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流血不止,蔚来收缩战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流血不止,蔚来收缩战线

2024年将有更艰难的仗要打。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文|斑马消费 范建

李斌真的急了。

面对蔚来难以突破的销量、亏损加剧的财务报表和如退潮一般的现金储备,他只能对内痛下“杀手”。

将有限的资源,用于技术、产品、市场等,有利于财务表现的领域,不当花的钱坚决不花和少花。更残酷的是,本月内,将有数千蔚来员工面临重新择业。

很快就要到来的2024年,蔚来和李斌,将有更艰难的仗要打。

对内下手

当中国新能源汽车的竞逐,提前进入决赛阶段,赛场上的氛围将更加严酷。

作为蔚来汽车的掌门人,李斌已感受到了铺面而来的阵阵寒气。

他预测,未来两年,会是汽车行业变革期竞争最为激烈的阶段,外部环境更加充满了不确定性。

在不确定性的环境中,只有让自身变得强大,才能确保最终胜出的概率。

为此,在过去的两个月里,蔚来-SW(09866.HK)进行了30多场两年经营计划分析讨论会,确定了业务目标、关键成功要素与优先事项、行动计划以及资源匹配等。

上周,李斌以内部信的形式,将公司最新的重大决定,向全员进行了通报。

信中,李斌肯定了公司已取得的成绩,同时,也明确指出,综合表现与预期目标仍有差距。“要想赢得参与决赛的资格,必须进一步提高执行效率,并确保关键业务有足够的资源投入。”

接下来的蔚来,将有所为有所不为,更加关注效率和财务表现。

对核心关键技术,继续长期投入,保持技术和产品的领先优势;确保销售和服务能力能够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3个品牌9款产品仍要如期上市。

与此同时,公司对内收紧,合并重复建设的部门和岗位,变革低效内部工作流程和分工,取消低效岗位;对于3年内不能提升公司财务表现的项目投入,要推迟和削减。

为了上述计划顺利推进和实施,本月内,蔚来将减少10%左右的岗位。

这就意味着,很快,将有数千蔚来员工进入人才市场,面临重新找工作。

销量瓶颈

在内部信中,李斌说,今年蔚来汽车交付了5款全新产品,在成交价30万元以上纯电市场,获得了超过40%的市场份额。

单就这一特定细分市场的占有率来说,蔚来的确有不俗的表现。但是,放眼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蔚来已在造车新势力中,严重掉队。

刚刚过去的10月份,蔚来交付新车1.61万辆,同比增长59.8%,环比微增2.77%。同期,理想实现了历史性的月销破4万,达到4.04万辆,同比增长302.1%,在新势力中,继续雄踞销冠。

