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香港人口重上750万,港人回流和人才移居起主要作用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香港人口重上750万,港人回流和人才移居起主要作用

不过,大量输入的人口暂未解决香港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张熹珑

连续两年数字回升后,香港人口重上750万。

2月20日,港府统计处发布2023年年底人口临时数字,为750.31万人。与2022年年底人口747.26万人比较,增加3.05万人,升幅为0.4%。

2023年的人口上升,主要由于5.17万名香港居民净移入(即移入多于移出),包括4.08万名单程证持有人的移入,以及1.08万名其他香港居民的净移入。前者指的是“前往港澳通行证”持有者,主要是香港永久居民的内地配偶及未满18周岁的子女、子女在香港定居且年满60周岁的中国内地老人等。后者主要是通过各类人才计划来港的移居专才。

港府发言人指出,香港人口在复常后连续第二年录得增长,不少在疫情期间留在外地的香港居民在2023年陆续返回香港,2023年下半年仍然录得相当数量的永久性居民流入,亦有内地及海外人士透过各项计划陆续移入香港。

香港人口在2019年底曾达到高峰752.05万人,但随后两年由于居民外迁数量大增、人口自然减少等因素持续下滑,分别降至742.67万人及740.15万人。截至2023年底,人口重回750万,但仍未回到2019年的最高位。

2022年10月以来,港府推出“抢人才”措施,包括新设以高薪和高学历人才为目标的高才通计划,以及优化各项原有人才入境计划等。2023年11月起,又扩大了高才通的大学名单,新增8海内外院校。

根据香港入境事务处资料,2023年收到超过22万宗来自各类人才入境计划的申请,远超3.5万人的目标,约13.5万宗获批,当中约9万人已抵港。其中高才通计划反应热烈,据香港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孙玉菡1月31日在立法会大会表示,截至2023年12月底,高才通计划共批约5.1万宗申请,其中约3.6万人已抵港,占获批申请数目约7成。

除了高端人才,面向不同行业的“输入外劳”政策也吸引了内地劳动力前往香港就业。航空业是人手流失最严重的行业之一。目前,各机场公司共发出约2000份聘书,约450名输入劳工已抵港。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香港航空龙头国泰航空首批超过100名内地空乘在今年1月上岗。运输行业方面,截至1月底已经有超过100名小巴和客车司机抵港。

值得注意的是,大量输入的人口暂未解决香港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根据港府统计处2月20日发布的最新失业及就业不足统计数字,劳动人口及总就业人数均进一步下跌。2023年11月至2024年1月,香港总就业人数为369.7万人,相较上一个三个月期间减少约9800人;同期的总劳动人口由381.25万人下跌至379.97万人,减少约1.28万人。

孙玉菡评论最新失业数字时表示,在劳工需求受经济继续增长所支持下,劳工市场短期内料会维持紧绌。

一方面,由于持单程证输入的人口有相当一部分是儿童和老人,对短期内劳动市场的人力补充并不能发挥作用。另一方面,抵港的9万名人才并不一定都被纳入香港常住居民。常住居民指两类人士,一是在统计时点之前或之后6个月内在港逗留最少3个月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二是在统计时点身在香港的香港非永久性居民。

截至2023年底,香港常住居民占722.86万人,流动居民占27.45万人。

与此同时,香港人口自然增长仍是负数(即死亡多于出生),2023年有2.12万人的自然减少,出生人数为3.32人,死亡人数为5.44人。

香港的生育水平在过去30年呈现总体下跌的趋势。根据港府统计处发布的《香港人口趋势1991-2021》,2021年香港的总和生育率下跌至0.772,即每千名女性有772名活产婴儿,远低于生育更替水平2.1。

这也进一步加剧了本土的人口老龄化程度。过去10年,香港人口年龄中位数从2014年的42.8岁增长至2023年的47.4岁总抚养比率从348提升至474,意味着每1000名劳动力要多抚养126位老人。

多项招揽人才和输入劳工计划将成为未来20多年的香港人口增长的重要动力。港府还计划在今年年中重启已暂停八年的“投资移民”。“新资本投资者入境计划”的投资资金门槛增加2倍至3000万港元,且硬性规定要将其中300万港元投入港府全新成立的“资本投资者入境计划投资组合”,支持香港创科发展。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国泰航空

