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碳酸锂15万元关口博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碳酸锂15万元关口博弈

至年底碳酸锂价格又会是多少?15万元会是关键节点吗?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起点锂电

2023年至今,锂价波动反复无常。

碳酸锂价格自2022年11月触及60万元/吨的高点后整体呈现下跌态势。今年4月-5月,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快速上涨至30万元/吨以上,7月再次进入下行通道。

10月初,碳酸锂期货价格更是一度跌破15万元/吨大关,最低触及14.5万元/吨,现货最低价也来到16万元/吨;触底反弹后,一波三连涨又回升至17万元上下,但相较今年6月阶段性高点也下滑了46%。

碳酸锂“过山车式”价格波动,背后是成本、供需、市场等多重要素的相互作用,也包含产业链上下游的深层博弈。

“锂盐市场今年不好做,今年主要是出货的想挺价,收货的想降价,博弈得很厉害。”不少企业负责人如是说。

从价格走势来看,当前碳酸锂价格也符合上半年的一些人士的判断。今年6月份,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苗圩表示,“预计今年碳酸锂价格大概率会保持在15—20万元/吨左右。”

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则分析表示,考虑成本、回收等因素,碳酸锂价格10—20万元/吨相对合理。

那么,至年底碳酸锂价格又会是多少?15万元会是关键节点吗?目前碳酸锂的成本区间在哪里?未来碳酸锂的产能是否过剩?

碳酸锂成本区间在哪里?

当前,锂资源供给主要有两种来源,电池回收和锂资源提炼加工。其中,回收仍然处于起步阶段,未来几年回收渠道和回收量都难以稳定,对于整体供给影响较小。

而锂资源提炼加工端,碳酸锂不同原料生产成本差异化较大。市场上锂矿主要有三种原料来源:锂辉石、盐湖锂、云母锂。

从供应量看,澳大利亚、智利和中国的锂资源供应占全球总量的92%,其中澳大利亚作为锂资源大国,贡献了全球47%的锂资源供应量,中国贡献了15%,折合碳酸锂当量约10万吨。

锂辉石是最常见的锂源,2022年占比约47%。锂辉石的进口以及开采是影响终端售价的一个重要变量。

以天齐锂业为例,根据2022年天齐锂业公布的财报,锂化工产品销售价格约43万/吨,毛利率为85.3%,以此计算的碳酸锂成本为约6.32万。

但考虑到矿业前期投资巨大、开发周期长带来的成本消耗,10万/吨的销售定价售价大概是底价。若开采成本未来实现进一步降低,长期看碳酸锂价格应该在12万元以上,12-17万/吨,可以看成是长期锂矿价格中枢区间。

且还需要考虑无矿在手的企业,即单纯从澳大利亚进口锂矿。9月底,每吨的锂辉石的价格是在2000美金,折合成碳酸锂的生产成本大约已经达到了每吨16万到17万块钱。

锂云母方面,中国目前技术较为成熟,自有锂云母矿单吨成本约6万~8万元。根据永兴材料披露的数据,2022年永兴的提锂总成本约7万/吨。

但锂云母品位相对低,含锂量比锂辉石少,且云母本身是铷铯伴生矿,杂质含量也更高,更常用于生产工业级碳酸锂,且云母提锂产出的矿渣处理也需要成本,因此,实际生产成本实际要高不少。

宜春一位碳酸锂企业此前称,按照15万元/吨的价格,意味着自家没矿的碳酸锂提锂企业,几乎全部亏损。

国轩高科则在电话会议中指出,现在公司云母提锂成本15万,去年是20万,年底成本能做到10万。

但诸如宁德时代、国轩等电池企业入局云母锂矿开发,更多还在于获得更大的锂价谈判主动权,用来对抗高锂价。

相比之下,盐湖提锂的优势显著:我国盐湖的锂制备成本仅为3万元/吨左右,南美盐湖的制备成本因其盐湖品味更好,仅为2万元/吨左右。目前,多数地区的盐湖提锂成本一般都低于5万元/吨。但目前而言,盐湖提锂还不足以支撑新能源汽车锂电池的规模发展。