就连萎靡许久的小鹏,也通过新产品G6,重新找到了自己的节奏。10月销量同比增长292.12%至2万辆,创下了品牌单月销量新高。

零跑汽车也表现优异,当月交付1.82万辆,同比增长159%。

在同行们的高增长面前,以高端形象示人的蔚来汽车颓势惊人,被挤出了新势力前三强。

如果跳出新势力的小圈子,排在蔚来前面的,还有比亚迪、特斯拉、埃安等。在它的身后,深蓝、极氪、问界等品牌,近期势头较猛,值得蔚来警惕。

今年的开局,蔚来的市场表现较为惨淡,上半年共计交付5.45万辆,月均不足1万辆。

不得已之下,蔚来也不得不加入降价大军,宣布从6月12日起,全系产品起售价下调3万元。

在降价的刺激下,蔚来终于在7月实现了月销破两万的历史性突破。不过,降价的效应未能一直持续下去。

在今年的中期业绩会上,李斌曾向外界透露,蔚来正在按月销3万,来配备销售人员、拓展销售网络。但按品牌目前的销量趋势来看,短期内,这一数字或许只是一个空头支票。

今年前10个月,蔚来汽车累计交付12.61万辆,同比增长36.3%,与25万辆的年度交付目标,相去甚远。

财务吃紧

产品销量的表现,关乎公司整体业绩和财务,这正是李斌下决心对内进行大整顿的直接原因。

在造车新势力中,蔚来一直是亏损最严重的一家。在今年一季度的财报电话会上,李斌表示,公司原定于今年四季度实现盈亏平衡的时间点,推后到了一年以内。

如果继续按照目前的节奏发展下去,恐怕推迟后的盈亏平衡目标,也难以按期实现。

今年以来,蔚来的毛利率总体大幅走低,Q1和Q2的汽车销售毛利率分别为5.1%和6.2%,而上年同期,分别为18.1%和16.7%。在公司全系产品降价之后,今年公司汽车销售的整体毛利率或许还将大幅降低。

今年上半年,公司累计亏损达109.26亿元,同比扩大139.07%,全年的亏损,将会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始终入不敷出,导致公司的资金储备急剧减少。截至今年6月末,公司现金及等价物为315亿元,其中现金约为137.24亿元。按照蔚来的吞金速度,这些钱维持不了多久。

作为掌门人,李斌最清楚,钱对当下的蔚来是多么重要。

为了让蔚来这辆车,能持续的开下去,今年,公司密集对外寻求资金支持。

6月,阿布扎比投资机构与蔚来汽车签署股份认购协议,通过定向增发新股和老股转让的方式,对蔚来进行11亿美元战略投资。不过,这些钱并不是全部进入蔚来的账户,其中,3.5亿美元将用于腾讯转让老股套现。

3个月后,蔚来又成功发行了10亿美元的可转债,其中5亿美元用于偿还过去的可转债,另外5亿美元,补充日常运营资金。公司的融资成本,也在肉眼可见的大幅增长。公司过去两笔可转债的利率分别为0%、0.5%,这次猛增至3.875%、4.625%。

进入2024年后,蔚来还有更多硬仗要打。旗下定位于中高端的阿尔卑斯、中低端的萤火虫子品牌,已有了推向市场的计划。

届时,李斌和蔚来,将面临更加复杂的多线作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蔚来汽车

5.1k
  • 蔚来与Forseven订立技术许可协议
  • 蔚来:与Forseven订立技术许可协议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流血不止,蔚来收缩战线

2024年将有更艰难的仗要打。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文|斑马消费 范建

李斌真的急了。

面对蔚来难以突破的销量、亏损加剧的财务报表和如退潮一般的现金储备,他只能对内痛下“杀手”。

将有限的资源,用于技术、产品、市场等,有利于财务表现的领域,不当花的钱坚决不花和少花。更残酷的是,本月内,将有数千蔚来员工面临重新择业。

很快就要到来的2024年,蔚来和李斌,将有更艰难的仗要打。

对内下手

当中国新能源汽车的竞逐,提前进入决赛阶段,赛场上的氛围将更加严酷。

作为蔚来汽车的掌门人,李斌已感受到了铺面而来的阵阵寒气。

他预测,未来两年,会是汽车行业变革期竞争最为激烈的阶段,外部环境更加充满了不确定性。

在不确定性的环境中,只有让自身变得强大,才能确保最终胜出的概率。

为此,在过去的两个月里,蔚来-SW(09866.HK)进行了30多场两年经营计划分析讨论会,确定了业务目标、关键成功要素与优先事项、行动计划以及资源匹配等。

上周,李斌以内部信的形式,将公司最新的重大决定,向全员进行了通报。

信中,李斌肯定了公司已取得的成绩,同时,也明确指出,综合表现与预期目标仍有差距。“要想赢得参与决赛的资格,必须进一步提高执行效率,并确保关键业务有足够的资源投入。”

接下来的蔚来,将有所为有所不为,更加关注效率和财务表现。

对核心关键技术,继续长期投入,保持技术和产品的领先优势;确保销售和服务能力能够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3个品牌9款产品仍要如期上市。

