外网站,操作麻烦且投票算法占比不如韩网多。国内公司做自己的海外版选秀,想必能解决这一问题。

可参与度高了,又难免会被质疑是否触碰国内政策,可谓进退两难。总的来说,如果能顺利进行,最大受益者肯定还是平台和运营方。《亚洲超星团》说是让TVB操刀,但如果出道团是乐华艺人多,那铁定是乐华说了算。

《CHUANG ASIA》倒是明确说了,出道女团会交给王嘉尔的公司白米范运营,而且有消息称“还是非限定团”。也即是说,女团合作的时间可能不止两年。《创造营》系列第一次将运营权从哇唧唧哇的手上交到王嘉尔公司的手上,想必是真的看中王嘉尔的海外影响力与运营能力,想要尝试做一个国际女团。

王嘉尔的ins粉丝数量超三千万,位居华人明星第一位,同时也是韩国出道男星中的第八名,前六都是防弹少年团成员。虽然咱国内观众对其演唱会的“夜店风格”颇有微辞,但数据上来说,他的确是韩流捧出的海外第一华人明星。

王嘉尔运作海外市场的意愿,也不是始于《创造营》。他公司白米范此前签约的艺人,大多具有海外背景与市场盘。比如韩国二代女团f(x)成员刘逸云,参加过《创造营2021》的外国选手庆怜。王嘉尔曾亲自带着旗下艺人去国外录制海外综艺节目,增加海外的曝光率。

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CHUANG ASIA》的“含素人率”这么高,因为素人没有原生公司的麻烦,运营公司方便管理。同时,也方便白米范签长期约。

重启的海外版选秀,很像是杜华和王嘉尔的捧人局。单看这些选手,很多秀粉就能为其对号入座过去的剧本,比如蔡冰的南韩务工故事、“网红们”的美丽废物故事、“二代们”的继承家业故事、“大龄爱豆”的祭天故事等等。

依硬糖君看,选秀故事旧归旧,但仍有一批期待者。毕竟内娱选秀沉寂了三年,观众和选手都换了一批人,娱乐圈需要新鲜血液来提振市场。现在影视圈总被诟病资本推人,甭管101选秀模式公不公平,它好歹呈现了一种民选的可能,给了观众一个发声的窗口。

101选秀是一位好同志,它离开我们的时间快和陪伴我们的时间一样长了,我们怀念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优酷

  • 优酷推出面向老年群体的“银发剧场”
  • 优酷与番茄小说达成合作,共同推动网文IP影视化

腾讯

6.9k
  • 腾讯控股:今日耗资约10.04亿港元回购266万股公司股份
  •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与腾讯出价7000万美元收购GMM Music 10%股份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选秀,重启?

借着海外版之名重启的选秀到底能走多远,这条跨国路行得通吗?

文 | 娱乐硬糖 魏妮卡

编辑 | 李春晖

自2021年内娱正式宣告101模式“寿终正寝”,选秀的舆论风向便180度大转弯。温情脉脉的选秀怀旧时期取代了鼓角争鸣的百家搏杀时期——《偶像练习生》《创造营》《青春有你》每逢开播日、出道日必上热搜,粉丝孜孜不倦地回忆着“大厂的雪”、“星光岛的烟花”、“海花岛的春天”。

当然,在忆往昔峥嵘岁月的无限怅惘中,也多次传来选秀重启的消息,反复撩拨着三千秀粉的心。但这些消息大多传着传着就没音了,硬糖君一概认定是捕风捉影,从没当回事。毕竟,内娱重启选秀的大前提是要过“政策关”。而这一关,决定权不在公司手上。

但近日,《创造营2024》简称“创5”,突然登上微博热搜,同时各大平台均有热帖跟进。硬糖君琢磨着,这回应该是来真的了。

因为“创5”——泰国举办的《创造营亚洲泰国季》,避免了最令人担心的问题。同时,这番热搜轰炸显然“有备而来”,选手大名单应该已尘埃落定,网络都流出了详细资料,可见选手背后团队都开始走营销流程了。

这波“预热”操作,追过选秀的人不要太熟悉。于是乎,沉寂两年的内娱秀粉奔走相告,通过网络流出的路透照与个人信息,立时展开一番品评、买股。

但毕竟是内娱从未试过的全新玩法,借着海外版之名重启的选秀到底能走多远,这条跨国路行得通吗?

“海外版”能复活内娱选秀吗?

