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选秀异地登录,还有市场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选秀异地登录,还有市场吗?

借壳TVB的《亚洲超星团》即将迎来总决赛,最出圈的却是导师朱正廷锐评学员卖腐过度。

文|骨朵网络影视 小玉

异地登录的偶像选秀,目前在国内市场上表现堪忧。

借壳TVB的《亚洲超星团》即将迎来总决赛,最出圈的却是导师朱正廷锐评学员卖腐过度。中泰联合制作的《创造营亚洲》年前高调开播,然而“一公”结束都没掀起新的波澜。

诚然“环大陆播出”使得官方营销力不足、观众参与度降低等问题无可避免,但节目品相的缺陷更加不容忽视,这也直接影响着它们在海外市场的声量。

其实回顾选秀封禁、疫情爆发之前,类型综艺早已限于周期走起了下坡路,而面向国际本就是平台寻求的新解法。如今得以正式实践,虽有不足,但也不乏制作创新、内容出海等方面的有益启示。

选秀重启,瞄准亚洲

时间回到2021年,“倒奶事件”引发的选秀禁令给内娱偶像养成系节目强制按下暂停键。往后两年选秀重启的传闻不断,但直至《亚洲超新星》辗转登录优酷国际版和TVB才将之坐实。包括随后上线WeTV(腾讯视频海外版)的《创造营亚洲》,原本都被猜测为对内娱选秀的“曲线救市”。

可是“一睹庐山真面目”后,明显能够看到节目组更大的野心,这次他们瞄准的是整个亚洲市场。

《创造营亚洲》由在海外颇具影响力的中国香港音乐人王嘉尔担任发起人、联合出品人,在中国有一定知名度的泰国歌手、演员吴翊歌和罗杰夫,以及韩团NCT的泰籍华裔成员Ten、前内娱选秀限定团硬糖少女303的泰国成员郑乃馨担任导师。节目召集了泰国、中国、日本、韩国、印尼等十来个国家的70位学员,占比最多的是泰国成员,共31人,其次有19位来自中国。

从人员构成来看,《创造营亚洲》的立足地点明显是泰国,并希望辐射向整个东南亚、东亚地区,其中又比较偏重中国市场。但节目在WeTV上的官方语言主要是泰语和英语,选曲表演同样偏向于这两种文化体系,必然会给国内观众造成一定的观看壁垒。

相比之下,以中文输出的《亚洲超星团》的“国际性”要弱得多,整体都更亲近内地市场。

虽然号称要打造“华流偶像、亚洲超星”,但实际上《亚洲超星团》看重的工具却是起源于韩国的K-POP。三次公演中,大量表演曲目都是韩流歌曲,其次才是华语经典。比如一公的五个舞台,《Phantom》《Switch to me》《One and Only》都是韩星原作,剩下的《Lydia》《饿狼传说》则来自华语乐坛。

那么在受众端,这两档节目的播出效果如何呢?

由于缺乏正规观看和投票通道,物料也少得可怜,内地观众的热情明显不高。将近尾声的《亚洲超星团》仍未在豆瓣开分就是佐证之一。与此同时,海外市场的反响似乎也没有非常理想。

有TVB底盘作保,《亚洲超星团》的收视一直远高于ViuTV此前播出的选秀节目《全民造星》,后者捧出了号称中国香港顶流男团的Mirror。但它与同台综艺相比却是个“差生”,比如2月12日至18日的统计中,《亚洲超星团》最高收视跌至14.3点,远低于音综《中年好声音2》的22.6点,也低于美食综《去到边食到边》的16.2点。

《创造营亚洲》才更新三期,招商层面据说是超预期的不错。总制片人李凯晨曾向媒体透露,这档节目仅总冠名收入便打破了整个泰国综艺市场原先的招商记录,赞助席位里也不乏中国企业的身影。

不过有秀粉分析最新排位表示,位于第三名的陆雨婷在节目中存在感不强,这个名次很可能主要得益于粉丝砸钱打投的助力。既然少量粉丝能够主导位次,就说明节目的投票池很浅,因此后续效果有待观察。

资本捧人局?低配版创4?

