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观察
为什么放开二胎后中国出生人口还会减少?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高级研究员黄文政认为有三大原因:堆积效应结束, 育龄高峰期女性数量大幅下降,以及90后生育意愿下降。

日本的“人口困境”有多严重?乡村凋敝劳动力稀缺

记者下车后用日语跟老人们打招呼,他们个个脸上露出笑容,有人说“我们村里好久没有外人来了”,有人说“你这个外国记者看着很年轻啊”。

中国2018年出生人口1523万人,连续第二年下降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出生人口1523万人,较上年减少约200万,为连续第二年下降。

社科院:2027年,中国人口将现负增长

中国社科院人口所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19》指出,长期的低生育率会导致高度老龄化和人口衰退,从而给社会经济带来多重挑战,中国人口负增长时代即将到来。

中国未来需要什么样的人口政策?

首先要重新诠释“计划生育”,推动家庭生育回归“自主”。其次是通过推行有效的家庭政策优化生育养育环境,且不能为“多生”而废“善养”。再次是重视“以质量换数量”战略,正视未来就业形态的结构性变化。

三大城市群人口流动热度:京津冀居留意愿下降

21世纪经济研究院结合多份近期和中期人口数据注意到,京津冀、珠三角、长三角三大城市群的流动人口,在数量、年龄、受教育程度、落户和居留意愿等特征上,正呈现出明显的差异:京津冀流动人口增速放缓,珠三角吸引了大量年轻人,珠三角内部吸纳外来人口的格局酿变。

人民日报:应通过政策调整遏制出生人口大幅下滑

“现阶段政策调整重点应放在全面减少生育限制上,不应简单地提‘鼓励生育’。”

复旦教授:不赞成鼓励生育 政府应该“支持家庭”

重视生育配套政策和家庭政策,对于生育率影响会更重要。

多地出台鼓励生育政策 破解低生育率需综合施策

破解当前生育意愿低的问题,需要改善生育环境、降低养育成本,包括育龄妇女权益保障、医疗、教育、住房等,需要一揽子政策支持。

生儿育女这事儿,美德日韩家庭都焦虑什么?

从上世纪70年代起韩国的生育率就开始下滑,如今依然位居“超低生育率国家”之列,某种程度上显示韩国政府低估了民众对生娃的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