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蔚来,准备过冬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蔚来,准备过冬

从大手大脚,到学会省钱。

文 | 一刻商业 古月

编辑 | 林凜

近日,蔚来CEO李斌发布《组织优化与两年优先事项》内部全员信,提及蔚来将要开展涉及组织和资源投入方向的调整,意味着此前大手大脚的蔚来,要开始“缩衣节食”了。

在全员信中,李斌表示根据公司制定的组织与业务优化计划,公司将减少10%左右的岗位,具体调整会在11月完成,并将开展“三个确保”和“两个提效”,要确保核心关键技术的长期投入、销售与服务能力能够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3个品牌9款核心产品的如期上市、合并重复建设的部门与岗位、变革低效的内部工作流程与分工、推迟和削减3年内不能提升公司财务表现的项目投入等。

“很抱歉这次调整会影响到一些同事,也请理解这是公司面对激烈市场竞争不得不做的艰难决定。”李斌表示。

回顾过去,蔚来一直以提供极致的产品服务作为主打卖点,甚至有些不惜代价:在早期,蔚来举办NIO Day时,还曾为用户包机、包高铁、花重金请乐队。为了让用户体验更好,蔚来不惜花重金投入,建设换电站,如今甚至亲自下场做起了手机。

NIO Day,图/蔚来官方公众号

在开拓市场时,这套打法的确奏效,蔚来也成功晋级为新势力头部企业。但如今,据乘联会数据,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已经超过30%,消费者对于新能源汽车也形成了一定的认知,此时再花大手笔投入,带来的边际效益递减。

更何况由于持续亏损,近年来蔚来的财务一直处于相对紧张的状态,需要不断依靠外部融资。

在资本市场正在经历寒冬的情况下,估值因素逐步向企业能否实现盈利靠拢。这也就意味着蔚来如果想继续得到资本市场的融资,那么必须尽早实现盈亏平衡。

此时,裁员似乎成了必须要做的选择。

蔚来感知危险信号

在早期开拓市场阶段,为了让消费者迅速了解产品,打造核心卖点,吸引资本市场的青睐,花大价钱有其必要性。

李斌的确做得十分成功,也让蔚来拥有了一批忠实用户,甚至一些显得有些“过分好”的蔚来服务也因此出圈。在社交媒体上,有不少车主称赞蔚来官方提供的服务,还有车主感叹“驾享服务不仅能够代驾、代换电,而且还能代接送孩子、代买年货、代照顾‘毛小孩’,甚至还能上门理发!”

作为新势力头部企业,蔚来依靠服务开辟出了一套独特的打法,而高端用户群体,对服务本身有着更高的追求。

在巅峰的时候,蔚来月销量经常占据新势力榜首,其市值一度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

图/蔚来官方微博

不过,市场的风向已经开始改变。

据乘联会数据,今年9月,我国新能源乘用车渗透率达到31.8%,10月,该数字为30.1%。连续两月突破30%,渗透率从突破20%到突破30%,只用了一年时间,这是新能源汽车的历史性时刻。

这意味着市场度过了早期车企需要大笔投入做消费者教育的阶段,根据“S型曲线”理论,新兴产业通常分为导入期、高速成长期、成熟发展期等几个发展阶段,而当前,正在进入“S型曲线”的加速阶段,在该阶段,市场竞争更充分,行业格局也会发生变化。

在此背景下,没有了增量市场,各大新势力车企也陷入了销量增长瓶颈,只能刀刃向内,开始降价,试图争夺其他车企的蛋糕。

率先开启价格战的是特斯拉,年初国内产线汽车大幅降价,整个Model系列降价幅度最大达到了4.9万元,与此同时,湖北发布购车补贴,东风集团等车企开启降价潮,更是让整个车市弥漫着紧张的氛围。此后,小鹏、理想、问界、智己等车企也加入了降价潮流。