之所以反响不佳,很大程度上是节目品相的问题。

《亚洲超星团》官宣以来,关于“资本捧人局”的质疑声就从未停止过,原因在于乐华娱乐在节目中的曝光度太高了。

6名导师中,程潇、朱正廷都是乐华艺人;65名练习生中,乐华选送的至少有12位;三次顺位发表中,出道位半数是乐华练习生,C位也由他们轮流坐。而且,这档节目还未上线时就以节目名义办过线下见面会,地点是乐华旗下的线下周边商店yh space,主力也是乐华选送的Boyhood男团。

乐华一家独大的情况下,必然会消减节目原本“全民pick”的乐趣。

当然,“皇族”是选秀节目回避不了的质疑。隔壁《创造营亚洲》中,欧阳娜娜的妹妹欧阳娣娣、参加过泰国好声音的Krista Shim等人也处于相似的舆论处境,但尚不至于损伤节目。

选手方面,《亚洲超星团》的问题还不止如此,“回锅肉”太多也成了节目的一大槽点。

参加过《偶像练习生》的李权哲、参加过《以团之名》的洪欣儿子张镐濂、参加过韩娱选秀《Boysplanet》的奥利、参加过《青春有你3》的钟骏一、参加过《创造营2019》的余宗遥等人气选手,都是选秀熟面孔了。

最直观造成的负面影响可能是观众没有新鲜感,调动不了追星积极性;其次是会形成《亚洲超星团》的选手资质过于差劲的坏印象,毕竟这些以往落选的选手大都能在此时名列前茅。

更为重要的是,选手水平一般还导致《亚洲超星团》缺乏出圈舞台,整体关注度比较低迷。从初舞台到三次公演,节目始终被唱跳拉胯、颜值不够、修音过度等差评包围。

舞台之外倒是有出圈话题,比如同为乐华七子的李权哲和朱正廷以选手和导师的身份重聚,顺利将#李权哲朱正廷 杀我别用大厂刀#送上微博热搜高位;而朱正廷告诫选手不要过度卖腐的名场面也广为流传,反而让身为导师的他小火了一把;可惜这些甚至不足以让节目走上黑红路线。

作为一档选秀节目,《亚洲超星团》也不是毫无优点。其实节目并不缺乏可做门面、舞担、大vocal、搞笑担当之类的选手,比如外貌出众的初始C位江信熹、擅长舞蹈的“气氛组”选手爱合、全能“天才”赵天翼、初舞台人气断层的奥利等。而且,Rain作为导师的专业度很高,对选手的点评准确犀利,这也是节目看点之一。

搜罗大量海外面孔,新鲜感充足的《创造营亚洲》目前也暴露出了不少缺陷。

相比起来,它的导师风格都很温和,致使有观众觉得找不到竞技综艺的刺激感和严肃性。其次是选手中vocal多过dancer,全能型选手比较少见。虽然因此导致主题曲考核后出道位大换血,带来了一些看点,但也不由让人担忧选手潜力。

此外,官方表示《创造营亚洲》的投入成本只是国内“创造营系”的零头,这不仅导致物料体量下滑严重,海内外曝光度大打折扣,还引来很多观众吐槽舞台设计和选手宿舍过于寒酸,莫名让人降低了追更欲望。

两档节目各有优缺点,但整体而言都是中规中矩的偶像选秀节目。尤其是延续“创4”风格的《创造营亚洲》,赛制也与之如出一辙。但前者赞多、刘宇等人在初舞台已大量吸粉,接着还有利路修这样的“另类”吸睛,不知后者能否带来更出众的舞台和更特别的选手。

海外扩张,大势所趋

卷土重来未能复刻辉煌,缘由也不全然都在渠道变化和节目本身上。其实早在选秀封禁、疫情爆发以前,内娱的偶像选秀就陷入瓶颈期了。

腾讯视频与爱奇艺分庭抗礼,“创造101”和“青春有你”连年更新,优酷也有“以团之名”紧随其后。然而选手却是青黄不接,秀粉也逐渐审美疲劳。当时“回锅肉太多”“选无可选”的说法就不绝于耳,伴随着的是节目精彩度的明显下降。

