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奈雪加盟吊车尾,“中国星巴克”的沉重与梦想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奈雪加盟吊车尾,“中国星巴克”的沉重与梦想

最“贵”加盟店,勇闯茶饮圈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雪豹财经社 刘纾含

通过加盟商面试后,徐艺(化名)在缴纳意向金阶段打了退堂鼓。

徐艺告诉雪豹财经社,她之所以放弃加盟奈雪的茶(下称“奈雪”),是发现自己与其他申请人之间存在巨大的资产差距。申请加盟奈雪的人中,不乏加盟经验丰富、涉足多个行业的“大佬”。对他们来说,拿出100万加盟奈雪更像一种投资行为;而对徐艺来说,100万不是个小数目。

广东四线城市的陈盛(化名)也在反复犹豫之下放弃了加盟的念头。100多万元的入场券让他明白,这次加盟更像是一场“资本的游戏”,不适合普通人入局。

被奈雪的高门槛劝退的,不只是徐艺和陈盛。

据奈雪第三季度财报,截至9月30日,奈雪第三季度新增门店166家,加盟店仅开出4家——自7月20日正式推出“合伙人计划”以来,奈雪交出的首张成绩单并不尽如人意。

从备受瞩目的茶饮第一股,到开店速度“吊车尾”,在2023年狂飙突进的新茶饮加盟竞赛中,奈雪成了起步最晚、标准最高、速度最慢的参赛者。

加盟竞跑,吊车尾

今年7月下旬,徐艺在小红书上刷到了奈雪开放加盟的消息。她立刻动了心,并第一时间递交了加盟申请。

从大厂辞职后,徐艺回到家乡乌鲁木齐,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小吃店,同时做起了美食自媒体。作为奈雪的忠实拥趸,她在深圳工作时,经常在休息时间和同事坐在奈雪宽敞的店里聊天,一边喝奶茶,一边吃点心。

把奈雪“带到自己的家乡”,算是她一个小小的梦想。只不过,实现这个梦想的门槛有点高。

奈雪将加盟店铺面积限定在90~170平方米,单店投资金额约100万元,合伙人需出示150万元及以上的流动资金验资证明或其他资产证明。

除了加盟门槛高以外,还有别的原因让徐艺心生摇摆。

“奈雪的调性,还不足以让消费者像打卡星巴克一样到店体验。”徐艺和多位在家乡生活的朋友沟通后发现,他们对奈雪的认知并不高。虽然门店面积足够宽敞,但店铺装修不够“高端”的奈雪,对小城市的消费者来说并没有太大吸引力。

据关注茶饮行业的自媒体“明亮公司”整理,进入第四季度的10月和11月,奈雪又在江苏和天津等地开出了加盟店,全国至少有30家加盟店已上围挡或完成签约,其中以中、低线城市为主。奈雪方面表示,近期正在加快门店的加盟速度,预计年底加盟门店规模达100家。

但无论如何,在整个行业突飞猛进的背景下,奈雪的速度有些慢了。

截至今年9月底,奈雪门店总数为1364家。2021年、2022年和今年前三个季度,其门店增长分别为326家、251家、292家。

与之同时发生的,是新茶饮加盟扩张的军备赛。

开放加盟半年后,喜茶的加盟店数量已超过1000家。古茗、霸王茶姬、沪上阿姨等茶饮品牌也都保持着疯狂的开店节奏,其中大部分是加盟店。据窄门餐饮不完全统计,9月1日至11月30日,以上三个品牌的新增门店数量分别为377家、718家和578家。

第一个万店茶饮品牌蜜雪冰城,截至2022年3月底的21619家门店中,直营店只有37家,占比不足0.2%。今年递交招股书的茶百道旗下共有7117家门店,其中仅有6家直营店。

据《2023新茶饮研究报告》,截至8月31日,在业的新茶饮门店总数约51.5万家,比2020年的37.8万家增长了超36%。

就门店增速而言,奈雪早已落后于大部队。

“中国星巴克”的梦想与挑战

崛起中的中国新茶饮品牌,或多或少地在成长阶段萌生过创造一个“中国星巴克”的梦想。其中执念最深、也最接近这一梦想的,是奈雪的茶。

和星巴克一样,奈雪将“空间”打造成第二款产品,用装修精美、面积宽敞的门店,试图打造城市生活的“第三空间”。奈雪创始人彭心在2021年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奈雪和当年美国初创期的星巴克还是比较像的”。

