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盘活一座汽车工厂新增3万人就业,李想呼吁建立健全的汽车企业兼并重组机制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盘活一座汽车工厂新增3万人就业,李想呼吁建立健全的汽车企业兼并重组机制

汽车行业的兼并重组有助于完成过剩产能的出清,实现产业整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周姝祺

界面新闻编辑 | 陈小同

高合汽车停工停产危机让外界再度关注弱势造车新势力生存环境和退出机制的难题。

2月21日,理想汽车CEO李想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国家应该建立和引导汽车企业的合并与收购体系,包含资质相关的问题。在他看来,接下来将有不少新品牌会遇到经营和资金的问题。

“经营不善而并购产生的社会损失是10的话,经营不善倒闭的社会损失则是100。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当年也是上百家汽车公司激烈竞争、合并的产物。”

在政策鼓励和热钱涌入的背景下,中国曾在2015年前后出现过造车新势力的创立潮,企业数量最高时超过400家。狂热的造车氛围下,这些初创电动汽车公司大肆扩张产能,吸引地方投资。

但随着市场环境变化,多数造车新势力陷入倒闭或经营危机之中,这段混乱的“造车潮”也导致地方出现严重的产能过剩和资金浪费。

第一财经根据公开信息统计,包括威马、天际、奇点、爱驰等已经宣告破产或陷入经营危机的15家造车新势力,总计规划整车总年产能超1000万辆,产能总规划投资超6000亿元,其中,预估已落地的年产能高达近380万辆。这些汽车公司已公开的累计融资金额超1000亿元。

事实上,汽车产能过剩已经是老生常谈的话题。尤其伴随着近些年燃油车市场份额的急剧萎缩,合资品牌燃油车产能空闲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难题。

乘联会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底,汽车制造商产能TOP20产能合计为3749万辆,占总量近九成,整体利用率却低于五成。其中,吉利、长城、上汽大众等燃油车比重较大的企业,产能利用率均低于四成。

业内普遍观点认为,汽车行业的兼并重组有助于完成过剩产能的出清,实现产业整合。浙江瑞安、江苏苏州、广州等多地已经出台相关举措,加速推进汽车行业兼并重组。

其中,具备资金和技术实力的新能源汽车公司接手是可供选择的路径之一。理想汽车北京纯电工厂的前身是北京现代一工厂,李想称盘活该工厂后将新增3万人的社会就业,满产后增加超过1000亿元的经济产值以及最大增加超过100亿个全口径税收。

这是地方政府和汽车制造商都希望看到的理想局面。一个最新的反面案例是,高合汽车同样接手了盐城的悦达起亚工厂和青岛的北汽新能源莱西工厂,但随着自身经营陷入困境,这两座工厂能为当地带来的社会价值目前已相当有限。

麦肯锡分析指出,规模是汽车企业生存的核心竞争力之一,而健康经营状况的汽车制造商通常需要百万辆的产销规模才得以支撑。这意味着仅有少部分汽车公司能够留在牌桌上,未来或将出现更多的兼并收购案例。这可能是弱势企业间的“抱团取暖”,也可能是强势方收购弱势方的优质资产。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在一次行业论坛中提到,要加强产业发展统筹布局,鼓励优势企业兼并重组,多渠道支持传统汽车公司加快转型。 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发展司司长卢卫生同样指出,要引导汽车企业兼并重组,推动落后企业退出,调整和优化产业结构,防范化解结构性产能过剩风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李想

  • 李想、李斌和何小鹏现场为小米汽车捧场
  • 李想微博噤声的20天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盘活一座汽车工厂新增3万人就业,李想呼吁建立健全的汽车企业兼并重组机制

汽车行业的兼并重组有助于完成过剩产能的出清,实现产业整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周姝祺

界面新闻编辑 | 陈小同

高合汽车停工停产危机让外界再度关注弱势造车新势力生存环境和退出机制的难题。

2月21日,理想汽车CEO李想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国家应该建立和引导汽车企业的合并与收购体系,包含资质相关的问题。在他看来,接下来将有不少新品牌会遇到经营和资金的问题。

“经营不善而并购产生的社会损失是10的话,经营不善倒闭的社会损失则是100。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当年也是上百家汽车公司激烈竞争、合并的产物。”

在政策鼓励和热钱涌入的背景下,中国曾在2015年前后出现过造车新势力的创立潮,企业数量最高时超过400家。狂热的造车氛围下,这些初创电动汽车公司大肆扩张产能,吸引地方投资。

但随着市场环境变化,多数造车新势力陷入倒闭或经营危机之中,这段混乱的“造车潮”也导致地方出现严重的产能过剩和资金浪费。

第一财经根据公开信息统计,包括威马、天际、奇点、爱驰等已经宣告破产或陷入经营危机的15家造车新势力,总计规划整车总年产能超1000万辆,产能总规划投资超6000亿元,其中,预估已落地的年产能高达近380万辆。这些汽车公司已公开的累计融资金额超1000亿元。

事实上,汽车产能过剩已经是老生常谈的话题。尤其伴随着近些年燃油车市场份额的急剧萎缩,合资品牌燃油车产能空闲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难题。

乘联会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底,汽车制造商产能TOP20产能合计为3749万辆,占总量近九成,整体利用率却低于五成。其中,吉利、长城、上汽大众等燃油车比重较大的企业,产能利用率均低于四成。

业内普遍观点认为,汽车行业的兼并重组有助于完成过剩产能的出清,实现产业整合。浙江瑞安、江苏苏州、广州等多地已经出台相关举措,加速推进汽车行业兼并重组。

其中,具备资金和技术实力的新能源汽车公司接手是可供选择的路径之一。理想汽车北京纯电工厂的前身是北京现代一工厂,李想称盘活该工厂后将新增3万人的社会就业,满产后增加超过1000亿元的经济产值以及最大增加超过100亿个全口径税收。

这是地方政府和汽车制造商都希望看到的理想局面。一个最新的反面案例是,高合汽车同样接手了盐城的悦达起亚工厂和青岛的北汽新能源莱西工厂,但随着自身经营陷入困境,这两座工厂能为当地带来的社会价值目前已相当有限。

麦肯锡分析指出,规模是汽车企业生存的核心竞争力之一,而健康经营状况的汽车制造商通常需要百万辆的产销规模才得以支撑。这意味着仅有少部分汽车公司能够留在牌桌上,未来或将出现更多的兼并收购案例。这可能是弱势企业间的“抱团取暖”,也可能是强势方收购弱势方的优质资产。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在一次行业论坛中提到,要加强产业发展统筹布局,鼓励优势企业兼并重组,多渠道支持传统汽车公司加快转型。 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发展司司长卢卫生同样指出,要引导汽车企业兼并重组,推动落后企业退出,调整和优化产业结构,防范化解结构性产能过剩风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