图/特斯拉官方微博

一直坚持不降价的李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蔚来的市场份额不断受到侵蚀,月销量从此前的1万辆左右下降到今年4、5月份的6000台左右。李斌也曾坦言价格战把大家搞得很难受,还称“月销卖不到一万辆,那我和力洪(蔚来汽车总裁)就要去找工作了。”

6月12日,蔚来最终决定全系新车降价3万元,起售价最低降至22.8万元。要知道,在此之前,高昂的开支已将蔚来的毛利率拉到了极低的水平,在今年第二季度蔚来的毛利率甚至仅有1%。毫无疑问,蔚来降价,会让毛利率再度承压。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上半年末,蔚来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短期投资及长期定期存款为人民币315亿元,而2022年末的数据为423.263亿元,即现金流在半年内减少约108亿元。在经营方面,蔚来第一季度、第二季度分别净亏损48.04亿元、61.22亿元,上半年一共亏了109.26亿元。如果不开启变革,那么蔚来手上的钱,花不了多长时间了。

正因如此,蔚来需要不断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来“续命”。今年9月份,蔚来披露已经完成发行10亿美元可转债融资;在此之前的7月份,蔚来获得阿布扎比投资机构CYVN Investments RSC Ltd的7.385亿美元战略股权投资;同时蔚来的资产支持证券在上交所成功发行,发行规模8.59亿元。

也就是说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蔚来融资了三次,金额超过130亿元人民币。不仅如此,有相关人士向一刻商业透露,蔚来正在筹备在A股上市计划,或将成为上市地点最多的车企。

但是,如今资本市场正在经历寒冬,叠加理想汽车开始盈利、埃安在今年6月份也宣布开始盈利的情况下,资本市场对于车企已从商业模式的考量过渡到如今对盈利的考量。

在今年年初的全员信中,李斌早已指出列举了8项团队做得不足的地方:交付量增速落后于中国智能电动汽车市场的整体增速;应对供应波动,很多厂商的反应更迅速,更高效;针对需求波动,惯性太强,调整不及时,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新车上市前后的软硬件质量问题已经影响了产品口碑和声誉等方面。

李斌还表示,2023年的工作任务会增加很多,但公司的资源投入只会有小幅增加,须从内部挖掘潜力,尤其是对于低效的组织、低效的团队、低效的流程、低效的项目,需要进行全面的梳理和优化。

他曾公开表达,要在今年四季度实现盈亏平衡,但是已目前的情况来看,距离盈利尚远,降本增效成果不佳。于是,感知到危险信号的蔚来,裁员几乎成为自救的唯一方法。

手机新项目悬了?

在资本市场低迷的情况下,车企也普遍嗅到了危机,小鹏汽车也曾在年初陷入低迷状态,但其选择了尽早降本增效,原长城汽车总经理王凤英加入小鹏汽车出任总裁后,开启一系列改革措施。

相比之下,在年初就提及“增效增速”的蔚来,真正的变革却显得有些迟到:今年10月,小鹏销量突破2万辆,而蔚来是1.6万辆。

而此时,蔚来还亲自下场造起了手机。

外界对此普遍表示不解,但李斌并不认为造手机是乱花钱,在他看来,蔚来造手机,并不是要去跟小米、华为去正面竞争,而是为了给蔚来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对于手机的出货量,李斌给公司定下了一个目标,那就是“能卖个几十万台,用户有一半买就很开心了”。

但梳理来看,蔚来造手机的逻辑也不难理解。回顾2022年1月和2月,前后脚的功夫,吉利宣布收购魅族,蔚来宣布将做手机业务。

李书福曾表达了他对做手机的想法,他认为,作为快速迭代的随身移动终端,手机是电子产品市场验证及软件创新的应用载体,既能让用户尽快分享创新成果,又能把安全、可靠的一部分成果转移到汽车中应用,实现车机紧密互动,手机的强链接功能,可以链接车联网、卫星互联网,打造丰富的消费场景,做强生态圈。

