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广州国资拟入主“软包动力电池第一股”,协议转让改为定增认购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广州国资拟入主“软包动力电池第一股”,协议转让改为定增认购

12%股份的定增顺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将变更为广州工控集团。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界面新闻记者 | 张熹珑

“软包动力电池第一股”孚能科技688567.SH)易主事宜迎来新进展。11月29日孚能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控制权变更方式发生变化,由协议转让变为定向增发。

此前,公司控股股东香港孚能及其一致行动人赣州孚创、实际控制人YU WANG、Keith D.Kepler和广州工控集团协商,通过老股东协议转让方式让广州工控集团获得公司控制权。最新转换为广州工控集团认购公司未来向特定对象发行的股份,以取得实控人地位拟认购前述定向增发并取得不超过标的公司定向增发后总股本12%的股份。

截至该公告披露日,公司实际控制人仍为YU WANG和Keith D.Kepler,控股股东为香港孚能。广州工控集团、广州创兴、广州工控资本为第七、第八和第九大股东,合计持股9.18%。

广州工控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背后是广州国资委。如果12%股份的定增顺利完成,公司控股股东将变更为广州工控集团,公司实控人则变更为广州市人民政府。

图片来源:孚能科技公告

12月1日,孚能科技董秘人员向界面新闻表示,定向增发涉及金额相比协议转让(约17.28亿元)会更大,“因为定增达到了12个百分点,但是具体金额规模还要等股东大会之后才能确认。”她同时提到,孚能科技在广州落地年产30GWh动力电池生产基地,已在10月动工。

被称为“三元软包之王”的孚能科技,是国内软包动力及储能电池生产商,以及中国首批实现三元软包动力电池量产的企业之一。其中一个大客户就是广汽集团。

“汽车第一城”正在谋求转身。汽车是广州第一大产业,但“偏科”很明显——整车制造方面,汽车产量排名第一,但是零部件集中在附加值偏低环节。2022年,广东省汽车产业整零比为1:0.78,其中广州仅1:0.35,而这个数字在汽车工业发达国家,可以达到1:1.7。

在最新一届广州车展上,广汽丰田、东风日产等老牌油车企业纷纷推出电动汽车。但据界面大湾区了解,核心零部件的电池大多采用宁德时代而非广州本土品牌。

而广州工控作为国企改革而成立的公司,此举正是为了弥补“偏科”劣势。11月16日,广州工控董事长景广军在出席活动时表示,广州工控的主要做法是与省市产业布局结合,紧跟广州汽车产业布局补链强链,将核心部件主业中的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作为主要发力方向,争取在2025年将集团新能源汽车零部件规模做到1000亿元。

广州工控集团下有化工、钢铁、有色金属、汽车零部件、智能电气等十大事业部。而集团旗下也有多家跟汽车产业链相关的企业,如汽车零部件塑料模具的广州导新、子午线轮胎的万力轮胎等。2023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广州工控以365.885亿美元的营业收入上榜,位列榜单第414位。

12月1日,一名接近广州工控集团人士向界面大湾区分析道,电池包的发展趋势是去模组化、电芯固态化和材料高能化,“而孚能科技的sps是就软包技术路线给的解决方案,对标的是宁德时代的刀片电池、特斯拉的4680大圆柱电池。”

截至今年三季度,孚能科技尚未走出亏损。截至9月末,公司营收112.32亿元,同比增长30.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63亿元。

收入增长但仍旧亏损,孚能科技表示,主要受毛利率下降、投资亏损和资产减值影响:“近年,动力电池行业产能不断释放,竞争加剧,因此公司部分产品价格下调。公司期初库存商品中原材料价格较高导致产品成本较高且库存商品数量较大,而报告期内公司主要销售期初库存商品,因此影响报告期毛利。”

锂电正极材料行业是技术和资金“双密集型”行业。一方面研发投入持续增加、另一方面产能爬坡叠加价格战,孚能科技将国资纳入股权结构亦是降低财务杠杆的有效手段。此前曾庆洪透露,广州工控正在加大资本投资力度,提升集团资产证券化率,发挥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效能,管理基金群规模已近300亿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孚能科技