为了走出瓶颈期,偶像选秀综艺已经决定向海外扩张。

《创造营2021》就有超四分之一的海外学员,最终成团的INTO1被定义为国际唱演组合,11名成员中有5名来自海外。同时作为WeTV海外业务负责人的李凯晨向媒体表示过,按照原有的规划,此后“创造营”会每年逐步增加海外选手的比例,沿着国际化发展的大方向行进。

对此布局的不止腾讯,优酷也早有动作。

《亚洲超星团》原定于2021年制作播出,当时已官宣部分导师,结果录制期间撞上选秀封禁而被迫中止。后来几经波折于去年重启,终于在年底时顺利播出。

事实上,作为偶像选秀发源地的韩国,也逃不过综艺市场的周期性遇冷。《PRODUCE404》因做票被叫停后,MNET电视台换汤不换药地开辟了同类新综《Girls Planet 999》,选出的女子组合Kep1er势头尚算不错。

去年第二季的男生版播出,在韩收视低迷不说,选出的男团ZEROBASEONE也没有I.O.I、WANNA ONE这些初期的选秀团吸粉。更不用说出道即巅峰,在我国最红的时候大概就是成团那天。原因是这个男团创造了韩国选秀首个外国C位的历史,而且包括C位章昊,成员9人中有4人来自乐华。

客观来说,观众不是不需要偶像选秀,而是不喜欢模式化、无新意的节目。而且综艺市场也在不断进化,圈层化正是趋势之一,这也是“全民造星”模式再难重振旗鼓的重要原因。

值得注意的还有,《创造营亚洲》等海外综艺对长视频平台的内容出海也意义重大。尤其是如今疫情影响逐步消退,凭借优质的华语节目走向国际、持续拉新,对于长视频平台破除会员增长乏力的现状必然大有裨益。

即使试水海外选秀的最终成效不算理想,但只要敢于迈步向前,总能积攒更多经验值,开拓更大新天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TVB电视广播

  • 电视广播:2023年公司股东应占亏损减少至7.63亿港元
  • 电视广播:预期2023年下半年实现正数EBITDA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选秀异地登录,还有市场吗?

借壳TVB的《亚洲超星团》即将迎来总决赛,最出圈的却是导师朱正廷锐评学员卖腐过度。

文|骨朵网络影视 小玉

异地登录的偶像选秀,目前在国内市场上表现堪忧。

借壳TVB的《亚洲超星团》即将迎来总决赛,最出圈的却是导师朱正廷锐评学员卖腐过度。中泰联合制作的《创造营亚洲》年前高调开播,然而“一公”结束都没掀起新的波澜。

诚然“环大陆播出”使得官方营销力不足、观众参与度降低等问题无可避免,但节目品相的缺陷更加不容忽视,这也直接影响着它们在海外市场的声量。

其实回顾选秀封禁、疫情爆发之前,类型综艺早已限于周期走起了下坡路,而面向国际本就是平台寻求的新解法。如今得以正式实践,虽有不足,但也不乏制作创新、内容出海等方面的有益启示。

选秀重启,瞄准亚洲

时间回到2021年,“倒奶事件”引发的选秀禁令给内娱偶像养成系节目强制按下暂停键。往后两年选秀重启的传闻不断,但直至《亚洲超新星》辗转登录优酷国际版和TVB才将之坐实。包括随后上线WeTV(腾讯视频海外版)的《创造营亚洲》,原本都被猜测为对内娱选秀的“曲线救市”。

可是“一睹庐山真面目”后,明显能够看到节目组更大的野心,这次他们瞄准的是整个亚洲市场。

《创造营亚洲》由在海外颇具影响力的中国香港音乐人王嘉尔担任发起人、联合出品人,在中国有一定知名度的泰国歌手、演员吴翊歌和罗杰夫,以及韩团NCT的泰籍华裔成员Ten、前内娱选秀限定团硬糖少女303的泰国成员郑乃馨担任导师。节目召集了泰国、中国、日本、韩国、印尼等十来个国家的70位学员,占比最多的是泰国成员,共31人,其次有19位来自中国。