其实,内地做不了选秀这两年,“心系中华”的选秀就没停过。

除了日韩,甚至连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地区都在搞101模式。韩国从2021年的《Girls Planet 999》开始,就把中日韩三国选手一网打尽,赴韩选秀的中国爱豆越来越多。比如,《Girls Planet 999》99个选手,33个是中国人。

或许正是看到如此热闹,才让内娱终于下定决心——去国外做海外版101选秀。反正每年都有大量中国选手出去选秀,与其让别人操盘别人赚钱,不如把这种选秀局做成自己的生意。

刚刚宣布免签的泰国,既能提供便利的录制条件,又能提供像Lisa一样的海外“苗子”。事实上,最近国内很多想“蹭”选秀模式的综艺,都已将星探的触角伸到了东南亚,也输送了一批东南亚“小Lisa”。比如,《星电音联盟》印尼选手茵达、《舞台2023》马来西亚选手李佩玲,都营销过“神似Lisa”。

这一次,腾讯视频在泰国官宣与王嘉尔的白米范公司合作《CHUANG ASIA》,是以其海外版WE TV的名义进行的,全程没出现一个《创造营》中文logo,乍看倒很像一档无关内娱的海外选秀。

众所周知,国内视频平台的出海版本所供应的内容,和国内是不一样的。有一些海外内容,内网的优爱腾用户想看还得翻墙。目前暂不知《CHUANG ASIA》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播出,内地观众观看是否有门槛。但总归来说,它的第一步目的已经达到了——得到了内娱观众的关注,盘活了内娱选秀市场。

做这样一档大型节目想要回本,自然不太可能靠付费意识薄弱的东南亚观众,主要还得靠国内市场。所以,连中文logo都没有的《CHUANG ASIA》,却以“创5”的名义上了国内微博热搜,并在各大社交平台进行了一轮营销。

这种方式也不是腾讯视频独有。早在今年暑期档,优酷就抢先一步启动了沉寂两年的《亚洲超星团》。

这节目说来也是心酸。2021年为了错开《创造营2021》《青春有你3》的时间,结果就碰上“禁秀”直接腹死胎中。

现在优酷也是以优酷国际版的名义启动该节目,和腾讯视频一样,找了一个HK公司做背书——即我们熟悉的香港无限电视TVB。曾志伟作为无限电视节目内容运营总经理出席了启动发布会。TVB合作的制作公司则是刚在香港上市的星空华文,改名前的“灿星文化”,也就是我们熟悉的《中国好声音》制作公司。

但酷做选秀的运气实属不佳,这节目8月份就公布了男团公式照,却至今没有播出。

期间,先是传出TVB高层大变天,曾志伟要离职;接着又传出曾志伟做手术,或将推迟播出时间;近期韩媒又爆出节目导师Rain涉嫌诈骗案,简直令人头大。

只能说,“海外版”选秀回避政策是一回事,能顺利播出又是另一回事。有时候,真是我命由天不由我。

谁还在打选秀算盘?

稍微盘一下两家海外版选秀的选手构成就会发现,这还是内娱爱豆公司的捧人局。丝芭、乐华仍然是输送选手的绝对主力,丝芭给《CHUANG ASIA》输送了5位选手,乐华给《亚洲超星团》输送了12位选手。要知道,《亚洲超星团》总共才65位选手,乐华人占比近20%。

不仅如此,乐华艺人朱正廷、程潇还是《亚洲超星团》的导师。而且,据参与过录制的网友反馈,节目选出来的“初C”叫江信熹,正是乐华旗下男团boyhood的队长。更离谱的是,《亚洲超星团》播都没播,却要在北京举办人气选手的线下超前见面会,见面会的地点正是乐华新店YH SPACE。看来,曾志伟和灿星联手也是给他人做嫁衣,不知道还以为是乐华公司的内部选秀。

《CHUANG ASIA》这边倒没有像乐华一样一家独大的公司。除了丝芭,还有很多爱豆小公司积极参与。比如Topclass,因为旗下艺人沈小婷成功在韩国选秀《Girls Planet 999》出道而小有名气,现在公司往《CHUANG ASIA》输送了不下4名艺人。

其他公司则更像友情参与,派了些碰运气的散兵,以“回锅肉”选手居多。比如“阿瑟”陈飞宇的经纪公司天浩盛世派了一名练习生曾雪瑶,参加过《创造营2020》;汪苏泷的公司大象音乐派了一名练习生蔡冰,参加过《Girl's Planet 999》。

