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虚构】职场怪象:一串神秘而又摘不掉的标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虚构】职场怪象:一串神秘而又摘不掉的标牌

戴上了就摘不掉,它什么都不代表,却又代表了一切。你也在戴吗?

图片来源:网络

进入公司第一天,陆枫就发现一件怪事:身边的同事,脖子上都戴着许多的标牌。

标牌是塑料材质的,红色,很薄很小,每个标牌上都标有一个精致的阿拉伯数字。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文字。有的人戴的不太多,几十个的样子,有的人明显戴的很多,有上百个。一大摞标牌挂在脖子上,走起路来就哗啦哗啦的响。挂在最外面的,是数字最大的标牌,似乎在向别人说明,他们的脖子上一共戴了多少块这样的牌子。

陆枫想不起来面试时HR部门和他提起过这样的规定,偷偷翻看了一下公司员工手册,也没有任何条文提到这个奇怪的牌子。而随着这本员工手册一起放在他办公桌上的,就有一块写着“001”的数字标牌。

他拿着这块牌子去问老员工:“杨姐,这个牌子是公司规定必须要戴的吗?”杨姐神秘的看着他,露出像是看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一样的笑容说:“当然不是啦,你愿意戴就戴,不愿意戴,谁也不强迫你啦。”

“那为什么每个人脖子上戴的牌子数量不一样啊?是什么奖励政策吗?”陆枫问。

“不是什么政策。诺,看到那边的小妹了吗?”杨姐指了指前台坐着的姑娘,“每周五下班前,去她那儿出示一下你现在戴着的标牌,下周上班的时候,你就会领到比这个牌子上的数字大1的新牌子。”

“哦……戴着那么多牌子,真的怪累的。您确定不强制要求戴?跟奖惩也没有任何关系?”

杨姐欲言又止,犹豫了几秒钟才说,“我只能跟你说,关于这牌子,公司没有任何明文规定,奖惩制度里也没有。戴不戴,全看你自己。” 说到这儿,她环视了一下四周,又故作神秘的说:“不过我建议你想好了再戴,一旦戴上,可能就再也摘不下来了。”

陆枫前几个礼拜都没有带这块牌子,果然如杨姐所说,什么也没有发生。没有领导找他的麻烦,甚至都没有一个人来询问他为什么不戴。

但他总感觉,有一种微妙的气氛笼罩在他周围。

当他端着咖啡杯出现在茶水间的时候,那些带着很多牌子的同事总会不约而同的安静下来,彼此交换一个眼神,然后礼貌又迅速散去。每个周五那些带着牌子的同事去前台登记自己的标牌号码,而他则径直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总能感觉到背后传来悉悉索索的交谈声,仿佛在议论着他什么。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和他一起入职的小陈的脖子上戴上了一块儿标有001的红色标牌。他们互相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管它有什么用,既然大家都戴着,连小陈都戴上了,保险起见我也戴上吧。”陆枫这么想着,翻出抽屉里那块属于自己的001标牌,戴在了脖子上。

周五的时候他就像杨姐说的那样,向前台的小妹出示了自己的标牌,果然,在下个周一上班时,他的桌子上出现了一块标有002的圆形牌子。又这么重复了一周,他又拿到了003号标牌。

戴起这三块标牌之后,他明显感觉到,那种微妙的氛围忽然就不见了。他不再听到背后那悉悉索索的议论声,茶水间里的同事们也仿佛忽然接纳了他,与他开心地交谈。只不过关于这块标牌,大家都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闭口不言。

时间这么过了半年,陆枫的脖子上已经挂了24块标牌。他已经习惯并喜欢上了它们。每周一早上,他都像接受某种宗教洗礼般的迎接新的标牌,把它挂在脖子上,并为自己顺利得到了新的牌子感到沾沾自喜。虽然依旧没有人告诉他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虽然他依旧没有靠脖子上的标牌得到任何实际的奖赏。但他喜欢这种感觉,这种和大多数人做着同样的事,并有着明确证据的存在感。

这周五,陆枫接待公司来的客户,前前后后忙活了一整天,直到晚上八点多送完客户送回家,他才突然想起没有去前台登记自己的标牌。赶到公司时,前台已经下班了。

周一到公司,陆枫的桌子上没有出现新的牌子。他觉得很冤枉,就到前台去找小妹理论。

“我也没办法啊,我就一个工作,周五接收同事们的登记,向公司如实反映,这标牌也不是我发放的。”前台小妹也很冤枉。

“我耽误了登记,还不是因为为公司办事吗?这种情况公司就没有相关规定怎么处理吗?”陆枫郁闷地说。

“相关规定?公司压根就没有规定必须要戴标牌啊!”