简单来说就是“车机互联”“车机协同”。当小米、华为决定造车,苹果也发出造车的信号时,新能源车企也感受到了压力,手机终端+智能汽车终端,由于可以建立数据互通的优势,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生态”。

蔚来做手机亦是为了完成蔚来车机闭环,让用户获得更好的产品体验,构建“生态”。但问题在于,蔚来决定造手机的时候,手机圈的竞争已经白热化,而蔚来手机项目出货量的上限,决定了短期内这块业务很难盈利。

这款手机的具体功能及卖点,包括完全没有广告、车钥匙平替、集成车控、全景互联等功能。

配置上来看, NIO Phone搭载了高通骁龙8 Gen2领先版,最高16GB+1T内存组合可选,配备6.81英寸屏幕,支持1-120Hz可变刷新率,搭载5000万广角+超广角+潜望长焦后置三摄。蔚来手机NIO Phone分为性能版(12GB+512GB)、旗舰版(12GB+1TB)、EPedition(16GB+1TB)三个版本,起售价分别为6499元、6899元和7499元。

NIO Phone,图/蔚来官方公众号

可以看出,虽然NIO Phone的配置处于安卓第一梯队阵营,但是从价格来看,对比主流手机并没有太多性价比,就像李斌所说的“不是遥遥领先。但很好用”。

不过李斌应该思考的是,当前NIO Phone的功能大部分都可以用APP来实现,在无法规模化生产的前提下,即便是把手机售价拉到6000元以上依然很难盈利。那么,在内部如今强调降本增效的当下,手机业务可能成为负担,是否还能继续?

除了不赚钱的手机项目,还有换电业务。“产品+服务”模式虽然能让蔚来在定价层面带来优势,但是背后却需要付出难以计量的成本。

3~5分钟完成换电,让其使用体验十分接近于燃油车。但庞大的换电体系,意味着高昂的成本支出。据估算,蔚来汽车建造一座二代换电站的成本约为150~200万元人民币,根据蔚来的规划今年要建造1000座换电站,也就意味着15~20亿元的开支。

发展之初换电站确实解决了部分车主的续航焦虑,不过在如今800V快充车型愈发增多,甚至还有固态电池的威胁下,换电站究竟是不是一条值得继续布局的路径还需要审视。

在全员信中,李斌提到,“要想赢得参与决赛的资格,必须进一步提高执行效率,并确保关键业务有足够的资源投入。”

对于换电站和手机这两块不盈利且烧钱的业务,接下来进展或许会很慢。

缺爆款的蔚来,急需新车救场

李斌在《全员信》中强调:“未来两年会是汽车行业变革期竞争最激烈的阶段,外部环境充满了巨大的不确定性。今年蔚来交付了5款全新产品,在成交价30万元以上的纯电车市场获得了40%以上的市场份额,但综合表现离预期目标仍有差距。”

从2019年只有一款车型,到如今已有8款车型,虽然蔚来的产品线在逐渐增多,但似乎并没有带来太多增量。

在官宣降价后,蔚来的销量迎来了一小波反弹,在7月份销量突破了2万辆。只可惜这一趋势未能延续下去,在随后的8月、9月、10月,蔚来汽车交付量分别为19329辆、15641辆、16074辆,再没有突破月销2万辆的成绩。

销量数据,图/蔚来官方公众号

反观其竞争对手,在完成车辆的更新换代、推出新品之后,都获得了不错的销量。

比如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小鹏的市场表现都不尽如人意,尤其G9失利之后,外界更是对小鹏的产品力、组织能力产生了严重的质疑。但是随着G6的问世,小鹏仿佛起死回生,月均交付量重新回到了万台以上的水平。

在刚刚过去的10月份,小鹏汽车交付量达到20002台,突破2万大关,环比增长31%,同比增长292%,创单月交付新高。细分车型方面,小鹏G6在10月份交付8741台,可以看出G6对于小鹏销量的贡献功不可没。