本轮选秀也照例吸引不少“星二代”参赛,比如欧阳娜娜的妹妹欧阳娣娣,苏见信的女儿小丸子等。但奇怪的是,目前营销比较强劲的却不是她们,而是一名叫马丽亚的选手。

《CHUANG ASIA》里有不少北京冬奥引导员,可只有马丽亚一人上了微博热搜。她疑似耀客艺人,微博关注了耀客传媒,出演了耀客待播剧《金庸武侠世界》。

耀客也是老选秀操盘手了,旗下艺人罗一舟差点在《青春有你3》C位出道。节目夭折之后,罗便演了不少耀客剧,素有“耀客太子”之称。

剩下的选手,大多是参加过其他综艺的糊糊艺人与社交平台上的网红,能检索到的信息非常有限。

有趣的是,不少小红书用户表示曾收到“创5”节目组的邀请,证明节目确实有网罗“素人”之意。总体来说,《CHUANG ASIA》选手也确实给了观众一定新鲜感,这也是为什么能引发一定讨论的原因。

但《亚洲超星团》的“含乐华率”高,与《CHUANG ASIA》的“含素人率”高,其实都变相印证了内娱停掉选秀这两年,已不剩什么练习生好苗子了。除了乐华这种上市公司,其他爱豆公司倒闭的倒闭、转型的转型,没谁还花精力培养新人跳舞了。

谁将是最大受益者?

如果2021年101选秀模式不是被迫结束,发展到现在可能也殊途同归——跨国做海外版。

《创造营2021》最初流出的投票版本,就是单独开了一个外国人赛道,因为舆论反对声音太大而关闭。同年,韩国就跟着做了国际版《Girls Planet 999》,大量招募中国、日本选手。因为即使本国公司培养的爱豆“苗子”管够,观众也会审美疲劳。唯一办法就是扩容纳新,让异域风情来提供新鲜感。

但就目前来说,国外做的国际版选秀,对国内观众的吸引力很低。《Girls Planet 999》出道的沈小婷、《Boys Planet》出道的包括C位章昊在内的四位乐华艺人,关注度与粉丝数据远不如已经解散的国内限定团成员。

归其原因还是参与度的问题。《Girls Planet 999》《Boys Planet》虽然国内观众都能投票,但毕竟是国外网站,操作麻烦且投票算法占比不如韩网多。国内公司做自己的海外版选秀,想必能解决这一问题。

可参与度高了,又难免会被质疑是否触碰国内政策,可谓进退两难。总的来说,如果能顺利进行,最大受益者肯定还是平台和运营方。《亚洲超星团》说是让TVB操刀,但如果出道团是乐华艺人多,那铁定是乐华说了算。

《CHUANG ASIA》倒是明确说了,出道女团会交给王嘉尔的公司白米范运营,而且有消息称“还是非限定团”。也即是说,女团合作的时间可能不止两年。《创造营》系列第一次将运营权从哇唧唧哇的手上交到王嘉尔公司的手上,想必是真的看中王嘉尔的海外影响力与运营能力,想要尝试做一个国际女团。

王嘉尔的ins粉丝数量超三千万,位居华人明星第一位,同时也是韩国出道男星中的第八名,前六都是防弹少年团成员。虽然咱国内观众对其演唱会的“夜店风格”颇有微辞,但数据上来说,他的确是韩流捧出的海外第一华人明星。

王嘉尔运作海外市场的意愿,也不是始于《创造营》。他公司白米范此前签约的艺人,大多具有海外背景与市场盘。比如韩国二代女团f(x)成员刘逸云,参加过《创造营2021》的外国选手庆怜。王嘉尔曾亲自带着旗下艺人去国外录制海外综艺节目,增加海外的曝光率。

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CHUANG ASIA》的“含素人率”这么高,因为素人没有原生公司的麻烦,运营公司方便管理。同时,也方便白米范签长期约。

重启的海外版选秀,很像是杜华和王嘉尔的捧人局。单看这些选手,很多秀粉就能为其对号入座过去的剧本,比如蔡冰的南韩务工故事、“网红们”的美丽废物故事、“二代们”的继承家业故事、“大龄爱豆”的祭天故事等等。

依硬糖君看,选秀故事旧归旧,但仍有一批期待者。毕竟内娱选秀沉寂了三年,观众和选手都换了一批人,娱乐圈需要新鲜血液来提振市场。现在影视圈总被诟病资本推人,甭管101选秀模式公不公平,它好歹呈现了一种民选的可能,给了观众一个发声的窗口。

101选秀是一位好同志,它离开我们的时间快和陪伴我们的时间一样长了,我们怀念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