陆枫锤头丧气的走回工位,正郁闷着,忽然灵光一现想到,今天我为了标牌的事,特地早来公司,还有很多人没到呢!万一别人的桌子上已经放上了标牌,万一正好有我需要的025号呢?陆枫在办公室转了一圈,很快就发现小陈的桌子上赫然放着一块025号标牌。陆枫环顾四周,没人注意他,就迅速的拿起这块标牌,开溜走人。

他战战兢兢地度过了一周,生怕丢失了标牌的小陈来找他,生怕公司发现他的行为。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小陈还是和他谈笑风生,也决口不提自己丢失标牌的事。到了周五,陆枫紧张地给前台展示自己本应该是024号却是025号的标牌,前台小妹也什么都没说,毫不犹豫地为他登记。周一,026号标牌准时出现在他的桌子上。陆枫长出了一口气,同时暗想,原来这东西还可以偷的,以后自己可要多加小心。

还有,以后千万别为了办事,耽搁了登记标牌。

陆枫脖子上戴了42块数字标牌的时候,到了年底。这天,直属领导把他叫到办公室,他估计是谈年终奖的事。

“小陆啊,这一年干得不错啊。”领导摸了摸他脖子上的牌子——领导脖子上的牌子比他要多得多。

“都是您带的好!”陆枫违心地说。

“谦虚了啊,谦虚了。”领导点了点他,继续说,“今年公司的效益不好,这年终奖可能要发的少一些了。但别急!好好干,明年一定比今年收获更多!”

看着陆枫变化的表情,领导摆出一个“等一等”的手势,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10块标牌,从043一直到052,摆到陆枫的面前。“小陆啊,知道这点钱对不住你的辛苦。这10块牌子,是给你的补偿。”说完这句话,领导朝他眨眨眼,“可不是公司规定啊,是你我个人之间的秘密。”

陆枫戴着这10块牌子走出办公室,心里五味杂陈。但他马上发现周围的人都用一种羡慕得要死的目光看着他的前胸,好像他从领导那里得到了某种莫大的好处一样。

“可不是,我还年轻,一时的金钱得失是小事。这也是领导的一片心意啊!”这么想着,陆枫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又是一个多月过去,陆枫脖子上已经挂着61块数字标牌。说实话,挺累的,走起路来哗啦哗啦地响。但他非常享受这哗啦哗啦的声音,尤其是在那些进入公司不久、脖子上只有十几块标牌的新人面前。仿佛这几十块塑料牌,能够诉说他所有的付出和荣辱一样。

这个周五快下班的时候,老朋友小陈找到陆枫,约他去茶水间聊天。

“陆枫,咱们认识也一年多了,有个事想和你说。”

“这么客气干什么啊,你说。”

小陈压低声音说:“你看,你都领到061号牌子了,我嘛由于一些原因比你慢一点,才领到060。”陆枫一听紧张起来,他知道小陈说的“一些原因”,是因为自己当时偷了他的025号标牌。他知道了?

“别紧张兄弟,”小陈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继续压低着声音说,“其实我知道是你干的,但没关系,这没有影响,因为我发现一个关于牌子的秘密。”陆枫一时张口结舌,如果对方已经有确切的证据,那他的辩解只会显得苍白。他只能沉默着继续听小陈说。

“戴这么多牌子,其实很累,这大家都知道,所以很多人都只会保留着最外面牌子的数字,而偷偷把里面的一些牌子丢掉。这样表面看起来牌子数量很多,但其实没有那么多。就像这样。”说到这里,小陈放在陆枫肩膀上的手迅速伸到陆枫胸前,拨开他最外面的061号,一把扯下了后面的060号标牌,陆枫还来不及反应,他就把这块标牌扔到了几十层楼的窗外。

陆枫一下子急了,“哎你怎么……”

“嘘……”小陈赶紧捂住陆枫的嘴。“第一,我跟你保证,虽然060号牌子没有了,但你仍然可以顺利凭借061号领到062号的牌子;第二,你跟我急也没用,就像当时我发现你偷了我的牌子不来找你一样,这东西戴不戴公司都没有要求,也根本谈不上什么个人财产,别人动了你的牌子,你找公司闹是没人会理你的,你只能看好自己的牌子。”

“你找我,就为了告诉我这事,然后扯掉我一块没用的牌子?”陆枫气急败坏地说。

“不是,我还有个更大的秘密告诉你。”小陈指着自己胸口那块060号牌子说,“你看这块060,如果我今天下班的时候,上下颠倒着拿给前台看,会发生什么?”陆枫想了一下就反应过来,“060颠倒过来是……090,你会直接领到091号?”