理想也是如此,在李想自称“被问界打残”后,理想加快了产品的迭代速度,提前结束了理想ONE的生命周期,转而发力L7、L8、L9。凭借着后排大彩电+增程式的卡位,理想在今年6月份销量突破3万辆、在10月份销量突破4万辆,不断突破新高。

由此可以看出一个爆款产品对于车企的重要性,不仅仅体现在其本身对于销量的带动,更是在消费者心中树立了一个品牌标杆。可以说,一个爆款产品能把车企的产品力发挥到最大程度。

能有月销过万的单一爆款车型,被视为是新能源品牌能否在下半场竞争中立足的一个标准。

但反观蔚来,虽然目前属于产品最多的新势力车企,但是最近推出和更新换代的产品并未能形成爆款。以新一代EC6为例,由于硬件参数提升较小,许多消费者对于EC6改款的认知停留在车灯、车身曲线等外观造型方面。

EC6,图/蔚来官方公众号

不仅如此,第一款搭载NT2.0平台的首款新车ET7、中大型纯电动SUV ES7、中大型纯电轿跑SUV EC7的销量并不理想,最低时月销仅有几百台。

不过,这也与蔚来产品的定位有关,高端市场与大众化车型有一定的距离,缺少价格更低的大众化车型。这一空白,可能寄希望于蔚来要推出全新子品牌阿尔卑斯来补充,主打中端市场。

李斌表示,他希望阿尔卑斯能以卓越的品质和更低的价格,为用户带来更为出色的驾驶体验。

在2023蔚来创新科技日上,据李斌透露,阿尔卑斯的第一款车型的开发很顺利,第二款产品也正在研发当中,具体品牌车型数量会是蔚来的一半,随之到来的还有NT3.0平台,发布时间是在2024年下半年。

阿尔卑斯能否承担起爆款重任还不得而知,但是蔚来,太需要一个爆款来证明自己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蔚来汽车

6.6k
  • 热门中概股美股盘前普跌,理想汽车跌逾3%
  • 恒生科技指数跌幅午后扩大至2%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蔚来,准备过冬

从大手大脚,到学会省钱。

文 | 一刻商业 古月

编辑 | 林凜

近日,蔚来CEO李斌发布《组织优化与两年优先事项》内部全员信,提及蔚来将要开展涉及组织和资源投入方向的调整,意味着此前大手大脚的蔚来,要开始“缩衣节食”了。

在全员信中,李斌表示根据公司制定的组织与业务优化计划,公司将减少10%左右的岗位,具体调整会在11月完成,并将开展“三个确保”和“两个提效”,要确保核心关键技术的长期投入、销售与服务能力能够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3个品牌9款核心产品的如期上市、合并重复建设的部门与岗位、变革低效的内部工作流程与分工、推迟和削减3年内不能提升公司财务表现的项目投入等。

“很抱歉这次调整会影响到一些同事,也请理解这是公司面对激烈市场竞争不得不做的艰难决定。”李斌表示。

回顾过去,蔚来一直以提供极致的产品服务作为主打卖点,甚至有些不惜代价:在早期,蔚来举办NIO Day时,还曾为用户包机、包高铁、花重金请乐队。为了让用户体验更好,蔚来不惜花重金投入,建设换电站,如今甚至亲自下场做起了手机。

NIO Day,图/蔚来官方公众号

在开拓市场时,这套打法的确奏效,蔚来也成功晋级为新势力头部企业。但如今,据乘联会数据,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已经超过30%,消费者对于新能源汽车也形成了一定的认知,此时再花大手笔投入,带来的边际效益递减。