与此同时,公司对内收紧,合并重复建设的部门和岗位,变革低效内部工作流程和分工,取消低效岗位;对于3年内不能提升公司财务表现的项目投入,要推迟和削减。

为了上述计划顺利推进和实施,本月内,蔚来将减少10%左右的岗位。

这就意味着,很快,将有数千蔚来员工进入人才市场,面临重新找工作。

销量瓶颈

在内部信中,李斌说,今年蔚来汽车交付了5款全新产品,在成交价30万元以上纯电市场,获得了超过40%的市场份额。

单就这一特定细分市场的占有率来说,蔚来的确有不俗的表现。但是,放眼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蔚来已在造车新势力中,严重掉队。

刚刚过去的10月份,蔚来交付新车1.61万辆,同比增长59.8%,环比微增2.77%。同期,理想实现了历史性的月销破4万,达到4.04万辆,同比增长302.1%,在新势力中,继续雄踞销冠。

就连萎靡许久的小鹏,也通过新产品G6,重新找到了自己的节奏。10月销量同比增长292.12%至2万辆,创下了品牌单月销量新高。

零跑汽车也表现优异,当月交付1.82万辆,同比增长159%。

在同行们的高增长面前,以高端形象示人的蔚来汽车颓势惊人,被挤出了新势力前三强。

如果跳出新势力的小圈子,排在蔚来前面的,还有比亚迪、特斯拉、埃安等。在它的身后,深蓝、极氪、问界等品牌,近期势头较猛,值得蔚来警惕。

今年的开局,蔚来的市场表现较为惨淡,上半年共计交付5.45万辆,月均不足1万辆。

不得已之下,蔚来也不得不加入降价大军,宣布从6月12日起,全系产品起售价下调3万元。

在降价的刺激下,蔚来终于在7月实现了月销破两万的历史性突破。不过,降价的效应未能一直持续下去。

在今年的中期业绩会上,李斌曾向外界透露,蔚来正在按月销3万,来配备销售人员、拓展销售网络。但按品牌目前的销量趋势来看,短期内,这一数字或许只是一个空头支票。

今年前10个月,蔚来汽车累计交付12.61万辆,同比增长36.3%,与25万辆的年度交付目标,相去甚远。

财务吃紧

产品销量的表现,关乎公司整体业绩和财务,这正是李斌下决心对内进行大整顿的直接原因。

在造车新势力中,蔚来一直是亏损最严重的一家。在今年一季度的财报电话会上,李斌表示,公司原定于今年四季度实现盈亏平衡的时间点,推后到了一年以内。

如果继续按照目前的节奏发展下去,恐怕推迟后的盈亏平衡目标,也难以按期实现。

今年以来,蔚来的毛利率总体大幅走低,Q1和Q2的汽车销售毛利率分别为5.1%和6.2%,而上年同期,分别为18.1%和16.7%。在公司全系产品降价之后,今年公司汽车销售的整体毛利率或许还将大幅降低。

今年上半年,公司累计亏损达109.26亿元,同比扩大139.07%,全年的亏损,将会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始终入不敷出,导致公司的资金储备急剧减少。截至今年6月末,公司现金及等价物为315亿元,其中现金约为137.24亿元。按照蔚来的吞金速度,这些钱维持不了多久。

作为掌门人,李斌最清楚,钱对当下的蔚来是多么重要。

为了让蔚来这辆车,能持续的开下去,今年,公司密集对外寻求资金支持。

6月,阿布扎比投资机构与蔚来汽车签署股份认购协议,通过定向增发新股和老股转让的方式,对蔚来进行11亿美元战略投资。不过,这些钱并不是全部进入蔚来的账户,其中,3.5亿美元将用于腾讯转让老股套现。

3个月后,蔚来又成功发行了10亿美元的可转债,其中5亿美元用于偿还过去的可转债,另外5亿美元,补充日常运营资金。公司的融资成本,也在肉眼可见的大幅增长。公司过去两笔可转债的利率分别为0%、0.5%,这次猛增至3.875%、4.625%。

进入2024年后,蔚来还有更多硬仗要打。旗下定位于中高端的阿尔卑斯、中低端的萤火虫子品牌,已有了推向市场的计划。

届时,李斌和蔚来,将面临更加复杂的多线作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