时至今日,奈雪始终坚持“大店政策”——标准店面积200~350平方米,当前大力布局的精简版Pro店,面积也在90~170平方米之间。

这注定是一条逆向而行的道路。

当下,同行们正在积极布局小店、快取店。外卖收入占58%的茶百道,最常见的店型集中在30~49平方米。开放加盟后,喜茶将大部分加盟店的面积限定在了50平方米左右。就连星巴克、Tims这种坚持大店模式的咖啡品牌,也相继在中国推出主打自提的“啡快”和主打小店模式的“Tims Go(捷枫店)”。

一位茶饮加盟商也从另一个角度验证了这一行业趋势。他告诉雪豹财经社,受市场环境的影响,新入局的加盟商投资越来越谨慎了。“小店投资小,经营不好可以立刻关店,不会伤筋动骨。大店成本太高,很多人难以承受前期投入的成本,熬不到回本期,反而血本无归。”

按照官方数据,奈雪目前的平均产品客单价在20元左右。今年上半年,奈雪门店净利率为20.1%,预计加盟店的回本周期为15~18个月。

以此估算,一家投资规模百万左右的门店,在不计算后续运营成本的理想情况下,按照官方给出的最快15个月回本来计算,加盟商的单月净利润要达到约6.7万,以20.1%的净利率倒推,门店月流水需要达到约33万,相当于每天至少要卖出550杯奶茶。

然而这只是“理想情况”,在实际经营中,人力、租金、外卖平台费用、水电费等支出成本都需要被纳入考虑范畴。

一位茶饮品牌的招商人员告诉雪豹财经社,在茶饮行业,回本周期是一个概率性事件,更加受到选址、经营策略的影响。加盟奈雪投资高,风险相对也更高,以奈雪加盟店主要布局的中、低线城市消费水平来看,能否保证550杯的日均杯量,尚待验证。

奈雪的茶没有回应置评的请求。

在单店盈利模型上,据东北证券研报,奈雪标准店和Pro店的年坪效分别为5.1万元/平方米和5.8万元/平方米。相较之下,喜茶标准店和GO店的年坪效分别为9.4万/平方米和12.2万元/平方米。

加盟投资是需要看到回报的生意,如何在高投入、经营压力和回报周期之间找到平衡点,是奈雪扩张加盟网络不得不面临的挑战。

大店卷入小城战场

下沉市场的新茶饮空间正在逐步打开。

据《2023新茶饮研究报告》,下沉市场的新茶饮市场显示出巨大的发展潜力:四线及五线城市的新茶饮外卖订单量增速为30%和36%,显著高于新一线至三线城市主体市场的28%。

但小城市潜在用户数量有限,为了吸引客流,新茶饮品牌们在这条窄路上争得头破血流。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一直不看好奈雪的经营模式。他告诉雪豹财经社,对奈雪而言,大店模式是一个错误的战略,因为其品牌还不具备加密大店的能力,这也是它此前很长时间内都在亏损的原因。

但不得不承认,对较晚开放加盟的奈雪来说,大店模式仍然是它区别于其他品牌的最大差异点。

“能开常规店型的优质加盟商和点位都已经被喜茶捞过一轮,市面上留给奈雪的优质资源已经不多了。”茶饮行业顾问林子镜认为,“但奈雪目前靠大店在下沉市场打出差异,算走得比较好的一步。”

从一些从业者自身的实际经营经验来看,想做“中国星巴克”的奈雪,在中、低线城市反而有更多生存空间。

奈雪宽敞的店铺面积,能够为小城市居民提供一个具有社交功能的第三空间。一位在贵州兴义开咖啡店的老板总结了一条经营规律:“小城市开大店,大城市开小店。”因为时间更充裕,小城市居民更喜欢在私密感更强的大店会客。

百联咨询创始人的庄帅也认为,新茶饮竞争渐趋成熟和激烈,大店模式所提供的额外附加价值,是奈雪的竞争力之所在。此外,奈雪拥有较强的产品研发能力,茶饮+烘焙的产品线也算是比较新颖的模式,能在前期为加盟店带来一定流量。

奈雪曾在去年表示,“公司整体已经满足下沉的条件,会在时机成熟后再做下沉规划”。

凭奈雪的武器,能打赢这场比预想更激烈、更严峻的仗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奈雪的茶