更何况由于持续亏损,近年来蔚来的财务一直处于相对紧张的状态,需要不断依靠外部融资。

在资本市场正在经历寒冬的情况下,估值因素逐步向企业能否实现盈利靠拢。这也就意味着蔚来如果想继续得到资本市场的融资,那么必须尽早实现盈亏平衡。

此时,裁员似乎成了必须要做的选择。

蔚来感知危险信号

在早期开拓市场阶段,为了让消费者迅速了解产品,打造核心卖点,吸引资本市场的青睐,花大价钱有其必要性。

李斌的确做得十分成功,也让蔚来拥有了一批忠实用户,甚至一些显得有些“过分好”的蔚来服务也因此出圈。在社交媒体上,有不少车主称赞蔚来官方提供的服务,还有车主感叹“驾享服务不仅能够代驾、代换电,而且还能代接送孩子、代买年货、代照顾‘毛小孩’,甚至还能上门理发!”

作为新势力头部企业,蔚来依靠服务开辟出了一套独特的打法,而高端用户群体,对服务本身有着更高的追求。

在巅峰的时候,蔚来月销量经常占据新势力榜首,其市值一度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

图/蔚来官方微博

不过,市场的风向已经开始改变。

据乘联会数据,今年9月,我国新能源乘用车渗透率达到31.8%,10月,该数字为30.1%。连续两月突破30%,渗透率从突破20%到突破30%,只用了一年时间,这是新能源汽车的历史性时刻。

这意味着市场度过了早期车企需要大笔投入做消费者教育的阶段,根据“S型曲线”理论,新兴产业通常分为导入期、高速成长期、成熟发展期等几个发展阶段,而当前,正在进入“S型曲线”的加速阶段,在该阶段,市场竞争更充分,行业格局也会发生变化。

在此背景下,没有了增量市场,各大新势力车企也陷入了销量增长瓶颈,只能刀刃向内,开始降价,试图争夺其他车企的蛋糕。

率先开启价格战的是特斯拉,年初国内产线汽车大幅降价,整个Model系列降价幅度最大达到了4.9万元,与此同时,湖北发布购车补贴,东风集团等车企开启降价潮,更是让整个车市弥漫着紧张的氛围。此后,小鹏、理想、问界、智己等车企也加入了降价潮流。

图/特斯拉官方微博

一直坚持不降价的李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蔚来的市场份额不断受到侵蚀,月销量从此前的1万辆左右下降到今年4、5月份的6000台左右。李斌也曾坦言价格战把大家搞得很难受,还称“月销卖不到一万辆,那我和力洪(蔚来汽车总裁)就要去找工作了。”

6月12日,蔚来最终决定全系新车降价3万元,起售价最低降至22.8万元。要知道,在此之前,高昂的开支已将蔚来的毛利率拉到了极低的水平,在今年第二季度蔚来的毛利率甚至仅有1%。毫无疑问,蔚来降价,会让毛利率再度承压。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上半年末,蔚来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短期投资及长期定期存款为人民币315亿元,而2022年末的数据为423.263亿元,即现金流在半年内减少约108亿元。在经营方面,蔚来第一季度、第二季度分别净亏损48.04亿元、61.22亿元,上半年一共亏了109.26亿元。如果不开启变革,那么蔚来手上的钱,花不了多长时间了。

正因如此,蔚来需要不断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来“续命”。今年9月份,蔚来披露已经完成发行10亿美元可转债融资;在此之前的7月份,蔚来获得阿布扎比投资机构CYVN Investments RSC Ltd的7.385亿美元战略股权投资;同时蔚来的资产支持证券在上交所成功发行,发行规模8.59亿元。

也就是说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蔚来融资了三次,金额超过130亿元人民币。不仅如此,有相关人士向一刻商业透露,蔚来正在筹备在A股上市计划,或将成为上市地点最多的车企。

但是,如今资本市场正在经历寒冬,叠加理想汽车开始盈利、埃安在今年6月份也宣布开始盈利的情况下,资本市场对于车企已从商业模式的考量过渡到如今对盈利的考量。

在今年年初的全员信中,李斌早已指出列举了8项团队做得不足的地方:交付量增速落后于中国智能电动汽车市场的整体增速;应对供应波动,很多厂商的反应更迅速,更高效;针对需求波动,惯性太强,调整不及时,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新车上市前后的软硬件质量问题已经影响了产品口碑和声誉等方面。