从人员构成来看,《创造营亚洲》的立足地点明显是泰国,并希望辐射向整个东南亚、东亚地区,其中又比较偏重中国市场。但节目在WeTV上的官方语言主要是泰语和英语,选曲表演同样偏向于这两种文化体系,必然会给国内观众造成一定的观看壁垒。

相比之下,以中文输出的《亚洲超星团》的“国际性”要弱得多,整体都更亲近内地市场。

虽然号称要打造“华流偶像、亚洲超星”,但实际上《亚洲超星团》看重的工具却是起源于韩国的K-POP。三次公演中,大量表演曲目都是韩流歌曲,其次才是华语经典。比如一公的五个舞台,《Phantom》《Switch to me》《One and Only》都是韩星原作,剩下的《Lydia》《饿狼传说》则来自华语乐坛。

那么在受众端,这两档节目的播出效果如何呢?

由于缺乏正规观看和投票通道,物料也少得可怜,内地观众的热情明显不高。将近尾声的《亚洲超星团》仍未在豆瓣开分就是佐证之一。与此同时,海外市场的反响似乎也没有非常理想。

有TVB底盘作保,《亚洲超星团》的收视一直远高于ViuTV此前播出的选秀节目《全民造星》,后者捧出了号称中国香港顶流男团的Mirror。但它与同台综艺相比却是个“差生”,比如2月12日至18日的统计中,《亚洲超星团》最高收视跌至14.3点,远低于音综《中年好声音2》的22.6点,也低于美食综《去到边食到边》的16.2点。

《创造营亚洲》才更新三期,招商层面据说是超预期的不错。总制片人李凯晨曾向媒体透露,这档节目仅总冠名收入便打破了整个泰国综艺市场原先的招商记录,赞助席位里也不乏中国企业的身影。

不过有秀粉分析最新排位表示,位于第三名的陆雨婷在节目中存在感不强,这个名次很可能主要得益于粉丝砸钱打投的助力。既然少量粉丝能够主导位次,就说明节目的投票池很浅,因此后续效果有待观察。

资本捧人局?低配版创4?

之所以反响不佳,很大程度上是节目品相的问题。

《亚洲超星团》官宣以来,关于“资本捧人局”的质疑声就从未停止过,原因在于乐华娱乐在节目中的曝光度太高了。

6名导师中,程潇、朱正廷都是乐华艺人;65名练习生中,乐华选送的至少有12位;三次顺位发表中,出道位半数是乐华练习生,C位也由他们轮流坐。而且,这档节目还未上线时就以节目名义办过线下见面会,地点是乐华旗下的线下周边商店yh space,主力也是乐华选送的Boyhood男团。

乐华一家独大的情况下,必然会消减节目原本“全民pick”的乐趣。

当然,“皇族”是选秀节目回避不了的质疑。隔壁《创造营亚洲》中,欧阳娜娜的妹妹欧阳娣娣、参加过泰国好声音的Krista Shim等人也处于相似的舆论处境,但尚不至于损伤节目。

选手方面,《亚洲超星团》的问题还不止如此,“回锅肉”太多也成了节目的一大槽点。

参加过《偶像练习生》的李权哲、参加过《以团之名》的洪欣儿子张镐濂、参加过韩娱选秀《Boysplanet》的奥利、参加过《青春有你3》的钟骏一、参加过《创造营2019》的余宗遥等人气选手,都是选秀熟面孔了。

最直观造成的负面影响可能是观众没有新鲜感,调动不了追星积极性;其次是会形成《亚洲超星团》的选手资质过于差劲的坏印象,毕竟这些以往落选的选手大都能在此时名列前茅。

更为重要的是,选手水平一般还导致《亚洲超星团》缺乏出圈舞台,整体关注度比较低迷。从初舞台到三次公演,节目始终被唱跳拉胯、颜值不够、修音过度等差评包围。

舞台之外倒是有出圈话题,比如同为乐华七子的李权哲和朱正廷以选手和导师的身份重聚,顺利将#李权哲朱正廷 杀我别用大厂刀#送上微博热搜高位;而朱正廷告诫选手不要过度卖腐的名场面也广为流传,反而让身为导师的他小火了一把;可惜这些甚至不足以让节目走上黑红路线。