3.1k
  • 奈雪的茶:2023年经调整净利润2090万元,同比扭亏
  • 奈雪的茶降低加盟费用,还是比喜茶和古茗贵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奈雪加盟吊车尾,“中国星巴克”的沉重与梦想

最“贵”加盟店,勇闯茶饮圈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雪豹财经社 刘纾含

通过加盟商面试后,徐艺(化名)在缴纳意向金阶段打了退堂鼓。

徐艺告诉雪豹财经社,她之所以放弃加盟奈雪的茶(下称“奈雪”),是发现自己与其他申请人之间存在巨大的资产差距。申请加盟奈雪的人中,不乏加盟经验丰富、涉足多个行业的“大佬”。对他们来说,拿出100万加盟奈雪更像一种投资行为;而对徐艺来说,100万不是个小数目。

广东四线城市的陈盛(化名)也在反复犹豫之下放弃了加盟的念头。100多万元的入场券让他明白,这次加盟更像是一场“资本的游戏”,不适合普通人入局。

被奈雪的高门槛劝退的,不只是徐艺和陈盛。

据奈雪第三季度财报,截至9月30日,奈雪第三季度新增门店166家,加盟店仅开出4家——自7月20日正式推出“合伙人计划”以来,奈雪交出的首张成绩单并不尽如人意。

从备受瞩目的茶饮第一股,到开店速度“吊车尾”,在2023年狂飙突进的新茶饮加盟竞赛中,奈雪成了起步最晚、标准最高、速度最慢的参赛者。

加盟竞跑,吊车尾

今年7月下旬,徐艺在小红书上刷到了奈雪开放加盟的消息。她立刻动了心,并第一时间递交了加盟申请。

从大厂辞职后,徐艺回到家乡乌鲁木齐,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小吃店,同时做起了美食自媒体。作为奈雪的忠实拥趸,她在深圳工作时,经常在休息时间和同事坐在奈雪宽敞的店里聊天,一边喝奶茶,一边吃点心。

把奈雪“带到自己的家乡”,算是她一个小小的梦想。只不过,实现这个梦想的门槛有点高。

奈雪将加盟店铺面积限定在90~170平方米,单店投资金额约100万元,合伙人需出示150万元及以上的流动资金验资证明或其他资产证明。

除了加盟门槛高以外,还有别的原因让徐艺心生摇摆。

“奈雪的调性,还不足以让消费者像打卡星巴克一样到店体验。”徐艺和多位在家乡生活的朋友沟通后发现,他们对奈雪的认知并不高。虽然门店面积足够宽敞,但店铺装修不够“高端”的奈雪,对小城市的消费者来说并没有太大吸引力。

据关注茶饮行业的自媒体“明亮公司”整理,进入第四季度的10月和11月,奈雪又在江苏和天津等地开出了加盟店,全国至少有30家加盟店已上围挡或完成签约,其中以中、低线城市为主。奈雪方面表示,近期正在加快门店的加盟速度,预计年底加盟门店规模达100家。

但无论如何,在整个行业突飞猛进的背景下,奈雪的速度有些慢了。

截至今年9月底,奈雪门店总数为1364家。2021年、2022年和今年前三个季度,其门店增长分别为326家、251家、292家。

与之同时发生的,是新茶饮加盟扩张的军备赛。

开放加盟半年后,喜茶的加盟店数量已超过1000家。古茗、霸王茶姬、沪上阿姨等茶饮品牌也都保持着疯狂的开店节奏,其中大部分是加盟店。据窄门餐饮不完全统计,9月1日至11月30日,以上三个品牌的新增门店数量分别为377家、718家和578家。

第一个万店茶饮品牌蜜雪冰城,截至2022年3月底的21619家门店中,直营店只有37家,占比不足0.2%。今年递交招股书的茶百道旗下共有7117家门店,其中仅有6家直营店。

据《2023新茶饮研究报告》,截至8月31日,在业的新茶饮门店总数约51.5万家,比2020年的37.8万家增长了超36%。

就门店增速而言,奈雪早已落后于大部队。

“中国星巴克”的梦想与挑战

崛起中的中国新茶饮品牌,或多或少地在成长阶段萌生过创造一个“中国星巴克”的梦想。其中执念最深、也最接近这一梦想的,是奈雪的茶。

和星巴克一样,奈雪将“空间”打造成第二款产品,用装修精美、面积宽敞的门店,试图打造城市生活的“第三空间”。奈雪创始人彭心在2021年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奈雪和当年美国初创期的星巴克还是比较像的”。

