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从“三线建设”中扎根,拓宽电力盘面,东方电气何以多点开花?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从“三线建设”中扎根,拓宽电力盘面,东方电气何以多点开花?

现在中国每4度电就有1度源于东方电气的装备发出的,其研制的发电装备约占中国总装机容量1/4。

文|国际能源网

中国的西部,世界的东方,从“三线”建设脱颖而出的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不仅在“天府之国”铸造了一道能源装备制造业的“长城”,而且将其影响力逐步从国内走向世界。现在中国每4度电就有1度源于东方电气的装备发出的,其研制的发电装备约占中国总装机容量1/4。

从“三线建设”中诞生

东方电气诞生于一个火热年代,起步于一个特殊政策。

1958年10月13日,这对于东方电气来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日子,这天,德阳水力发电设备厂在四川德阳破土动工,这就是东方电机厂的前身。也是构建东方电气“骨架”的首家企业。

德阳水力发电设备厂在四川德阳破土动工

1966年,又有三个带有“东”字头的厂开建:在四川自贡开建的东方锅炉厂、在四川德阳开建的东方汽轮机厂、在四川乐山开建的东风电机厂。它们同其他在四川开工多个重型机械装备厂一样,都是为了响应“三线建设”布局而生。

1964年我国做出了“三线建设”的重大决策,四川作为三线建设的重点区域之一,成为了备战备荒的重要基地。原有重型工业基地哈尔滨为四川的工业建设提供了人员支援和技术支援,其中哈尔滨汽轮机厂对东方汽轮机厂的支援最具力度。

当时的三线建设带有一定的秘密性质,其中东方汽轮机厂对外代号为401。秘密状态下的建设尤其艰苦,东汽人发扬不怕累、不怕苦的革命主义精神,以天为敌,以地为敌,与时间赛跑。终于在1973年基本完成了核心建设任务。1974年11月25日,工程整体验收合格,随后投入生产,改变了我国电力设备制造工业的布局,同时也为东方电气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和优良传统——“东汽精神”。

1978年底,东方电机厂、东方汽轮机厂等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德阳也因此成为继哈尔滨、上海之后的重型机械工业基地。

1984年5月23日,东方电站成套设备公司在成都组建,成员企业包括东方电机厂、东方汽轮机厂、东方锅炉厂和东风电机厂。这成为东方电气集团的雏形。1992年,正式更名为“中国东方电气集团公司”,集团公司财务关系上划中央。2009年6月,集团公司董事会试点启动,公司改制为国有独资公司,并更名为“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

1994年和1996年,子公司东方电机和东方锅炉分别上市。在2007年11月,集团公司完成主营业务资产整体上市,从此“东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取代了原有的“东方电机”,以“东方电气”身份出现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和香港联交所,成为电力装备阵容强大一员。而“东方锅炉”则依旧存续。

此后集团公司内风电、核电、氢能等专业子公司陆续成立,目前东方电气已经形成了包含15家控股子公司的庞大企业体系,在西部铸造了一道能源装备制造“长城”:

除了控股子公司,还有5家全资子公司和2家分公司:

这其中,东方电机是东方电气集团全资核心子企业,是中国大型发电设备研究、设计、制造的骨干企业,全球清洁能源装备和服务的主要供应商。东方电机牢牢把握抽水蓄能、煤电、气电等传统水火电市场机遇,持续加大风电电机、中小热电、电动机、工程环保、特种电机等新产业市场开拓,加大核心技术攻关,持续加强高水头大容量冲击式机组、变速抽水蓄能、大容量海上风电电机等关键技术研发,持续推进国家级创新平台建设。

东方电气的“领导人”

东方电气的诞生,与哈尔滨汽轮机厂(哈尔滨电气的雏形)的人员支援分不开。1965年,东方汽轮机厂开始筹备,从哈尔滨汽轮机厂来支援建设的技术骨干中就包括东方电气的创始人丁一。正是他在日后的东方电气的建设、改组、转型中承担了重要角色。