“没错。前台才不管上次发给你的是多少,只负责登记你当前的号码。这是新人唯一一次跨过几十个号码飞跃的方法。”

陆枫呆了,“那……岂不是还有号码可以这么做?比如,到了069号,颠倒过来……”

小陈一听笑了,“傻啊你,060变成090,增加了30块,外面看不出来。你069一下子变成690,增加了600多,脖子上数字那么大,一看还是几十块,人家不拿你当傻子啊!我研究了,真就这一次机会。”

陆枫张大嘴巴,呆了很久才开口,“这怎么可以呢……”

小陈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兄弟,消息太不灵通了。整个公司上上下下,都这么干。只有你傻乎乎的拿着060号去换那061号。”

陆枫这才想到,自己本来可以丢掉061号,然后拿着060号去换091号牌子,可是那块060号标牌已经被小陈给丢掉了。

不等他发火,小陈就说,“说归到底,这牌子不是任何公司规定的要求,不想戴随时可以摘下来。你跟我发火也没用,而且我不告诉你你也不会知道这些。上次你偷我一块,这次我丢你一块,咱俩也算扯平了。要是想继续戴啊,以后就多长长脑子。”

说完,不等陆枫回答,小陈就自顾自的离开了茶水间。

果然,到了下一周,小陈脖子上的数字一下子飙升到了091,而陆枫还是062。

陆枫感受到的,不仅仅是被同辈超越的愤怒,他还感觉到周围的人都在暗暗嘲笑他脖子上的数字。正如小陈所说,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在拿到060号之后直接领到091号,只有他傻乎乎的一块一块地往前爬。当他走进茶水间,同事们那种心照不宣的眼神交换又出现了,仿佛整个公司只有他一个人戴着60多号的牌子。只有他自己知道,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恰恰没有把握唯一的060号,还被别人给丢掉了。没人问他,他也没法解释。

就这样顶着同事暗地里的鄙视和嘲笑,时间一周一周的过去,到了069号拿在手里的那个礼拜,陆枫实在受不了了。他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将069号颠倒过来登记成690号,领到了691号戴在了脖子上。

这一下,同事们的嘲笑来得更汹涌了。茶水间里的人们甚至不再用眼神来嘲笑他,而是直接大笑着拍他的肩膀,大声说,“哟哟,大领导来视察啦!大伙别闲聊了,赶紧回去工作啊!”

在领到693号标牌的那个礼拜,陆枫承受不了被当成蠢货的压力,辞职不干了。

在外面偶遇小陈,已经是陆枫换工作半年之后的事了。过去的事都过去了,老同事一场,两人就约在附近的一家饭店喝酒叙旧。

酒过一半,聊到小陈还在原来的公司,下班并没有戴着标牌出来,陆枫便问他,现在到了多少块了?

小陈嘬了一口牛二,面带得意地说,“具体多少块,我也懒得数,反正最外面的编号,已经是332了。”陆枫听了大吃一惊,“300多了?不对啊这才半年时间,你不是说过了090号,就没机会用颠倒数字的办法作弊了吗?这按照一周一个号码算……”

小陈笑着打断他说,“谁告诉你一周一个号码啦?060换成090这是新人专享福利,机会仅此一次,这也是唯一一次仅靠自己的小聪明就能增加标牌的办法。号码上了100以后,这个办法就不灵了,再下一次,只能等到606号去换909号了。但是上了100以后,并不是就没办法作弊了。只不过这以后的作弊不能靠自己,而必须与他人达成秘密的交易。”

“交易?用钱买号牌吗?”陆枫傻乎乎地问。

小陈笑道,“花钱买的不是没有,只不过这个方法太低级了,万一被抓住把柄,还会涉及到贿赂,风险太高。真正高明的交易,都是靠彼此的私人关系和相互信任,仅仅用标牌换标牌。”

陆枫来了兴致,追问小陈这所谓的“交易”是怎么个玩法?