时至今日,奈雪始终坚持“大店政策”——标准店面积200~350平方米,当前大力布局的精简版Pro店,面积也在90~170平方米之间。

这注定是一条逆向而行的道路。

当下,同行们正在积极布局小店、快取店。外卖收入占58%的茶百道,最常见的店型集中在30~49平方米。开放加盟后,喜茶将大部分加盟店的面积限定在了50平方米左右。就连星巴克、Tims这种坚持大店模式的咖啡品牌,也相继在中国推出主打自提的“啡快”和主打小店模式的“Tims Go(捷枫店)”。

一位茶饮加盟商也从另一个角度验证了这一行业趋势。他告诉雪豹财经社,受市场环境的影响,新入局的加盟商投资越来越谨慎了。“小店投资小,经营不好可以立刻关店,不会伤筋动骨。大店成本太高,很多人难以承受前期投入的成本,熬不到回本期,反而血本无归。”

按照官方数据,奈雪目前的平均产品客单价在20元左右。今年上半年,奈雪门店净利率为20.1%,预计加盟店的回本周期为15~18个月。

以此估算,一家投资规模百万左右的门店,在不计算后续运营成本的理想情况下,按照官方给出的最快15个月回本来计算,加盟商的单月净利润要达到约6.7万,以20.1%的净利率倒推,门店月流水需要达到约33万,相当于每天至少要卖出550杯奶茶。

然而这只是“理想情况”,在实际经营中,人力、租金、外卖平台费用、水电费等支出成本都需要被纳入考虑范畴。

一位茶饮品牌的招商人员告诉雪豹财经社,在茶饮行业,回本周期是一个概率性事件,更加受到选址、经营策略的影响。加盟奈雪投资高,风险相对也更高,以奈雪加盟店主要布局的中、低线城市消费水平来看,能否保证550杯的日均杯量,尚待验证。

奈雪的茶没有回应置评的请求。

在单店盈利模型上,据东北证券研报,奈雪标准店和Pro店的年坪效分别为5.1万元/平方米和5.8万元/平方米。相较之下,喜茶标准店和GO店的年坪效分别为9.4万/平方米和12.2万元/平方米。

加盟投资是需要看到回报的生意,如何在高投入、经营压力和回报周期之间找到平衡点,是奈雪扩张加盟网络不得不面临的挑战。

大店卷入小城战场

下沉市场的新茶饮空间正在逐步打开。

据《2023新茶饮研究报告》,下沉市场的新茶饮市场显示出巨大的发展潜力:四线及五线城市的新茶饮外卖订单量增速为30%和36%,显著高于新一线至三线城市主体市场的28%。

但小城市潜在用户数量有限,为了吸引客流,新茶饮品牌们在这条窄路上争得头破血流。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一直不看好奈雪的经营模式。他告诉雪豹财经社,对奈雪而言,大店模式是一个错误的战略,因为其品牌还不具备加密大店的能力,这也是它此前很长时间内都在亏损的原因。

但不得不承认,对较晚开放加盟的奈雪来说,大店模式仍然是它区别于其他品牌的最大差异点。

“能开常规店型的优质加盟商和点位都已经被喜茶捞过一轮,市面上留给奈雪的优质资源已经不多了。”茶饮行业顾问林子镜认为,“但奈雪目前靠大店在下沉市场打出差异,算走得比较好的一步。”

从一些从业者自身的实际经营经验来看,想做“中国星巴克”的奈雪,在中、低线城市反而有更多生存空间。

奈雪宽敞的店铺面积,能够为小城市居民提供一个具有社交功能的第三空间。一位在贵州兴义开咖啡店的老板总结了一条经营规律:“小城市开大店,大城市开小店。”因为时间更充裕,小城市居民更喜欢在私密感更强的大店会客。

百联咨询创始人的庄帅也认为,新茶饮竞争渐趋成熟和激烈,大店模式所提供的额外附加价值,是奈雪的竞争力之所在。此外,奈雪拥有较强的产品研发能力,茶饮+烘焙的产品线也算是比较新颖的模式,能在前期为加盟店带来一定流量。

奈雪曾在去年表示,“公司整体已经满足下沉的条件,会在时机成熟后再做下沉规划”。

凭奈雪的武器,能打赢这场比预想更激烈、更严峻的仗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