这样就不难解释,在这一轮碳酸锂价格下跌中,成本倒挂后,四川、江西锂盐厂减产和停产检修的情况开始上演。

如盛新锂能、江西飞宇新能源、志存锂业、九岭锂业均有不同程度的分段式停产检修安排。

过剩是伪命题

碳酸锂跌跌不休,究其原因,由于供应端的扩张,碳酸锂今年处于供过于求的供需格局中。不少从业人士担忧,长期碳酸锂产能供应或处于过剩状态。

从全球资源总量的角度来看,锂并不稀缺,但兼具大规模、高品位、易于开采的锂资源项目稀少,新项目投产干扰因素较多,实际产量和预期产能存在差距。

一方面,锂行业内大规模投资进入较晚,技术和高效率开采仍有较大的进步空间。

据起点锂电不完全统计,上半年超12个锂矿项目延期,个别项目甚至停止。以中国矿区为例,上半年如四川李家沟、西藏城投结则茶卡盐湖等较预期大幅延迟。

另一方面,从战略意义的角度,随着全球“碳中和”进程推进,锂矿作为“能源金属”的价值日益凸显,一些资源国锂矿开采资格的限制也越来越多。

不容忽视的是,中国是全球锂资源消耗量最大的国家,80%的锂资源依赖进口。对于保障国内锂资源需求而言,国际市场存在着诸多不稳定性。

全球优质锂资源集中分布于南美、澳洲。而这些矿产资源富饶的国家,正有意关闭自由市场的大门,目的就是通过垄断来抬高锂价,掌握锂资源的绝对控制权。

随着境外矿业投资风险提高,且国内市场中计划出让的锂矿矿业权较少,优质锂矿资源早已被头部企业抢占,导致国内本来就不遑多让的锂矿资源普遍竞争激烈,且锂市场的长期增长趋势仍然存在。

起点锂电此前报道,进入2023年以来,又有3起海外锂矿投资意向合作终止,涉及天齐锂业、协鑫能科、中矿资源三家企业。

此外,从需求来看,起点研究院(SPIR)统计,2022年全球锂电池出货量为954Gwh,同比增长59.3%,预计2023年将达1298GWh,同比增长36.1%。预计2030年全球将达到7290GWh,相比2022增长664.2%,2022-2030年均复合增速达28.9%,全球锂电池出货量将保持快速增长。

以1GWh电池需要550吨碳酸锂计算,2030年全球碳酸锂需求超400万吨。而2022 年全球碳酸锂产量为60.6万吨,因此锂行业仍具备广阔的市场空间。

天齐锂业称,各个国家都愈发重视锂资源,从速度、规模、强度三个维度来看,目前全球锂行业正在进入行业发展的上升期。从中长期来看,公司认为锂行业基本面在未来几年将持续向好。

锂价未来走势不明朗

那么未来两年,碳酸锂价格走势如何?起点锂电认为,作为一个周期性产品,碳酸锂价格未来走势主要仍取决于锂盐供需关系、政策环境、上下游行业发展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不确定性较大,但趋于稳定。

作为动力电池的重要原材料,从2021年开始,锂价格在新能源汽车销量的推动下,一度进入史诗级别的上涨,一年内上涨超过10倍。

连续的价格飙升,给产业链条前端的企业带来了丰厚的利润,相比之下,后端的行业企业,利润空间显得相对有限。

但是,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锂价出现松动,在2023年这一趋势更加明显,2023年碳酸锂价格已经累计下滑超过10%,距离2022年高点,下降幅度则超过20%。

可以看到,在此期间,锂价跟随产业链内供需动态平衡而有所波动,面临的不确定因素较多。

2023年下半年,下游补库和终端需求增长仍然需要高成本供给的补充,均衡价格需要高于边际成本价格才能刺激新产能持续投入。预计2023年锂供给可能出现小幅过剩,将在15-20万元/吨的位置得到有效支撑。

产业链从业人士应当意识到,锂价过高过低都不利于产业长期健康发展。比如正极材料企业,锂价大幅波动不利于大规模投资;对于电池企业而言,如果单纯依赖原材料价格带动动力电池成本下降并非首选,还需持续通过技术升级来降本。

国内锂资源巨头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曾表示,每吨50、60万元的锂价有点离谱,但锂价永远回不到以前的3万元/吨的水平。

起点锂电调研多家产业链人士,给出的预判是,维持在17万元左右比较合适,一家车企负责人给出的价格区间是不高于15万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天齐锂业

