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观察
七普大幅修正就业数据,中国就业形势发生了哪些“巨变”?

此前我们对就业形势的认识可能过于乐观了。

魏尚进:应考虑专门为女婴提供补贴,降低性别失衡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访问教授、亚洲开发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魏尚进指出,年轻人口性别失衡对经济增长、储蓄率、房价等都可能带来巨大影响。

出生率已经在下降,新冠疫情的影响可能会对人口增长造成相当于“伤疤”的作用,而且会比大萧条和1970年代的滞涨留下更大的“伤疤”。

这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度,超过半数人口年龄在29岁以下,超四分之一人口年龄在14岁以下。

李迅雷:三胎配套措施应朝中低收入家庭倾斜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指出,生育意愿与收入水平和城市化率成反向关系,故应该通过提高中低收入家庭的收入水平,缩小收入差距来改善生育和养育条件和环境。

图解|“三孩”配套政策怎么减税?他们是这样做的

从“抵免额度”来看,新加坡在职母亲可申请(占个人收入)15%、20%、25%的估税回扣。在美国,据2021年《美国救援计划法案(ARPA)》,儿童税收抵免(CTC)有3000美元、3600美元两档。

三孩政策的确不能一“放”了之,但什么样的配套措施才真正有效?

政策是否具有兼容性将在长期范围内影响生育率。

人口数量红利消失,地产、耐用消费品将何去何从?

中泰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陈兴指出,我国人口总量增长的放缓,以及由此带来的住房需求式微,使得过去依赖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愈发难以为继,中长期来看,经济增长的拉动力量亟需从投资向消费切换。

广东七普数据公布:深圳新增人口最多,东莞人口破千万

截至2020年11月1日零时,广东常住人口达12601.25万人,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比较,全省常住人口增加2170.94万人,年平均增长率1.91%,远高于全国0.53%的年均增长率。

据《广东省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东莞常住人口达1047万人,成为广东第三个人口超千万的城市,仅次于广州(1868万人)和深圳(1756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