李斌还表示,2023年的工作任务会增加很多,但公司的资源投入只会有小幅增加,须从内部挖掘潜力,尤其是对于低效的组织、低效的团队、低效的流程、低效的项目,需要进行全面的梳理和优化。

他曾公开表达,要在今年四季度实现盈亏平衡,但是已目前的情况来看,距离盈利尚远,降本增效成果不佳。于是,感知到危险信号的蔚来,裁员几乎成为自救的唯一方法。

手机新项目悬了?

在资本市场低迷的情况下,车企也普遍嗅到了危机,小鹏汽车也曾在年初陷入低迷状态,但其选择了尽早降本增效,原长城汽车总经理王凤英加入小鹏汽车出任总裁后,开启一系列改革措施。

相比之下,在年初就提及“增效增速”的蔚来,真正的变革却显得有些迟到:今年10月,小鹏销量突破2万辆,而蔚来是1.6万辆。

而此时,蔚来还亲自下场造起了手机。

外界对此普遍表示不解,但李斌并不认为造手机是乱花钱,在他看来,蔚来造手机,并不是要去跟小米、华为去正面竞争,而是为了给蔚来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对于手机的出货量,李斌给公司定下了一个目标,那就是“能卖个几十万台,用户有一半买就很开心了”。

但梳理来看,蔚来造手机的逻辑也不难理解。回顾2022年1月和2月,前后脚的功夫,吉利宣布收购魅族,蔚来宣布将做手机业务。

李书福曾表达了他对做手机的想法,他认为,作为快速迭代的随身移动终端,手机是电子产品市场验证及软件创新的应用载体,既能让用户尽快分享创新成果,又能把安全、可靠的一部分成果转移到汽车中应用,实现车机紧密互动,手机的强链接功能,可以链接车联网、卫星互联网,打造丰富的消费场景,做强生态圈。

简单来说就是“车机互联”“车机协同”。当小米、华为决定造车,苹果也发出造车的信号时,新能源车企也感受到了压力,手机终端+智能汽车终端,由于可以建立数据互通的优势,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生态”。

蔚来做手机亦是为了完成蔚来车机闭环,让用户获得更好的产品体验,构建“生态”。但问题在于,蔚来决定造手机的时候,手机圈的竞争已经白热化,而蔚来手机项目出货量的上限,决定了短期内这块业务很难盈利。

这款手机的具体功能及卖点,包括完全没有广告、车钥匙平替、集成车控、全景互联等功能。

配置上来看, NIO Phone搭载了高通骁龙8 Gen2领先版,最高16GB+1T内存组合可选,配备6.81英寸屏幕,支持1-120Hz可变刷新率,搭载5000万广角+超广角+潜望长焦后置三摄。蔚来手机NIO Phone分为性能版(12GB+512GB)、旗舰版(12GB+1TB)、EPedition(16GB+1TB)三个版本,起售价分别为6499元、6899元和7499元。

NIO Phone,图/蔚来官方公众号

可以看出,虽然NIO Phone的配置处于安卓第一梯队阵营,但是从价格来看,对比主流手机并没有太多性价比,就像李斌所说的“不是遥遥领先。但很好用”。

不过李斌应该思考的是,当前NIO Phone的功能大部分都可以用APP来实现,在无法规模化生产的前提下,即便是把手机售价拉到6000元以上依然很难盈利。那么,在内部如今强调降本增效的当下,手机业务可能成为负担,是否还能继续?