作为一档选秀节目,《亚洲超星团》也不是毫无优点。其实节目并不缺乏可做门面、舞担、大vocal、搞笑担当之类的选手,比如外貌出众的初始C位江信熹、擅长舞蹈的“气氛组”选手爱合、全能“天才”赵天翼、初舞台人气断层的奥利等。而且,Rain作为导师的专业度很高,对选手的点评准确犀利,这也是节目看点之一。

搜罗大量海外面孔,新鲜感充足的《创造营亚洲》目前也暴露出了不少缺陷。

相比起来,它的导师风格都很温和,致使有观众觉得找不到竞技综艺的刺激感和严肃性。其次是选手中vocal多过dancer,全能型选手比较少见。虽然因此导致主题曲考核后出道位大换血,带来了一些看点,但也不由让人担忧选手潜力。

此外,官方表示《创造营亚洲》的投入成本只是国内“创造营系”的零头,这不仅导致物料体量下滑严重,海内外曝光度大打折扣,还引来很多观众吐槽舞台设计和选手宿舍过于寒酸,莫名让人降低了追更欲望。

两档节目各有优缺点,但整体而言都是中规中矩的偶像选秀节目。尤其是延续“创4”风格的《创造营亚洲》,赛制也与之如出一辙。但前者赞多、刘宇等人在初舞台已大量吸粉,接着还有利路修这样的“另类”吸睛,不知后者能否带来更出众的舞台和更特别的选手。

海外扩张,大势所趋

卷土重来未能复刻辉煌,缘由也不全然都在渠道变化和节目本身上。其实早在选秀封禁、疫情爆发以前,内娱的偶像选秀就陷入瓶颈期了。

腾讯视频与爱奇艺分庭抗礼,“创造101”和“青春有你”连年更新,优酷也有“以团之名”紧随其后。然而选手却是青黄不接,秀粉也逐渐审美疲劳。当时“回锅肉太多”“选无可选”的说法就不绝于耳,伴随着的是节目精彩度的明显下降。

为了走出瓶颈期,偶像选秀综艺已经决定向海外扩张。

《创造营2021》就有超四分之一的海外学员,最终成团的INTO1被定义为国际唱演组合,11名成员中有5名来自海外。同时作为WeTV海外业务负责人的李凯晨向媒体表示过,按照原有的规划,此后“创造营”会每年逐步增加海外选手的比例,沿着国际化发展的大方向行进。

对此布局的不止腾讯,优酷也早有动作。

《亚洲超星团》原定于2021年制作播出,当时已官宣部分导师,结果录制期间撞上选秀封禁而被迫中止。后来几经波折于去年重启,终于在年底时顺利播出。

事实上,作为偶像选秀发源地的韩国,也逃不过综艺市场的周期性遇冷。《PRODUCE404》因做票被叫停后,MNET电视台换汤不换药地开辟了同类新综《Girls Planet 999》,选出的女子组合Kep1er势头尚算不错。

去年第二季的男生版播出,在韩收视低迷不说,选出的男团ZEROBASEONE也没有I.O.I、WANNA ONE这些初期的选秀团吸粉。更不用说出道即巅峰,在我国最红的时候大概就是成团那天。原因是这个男团创造了韩国选秀首个外国C位的历史,而且包括C位章昊,成员9人中有4人来自乐华。

客观来说,观众不是不需要偶像选秀,而是不喜欢模式化、无新意的节目。而且综艺市场也在不断进化,圈层化正是趋势之一,这也是“全民造星”模式再难重振旗鼓的重要原因。

值得注意的还有,《创造营亚洲》等海外综艺对长视频平台的内容出海也意义重大。尤其是如今疫情影响逐步消退,凭借优质的华语节目走向国际、持续拉新,对于长视频平台破除会员增长乏力的现状必然大有裨益。

即使试水海外选秀的最终成效不算理想,但只要敢于迈步向前,总能积攒更多经验值,开拓更大新天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