124
  • 孚能科技:与印度Ingar签署动力电池战略合作协议,将围绕新能源乘用车等领域合作
  • 广州工控牵头成立两大百亿投资基金,重点投向核心部件领域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广州国资拟入主“软包动力电池第一股”,协议转让改为定增认购

12%股份的定增顺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将变更为广州工控集团。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界面新闻记者 | 张熹珑

“软包动力电池第一股”孚能科技688567.SH)易主事宜迎来新进展。11月29日孚能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控制权变更方式发生变化,由协议转让变为定向增发。

此前,公司控股股东香港孚能及其一致行动人赣州孚创、实际控制人YU WANG、Keith D.Kepler和广州工控集团协商,通过老股东协议转让方式让广州工控集团获得公司控制权。最新转换为广州工控集团认购公司未来向特定对象发行的股份,以取得实控人地位拟认购前述定向增发并取得不超过标的公司定向增发后总股本12%的股份。

截至该公告披露日,公司实际控制人仍为YU WANG和Keith D.Kepler,控股股东为香港孚能。广州工控集团、广州创兴、广州工控资本为第七、第八和第九大股东,合计持股9.18%。

广州工控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背后是广州国资委。如果12%股份的定增顺利完成,公司控股股东将变更为广州工控集团,公司实控人则变更为广州市人民政府。

图片来源:孚能科技公告

12月1日,孚能科技董秘人员向界面新闻表示,定向增发涉及金额相比协议转让(约17.28亿元)会更大,“因为定增达到了12个百分点,但是具体金额规模还要等股东大会之后才能确认。”她同时提到,孚能科技在广州落地年产30GWh动力电池生产基地,已在10月动工。

被称为“三元软包之王”的孚能科技,是国内软包动力及储能电池生产商,以及中国首批实现三元软包动力电池量产的企业之一。其中一个大客户就是广汽集团。

“汽车第一城”正在谋求转身。汽车是广州第一大产业,但“偏科”很明显——整车制造方面,汽车产量排名第一,但是零部件集中在附加值偏低环节。2022年,广东省汽车产业整零比为1:0.78,其中广州仅1:0.35,而这个数字在汽车工业发达国家,可以达到1:1.7。

在最新一届广州车展上,广汽丰田、东风日产等老牌油车企业纷纷推出电动汽车。但据界面大湾区了解,核心零部件的电池大多采用宁德时代而非广州本土品牌。

而广州工控作为国企改革而成立的公司,此举正是为了弥补“偏科”劣势。11月16日,广州工控董事长景广军在出席活动时表示,广州工控的主要做法是与省市产业布局结合,紧跟广州汽车产业布局补链强链,将核心部件主业中的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作为主要发力方向,争取在2025年将集团新能源汽车零部件规模做到1000亿元。

广州工控集团下有化工、钢铁、有色金属、汽车零部件、智能电气等十大事业部。而集团旗下也有多家跟汽车产业链相关的企业,如汽车零部件塑料模具的广州导新、子午线轮胎的万力轮胎等。2023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广州工控以365.885亿美元的营业收入上榜,位列榜单第414位。

12月1日,一名接近广州工控集团人士向界面大湾区分析道,电池包的发展趋势是去模组化、电芯固态化和材料高能化,“而孚能科技的sps是就软包技术路线给的解决方案,对标的是宁德时代的刀片电池、特斯拉的4680大圆柱电池。”

截至今年三季度,孚能科技尚未走出亏损。截至9月末,公司营收112.32亿元,同比增长30.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63亿元。

收入增长但仍旧亏损,孚能科技表示,主要受毛利率下降、投资亏损和资产减值影响:“近年,动力电池行业产能不断释放,竞争加剧,因此公司部分产品价格下调。公司期初库存商品中原材料价格较高导致产品成本较高且库存商品数量较大,而报告期内公司主要销售期初库存商品,因此影响报告期毛利。”

锂电正极材料行业是技术和资金“双密集型”行业。一方面研发投入持续增加、另一方面产能爬坡叠加价格战,孚能科技将国资纳入股权结构亦是降低财务杠杆的有效手段。此前曾庆洪透露,广州工控正在加大资本投资力度,提升集团资产证券化率,发挥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效能,管理基金群规模已近300亿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