3k
  • 净利创十年来新高,国泰航空将向员工发放近两个月年终奖
  • 国泰航空2023年营业利润达151亿港元,创历史新高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香港人口重上750万,港人回流和人才移居起主要作用

不过,大量输入的人口暂未解决香港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张熹珑

连续两年数字回升后,香港人口重上750万。

2月20日,港府统计处发布2023年年底人口临时数字,为750.31万人。与2022年年底人口747.26万人比较,增加3.05万人,升幅为0.4%。

2023年的人口上升,主要由于5.17万名香港居民净移入(即移入多于移出),包括4.08万名单程证持有人的移入,以及1.08万名其他香港居民的净移入。前者指的是“前往港澳通行证”持有者,主要是香港永久居民的内地配偶及未满18周岁的子女、子女在香港定居且年满60周岁的中国内地老人等。后者主要是通过各类人才计划来港的移居专才。

港府发言人指出,香港人口在复常后连续第二年录得增长,不少在疫情期间留在外地的香港居民在2023年陆续返回香港,2023年下半年仍然录得相当数量的永久性居民流入,亦有内地及海外人士透过各项计划陆续移入香港。

香港人口在2019年底曾达到高峰752.05万人,但随后两年由于居民外迁数量大增、人口自然减少等因素持续下滑,分别降至742.67万人及740.15万人。截至2023年底,人口重回750万,但仍未回到2019年的最高位。

2022年10月以来,港府推出“抢人才”措施,包括新设以高薪和高学历人才为目标的高才通计划,以及优化各项原有人才入境计划等。2023年11月起,又扩大了高才通的大学名单,新增8海内外院校。

根据香港入境事务处资料,2023年收到超过22万宗来自各类人才入境计划的申请,远超3.5万人的目标,约13.5万宗获批,当中约9万人已抵港。其中高才通计划反应热烈,据香港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孙玉菡1月31日在立法会大会表示,截至2023年12月底,高才通计划共批约5.1万宗申请,其中约3.6万人已抵港,占获批申请数目约7成。

除了高端人才,面向不同行业的“输入外劳”政策也吸引了内地劳动力前往香港就业。航空业是人手流失最严重的行业之一。目前,各机场公司共发出约2000份聘书,约450名输入劳工已抵港。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香港航空龙头国泰航空首批超过100名内地空乘在今年1月上岗。运输行业方面,截至1月底已经有超过100名小巴和客车司机抵港。

值得注意的是,大量输入的人口暂未解决香港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根据港府统计处2月20日发布的最新失业及就业不足统计数字,劳动人口及总就业人数均进一步下跌。2023年11月至2024年1月,香港总就业人数为369.7万人,相较上一个三个月期间减少约9800人;同期的总劳动人口由381.25万人下跌至379.97万人,减少约1.28万人。

孙玉菡评论最新失业数字时表示,在劳工需求受经济继续增长所支持下,劳工市场短期内料会维持紧绌。

一方面,由于持单程证输入的人口有相当一部分是儿童和老人,对短期内劳动市场的人力补充并不能发挥作用。另一方面,抵港的9万名人才并不一定都被纳入香港常住居民。常住居民指两类人士,一是在统计时点之前或之后6个月内在港逗留最少3个月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二是在统计时点身在香港的香港非永久性居民。

截至2023年底,香港常住居民占722.86万人,流动居民占27.45万人。

与此同时,香港人口自然增长仍是负数(即死亡多于出生),2023年有2.12万人的自然减少,出生人数为3.32人,死亡人数为5.44人。

香港的生育水平在过去30年呈现总体下跌的趋势。根据港府统计处发布的《香港人口趋势1991-2021》,2021年香港的总和生育率下跌至0.772,即每千名女性有772名活产婴儿,远低于生育更替水平2.1。

这也进一步加剧了本土的人口老龄化程度。过去10年,香港人口年龄中位数从2014年的42.8岁增长至2023年的47.4岁总抚养比率从348提升至474,意味着每1000名劳动力要多抚养126位老人。

多项招揽人才和输入劳工计划将成为未来20多年的香港人口增长的重要动力。港府还计划在今年年中重启已暂停八年的“投资移民”。“新资本投资者入境计划”的投资资金门槛增加2倍至3000万港元,且硬性规定要将其中300万港元投入港府全新成立的“资本投资者入境计划投资组合”,支持香港创科发展。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