除了不赚钱的手机项目,还有换电业务。“产品+服务”模式虽然能让蔚来在定价层面带来优势,但是背后却需要付出难以计量的成本。

3~5分钟完成换电,让其使用体验十分接近于燃油车。但庞大的换电体系,意味着高昂的成本支出。据估算,蔚来汽车建造一座二代换电站的成本约为150~200万元人民币,根据蔚来的规划今年要建造1000座换电站,也就意味着15~20亿元的开支。

发展之初换电站确实解决了部分车主的续航焦虑,不过在如今800V快充车型愈发增多,甚至还有固态电池的威胁下,换电站究竟是不是一条值得继续布局的路径还需要审视。

在全员信中,李斌提到,“要想赢得参与决赛的资格,必须进一步提高执行效率,并确保关键业务有足够的资源投入。”

对于换电站和手机这两块不盈利且烧钱的业务,接下来进展或许会很慢。

缺爆款的蔚来,急需新车救场

李斌在《全员信》中强调:“未来两年会是汽车行业变革期竞争最激烈的阶段,外部环境充满了巨大的不确定性。今年蔚来交付了5款全新产品,在成交价30万元以上的纯电车市场获得了40%以上的市场份额,但综合表现离预期目标仍有差距。”

从2019年只有一款车型,到如今已有8款车型,虽然蔚来的产品线在逐渐增多,但似乎并没有带来太多增量。

在官宣降价后,蔚来的销量迎来了一小波反弹,在7月份销量突破了2万辆。只可惜这一趋势未能延续下去,在随后的8月、9月、10月,蔚来汽车交付量分别为19329辆、15641辆、16074辆,再没有突破月销2万辆的成绩。

销量数据,图/蔚来官方公众号

反观其竞争对手,在完成车辆的更新换代、推出新品之后,都获得了不错的销量。

比如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小鹏的市场表现都不尽如人意,尤其G9失利之后,外界更是对小鹏的产品力、组织能力产生了严重的质疑。但是随着G6的问世,小鹏仿佛起死回生,月均交付量重新回到了万台以上的水平。

在刚刚过去的10月份,小鹏汽车交付量达到20002台,突破2万大关,环比增长31%,同比增长292%,创单月交付新高。细分车型方面,小鹏G6在10月份交付8741台,可以看出G6对于小鹏销量的贡献功不可没。

理想也是如此,在李想自称“被问界打残”后,理想加快了产品的迭代速度,提前结束了理想ONE的生命周期,转而发力L7、L8、L9。凭借着后排大彩电+增程式的卡位,理想在今年6月份销量突破3万辆、在10月份销量突破4万辆,不断突破新高。

由此可以看出一个爆款产品对于车企的重要性,不仅仅体现在其本身对于销量的带动,更是在消费者心中树立了一个品牌标杆。可以说,一个爆款产品能把车企的产品力发挥到最大程度。

能有月销过万的单一爆款车型,被视为是新能源品牌能否在下半场竞争中立足的一个标准。

但反观蔚来,虽然目前属于产品最多的新势力车企,但是最近推出和更新换代的产品并未能形成爆款。以新一代EC6为例,由于硬件参数提升较小,许多消费者对于EC6改款的认知停留在车灯、车身曲线等外观造型方面。

EC6,图/蔚来官方公众号

不仅如此,第一款搭载NT2.0平台的首款新车ET7、中大型纯电动SUV ES7、中大型纯电轿跑SUV EC7的销量并不理想,最低时月销仅有几百台。

不过,这也与蔚来产品的定位有关,高端市场与大众化车型有一定的距离,缺少价格更低的大众化车型。这一空白,可能寄希望于蔚来要推出全新子品牌阿尔卑斯来补充,主打中端市场。

李斌表示,他希望阿尔卑斯能以卓越的品质和更低的价格,为用户带来更为出色的驾驶体验。

在2023蔚来创新科技日上,据李斌透露,阿尔卑斯的第一款车型的开发很顺利,第二款产品也正在研发当中,具体品牌车型数量会是蔚来的一半,随之到来的还有NT3.0平台,发布时间是在2024年下半年。

阿尔卑斯能否承担起爆款重任还不得而知,但是蔚来,太需要一个爆款来证明自己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