3.9k
  • 两大锂王净利双双下降,今日市值合计蒸发超百亿
  • 锂价跳水业绩大幅下滑,锂矿股震荡走弱,盛新锂能跌超8%,行情何时回暖?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碳酸锂15万元关口博弈

至年底碳酸锂价格又会是多少?15万元会是关键节点吗?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起点锂电

2023年至今,锂价波动反复无常。

碳酸锂价格自2022年11月触及60万元/吨的高点后整体呈现下跌态势。今年4月-5月,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快速上涨至30万元/吨以上,7月再次进入下行通道。

10月初,碳酸锂期货价格更是一度跌破15万元/吨大关,最低触及14.5万元/吨,现货最低价也来到16万元/吨;触底反弹后,一波三连涨又回升至17万元上下,但相较今年6月阶段性高点也下滑了46%。

碳酸锂“过山车式”价格波动,背后是成本、供需、市场等多重要素的相互作用,也包含产业链上下游的深层博弈。

“锂盐市场今年不好做,今年主要是出货的想挺价,收货的想降价,博弈得很厉害。”不少企业负责人如是说。

从价格走势来看,当前碳酸锂价格也符合上半年的一些人士的判断。今年6月份,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苗圩表示,“预计今年碳酸锂价格大概率会保持在15—20万元/吨左右。”

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则分析表示,考虑成本、回收等因素,碳酸锂价格10—20万元/吨相对合理。

那么,至年底碳酸锂价格又会是多少?15万元会是关键节点吗?目前碳酸锂的成本区间在哪里?未来碳酸锂的产能是否过剩?

碳酸锂成本区间在哪里?

当前,锂资源供给主要有两种来源,电池回收和锂资源提炼加工。其中,回收仍然处于起步阶段,未来几年回收渠道和回收量都难以稳定,对于整体供给影响较小。

而锂资源提炼加工端,碳酸锂不同原料生产成本差异化较大。市场上锂矿主要有三种原料来源:锂辉石、盐湖锂、云母锂。

从供应量看,澳大利亚、智利和中国的锂资源供应占全球总量的92%,其中澳大利亚作为锂资源大国,贡献了全球47%的锂资源供应量,中国贡献了15%,折合碳酸锂当量约10万吨。

锂辉石是最常见的锂源,2022年占比约47%。锂辉石的进口以及开采是影响终端售价的一个重要变量。

以天齐锂业为例,根据2022年天齐锂业公布的财报,锂化工产品销售价格约43万/吨,毛利率为85.3%,以此计算的碳酸锂成本为约6.32万。

但考虑到矿业前期投资巨大、开发周期长带来的成本消耗,10万/吨的销售定价售价大概是底价。若开采成本未来实现进一步降低,长期看碳酸锂价格应该在12万元以上,12-17万/吨,可以看成是长期锂矿价格中枢区间。

且还需要考虑无矿在手的企业,即单纯从澳大利亚进口锂矿。9月底,每吨的锂辉石的价格是在2000美金,折合成碳酸锂的生产成本大约已经达到了每吨16万到17万块钱。

锂云母方面,中国目前技术较为成熟,自有锂云母矿单吨成本约6万~8万元。根据永兴材料披露的数据,2022年永兴的提锂总成本约7万/吨。

但锂云母品位相对低,含锂量比锂辉石少,且云母本身是铷铯伴生矿,杂质含量也更高,更常用于生产工业级碳酸锂,且云母提锂产出的矿渣处理也需要成本,因此,实际生产成本实际要高不少。

宜春一位碳酸锂企业此前称,按照15万元/吨的价格,意味着自家没矿的碳酸锂提锂企业,几乎全部亏损。

国轩高科则在电话会议中指出,现在公司云母提锂成本15万,去年是20万,年底成本能做到10万。

但诸如宁德时代、国轩等电池企业入局云母锂矿开发,更多还在于获得更大的锂价谈判主动权,用来对抗高锂价。

相比之下,盐湖提锂的优势显著:我国盐湖的锂制备成本仅为3万元/吨左右,南美盐湖的制备成本因其盐湖品味更好,仅为2万元/吨左右。目前,多数地区的盐湖提锂成本一般都低于5万元/吨。但目前而言,盐湖提锂还不足以支撑新能源汽车锂电池的规模发展。