小陈解释道,“你看关于这个标牌,公司虽然没有任何明文规定,但是有两条规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第一,无论你拿着什么号码去登记,都能领到比这个号码多一个数字的号牌;第二,虽然所有人的号牌数都是虚的,但不能虚太多,一旦被人看出来差个一两倍的数量,就算是输了这场游戏。就这么两条简单的规则,催生出一个庞大的秘密交易体系。

比如,我在115号的时候,找到了147号的同事,混熟了关系后,私下向他提出了交易。他自然不能把147号标牌给我,那样的话我就直接超越他的数字了,但他同意把手里的144号标牌给我,这样当他是148的时候,我就是145了。”

“那你能给他什么好处呢?”陆枫问。

小陈摆出一副别插嘴的手势,继续说,“我给他的,是我从105号到115号的全部10个标牌。你问他要这个干什么?他的号码牌也是虚的啊!虽然他挂在最外面的数字很大,但其实缺失了很多块标牌。你看啊,拿我自己举例。我从115一下子跃升到145,这一下子就空缺了30块标牌,加上之前用上下颠倒的办法,从060跳到090差出来的30块,这加起来可就是缺了60块标牌,已经很显眼了。

这时候我就需要沉寂一段时间,从145号踏踏实实的,一块一块领到160号,然后再找一个人,比如挂着130号标牌的人。他脖子上最外面的标牌数字比我的小,但却拥有我缺失的一部分标牌——他从120到130是没有作弊的,拥有这全部10块号牌。我向他提出交易,把我手里的155号牌子让给他,让他一下子从130跃升到155,同时从他手里换得我缺失一部分牌标牌,也就是从120号到130号的全部标牌。

之前那个比我挂在最外面的数字大,并同意和我交易的人,也是用和我同样的方法快速成长的,他也缺失了一部分号牌,同样有补缺的需求,只是他缺失的号码牌和我不一样,我们才能达成交易。他拿了我10个低数字的号牌用来补缺,我拿了他1块高数字的号牌用来跃升。”

陆枫又一次张大了嘴,说道,“原来是这样,前辈用手里数字更高却更虚的单个标牌,去换后辈手里低一些却更实在的多个数字标牌。总体上来说,大家的号牌都是虚标的,只是每个人缺失的部分不一样。数字越大的人,缺的越多。”说完这句话,陆枫好像联想到了什么,却说不清楚。

小陈越说越兴奋,干了一大口酒说,“这是用多块换一块的方法。还有比这更高明的。上个月,公司一位新人,找到并组织了一连串人,每个人都相差几十个数字,形成了一个交易闭环。所有人都向下帮助比自己低一级的人,每个人都得到了跃升。而且大家都只给比自己低几十块的人一块标牌,没有人需要向比自己高的人付出多块标牌。”

“每个人都向下帮助?那这个关系链中最高一级的人能得到什么好处呢?”陆枫问。

“高就高在这儿,你还记得你临走之前,傻乎乎的用069号上下颠倒着去当成690号用,还被人嘲笑吗?这个新人和你一样,只不过他没有自己用这块069号标牌,而是把这块牌子交易给这个闭环中数字最高的那个人,623号!这牌子对新人来说是个废物,对最高级的人来说却有大用。老鼠吃大象,一个完美的闭环就形成了!

不过你也不用后悔”,小陈仿佛猜到了陆枫的心思,“这种涉及多人秘密交易的操作难度太大了,要运作几十个人的关系,那时候的你,就算知道这个办法,也做不到。这个新人,可怕的很呐!”

陆枫哽了一个酒嗝,忽然想起了什么,“当年我的领导在年底塞给了我10块标牌,我还纳闷是从哪儿来的,原来是从他自己的手里拿出来的。我还觉得是对我的奖励。”

小陈笑的更厉害了,“要不说你是傻实在呢,塑料片能当钱做奖励吗?拿出10块白给你,意思就是要你下次拿出更多还给他,这是拉你进入交易圈的暗示啊!人家这么明显的信号放给你,你不接茬,你啊,真不适合这个游戏。”

聊完这一席话,陆枫被震撼得半天发不出声响来,连喝了几口酒,终于问出了那个一开始就困扰他的问题:“你说这标牌,既不能换钱,也不能换职位,挂在脖子上一个个累的抬不起头来,出了公司的门就是一堆破塑料,为啥能引的这么多人勾心斗角又乐此不疲呢?”

小陈的笑容从脸上消失了,他放下酒杯,严肃的说出了让陆枫很久都没有忘记的话:

“你问这个问题就还是幼稚。像我们这样的公司,家家都有这样的标牌。你戴上了,就摘不掉,它什么都不代表,却又代表了一切。只不过我们公司的标牌戴在脖子上,别的公司的标牌戴在人心里。戴在心里的标牌,更难猜,也更难摘。”

陆枫直听得头晕脑胀,一口酒涌上喉咙,“哇”的一声吐了一地。

来源:智空间

原标题:一串神秘而又摘不掉的标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