这样就不难解释,在这一轮碳酸锂价格下跌中,成本倒挂后,四川、江西锂盐厂减产和停产检修的情况开始上演。

如盛新锂能、江西飞宇新能源、志存锂业、九岭锂业均有不同程度的分段式停产检修安排。

过剩是伪命题

碳酸锂跌跌不休,究其原因,由于供应端的扩张,碳酸锂今年处于供过于求的供需格局中。不少从业人士担忧,长期碳酸锂产能供应或处于过剩状态。

从全球资源总量的角度来看,锂并不稀缺,但兼具大规模、高品位、易于开采的锂资源项目稀少,新项目投产干扰因素较多,实际产量和预期产能存在差距。

一方面,锂行业内大规模投资进入较晚,技术和高效率开采仍有较大的进步空间。

据起点锂电不完全统计,上半年超12个锂矿项目延期,个别项目甚至停止。以中国矿区为例,上半年如四川李家沟、西藏城投结则茶卡盐湖等较预期大幅延迟。

另一方面,从战略意义的角度,随着全球“碳中和”进程推进,锂矿作为“能源金属”的价值日益凸显,一些资源国锂矿开采资格的限制也越来越多。

不容忽视的是,中国是全球锂资源消耗量最大的国家,80%的锂资源依赖进口。对于保障国内锂资源需求而言,国际市场存在着诸多不稳定性。

全球优质锂资源集中分布于南美、澳洲。而这些矿产资源富饶的国家,正有意关闭自由市场的大门,目的就是通过垄断来抬高锂价,掌握锂资源的绝对控制权。

随着境外矿业投资风险提高,且国内市场中计划出让的锂矿矿业权较少,优质锂矿资源早已被头部企业抢占,导致国内本来就不遑多让的锂矿资源普遍竞争激烈,且锂市场的长期增长趋势仍然存在。

起点锂电此前报道,进入2023年以来,又有3起海外锂矿投资意向合作终止,涉及天齐锂业、协鑫能科、中矿资源三家企业。

此外,从需求来看,起点研究院(SPIR)统计,2022年全球锂电池出货量为954Gwh,同比增长59.3%,预计2023年将达1298GWh,同比增长36.1%。预计2030年全球将达到7290GWh,相比2022增长664.2%,2022-2030年均复合增速达28.9%,全球锂电池出货量将保持快速增长。

以1GWh电池需要550吨碳酸锂计算,2030年全球碳酸锂需求超400万吨。而2022 年全球碳酸锂产量为60.6万吨,因此锂行业仍具备广阔的市场空间。

天齐锂业称,各个国家都愈发重视锂资源,从速度、规模、强度三个维度来看,目前全球锂行业正在进入行业发展的上升期。从中长期来看,公司认为锂行业基本面在未来几年将持续向好。

锂价未来走势不明朗

那么未来两年,碳酸锂价格走势如何?起点锂电认为,作为一个周期性产品,碳酸锂价格未来走势主要仍取决于锂盐供需关系、政策环境、上下游行业发展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不确定性较大,但趋于稳定。

作为动力电池的重要原材料,从2021年开始,锂价格在新能源汽车销量的推动下,一度进入史诗级别的上涨,一年内上涨超过10倍。

连续的价格飙升,给产业链条前端的企业带来了丰厚的利润,相比之下,后端的行业企业,利润空间显得相对有限。

但是,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锂价出现松动,在2023年这一趋势更加明显,2023年碳酸锂价格已经累计下滑超过10%,距离2022年高点,下降幅度则超过20%。

可以看到,在此期间,锂价跟随产业链内供需动态平衡而有所波动,面临的不确定因素较多。

2023年下半年,下游补库和终端需求增长仍然需要高成本供给的补充,均衡价格需要高于边际成本价格才能刺激新产能持续投入。预计2023年锂供给可能出现小幅过剩,将在15-20万元/吨的位置得到有效支撑。

产业链从业人士应当意识到,锂价过高过低都不利于产业长期健康发展。比如正极材料企业,锂价大幅波动不利于大规模投资;对于电池企业而言,如果单纯依赖原材料价格带动动力电池成本下降并非首选,还需持续通过技术升级来降本。

国内锂资源巨头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曾表示,每吨50、60万元的锂价有点离谱,但锂价永远回不到以前的3万元/吨的水平。

起点锂电调研多家产业链人士,给出的预判是,维持在17万元左右比较合适,一家车企负责人给出的价格区间是不高于15万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