东方电气集团的创始人 丁一

作为新中国第一代汽轮机设计制造专家,丁一主持并参加了5.5万千瓦、5万千瓦、10万千瓦、20万千瓦汽轮机的设计、制造工作;主持研究成功双缸双排气30万千瓦汽轮机;组织设计、制造简单循环分轴6000千瓦燃气轮机装置。

1980年,“三线建设”政策终止。许多三线企业转型失败,但也有一些企业如东方汽轮机厂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成功转型升级。丁一在这一过程中做出了巨大贡献。

1984年东方电站成套设备公司在成都组建后,丁一担任董事长、总经理。1992年“中国东方电气集团公司”成立以后,丁一担任党组书记、董事长、总经理,从一个技术专家转型为一个现代化大型企业集团的创始人。1999年,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被党中央、国务院确定为全国39户涉及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之一。能够影响到“国家安全”是来自于它从一开始被赋予的历史使命,而其承担的能源装备生产功能也对国民经济命脉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新世纪开始之后,东方电气的经营曾经经历高峰和低谷。这与我国能源和发电主力的转移有巨大关系。我国电力长期以火电为主,东方电气业绩很大程度上受火电建设周期的影响。2012 年至 2016 年受火电建设需求减缓等因素的影响,公司营收与归母净利润总体上呈现下滑态势。公司在 2016 年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亏损。

在2004年11月到2016年5月期间,王计担任东方电气的“一把手”,他在任期间,经历了风电装备企业的剧烈竞争,也经历了核电产业因福岛事故的冰封阶段,他在推动东方电气在核电装备制造国产化领域发挥出色,他也见证了东方东方电气风电有限公司从无到有的过程。

来自哈尔滨电气的邹磊在2016年05月-2020年12月担任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

邹磊上任时,东方电气处于业绩低谷,邹磊上任后给东方电气的定位是:做优水电、火电,做强风电、太阳能,做大核电、气电。

他提出,必须打造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即实体经济(制造+服务)+虚拟经济(金融服务)+技术经济(互联网)。换一种表述就是“制造+服务+金融+互联网+”。

邹磊的上任给东方电气的发展带来很大的改观,2017年当年,东方电气的新增订单签约额高达370.2亿元,营收实现350.1亿元。到2020年底邹磊离开,东方电气的营收实现了381.72亿。

从2021年1月至今,俞培根任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俞培根是核电领域资深专业人士,在就职东方电气之前,曾任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等职务。

2021年,公司累计发电设备产量达到6亿千瓦,成为国内首家突破这一指标的能源装备制造企业。

东方电气专注装备制造升级,发力战略性新兴产业,已形成“六电并举、六业协同”的产业格局。“六电并举”是指风电、太阳能发电、水电、核电、气电、火电;“六业协同”是指高端石化装备、节能环保、工程与国际贸易、现代制造服务、电力电子与控制、新兴产业。

风电:后来居上

东方电气风电股份有限公司在集团中成立时间较晚,2015年3月才成立,在东方电气“家族群”中妥妥的“小弟”,但是其风头蹿升非常之快,在风电装备制造领域屡屡创造世界第一。

2018年10月,东方风电获得了10MW等级海上风力发电机组IEC设计认证,成为国内首家、全球第二家取得该证书的整机制造商。

2022年2月,东方电气自主研制、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 13 兆瓦抗台风型海上风电机组顺利下线,这是当时亚洲地区单机容量最大、叶轮直径最大的风电机组。

但是很快东方风电就刷新了自己所创造的这一纪录,2023年11月,全球最大18MW直驱海上风电机组顺利下线,并在今年年初成功安装、巍然而立海平面。

18MW风电机组是目前已下线的全球单机容量最大、叶轮直径最大的直驱海上风电机组,单叶片长度达到126米,可与42层楼高相比肩。

东方风电称,机组满发时,每转一圈即可发出38度电,按照理想状态,单台机组每年就可以输出7200万度清洁电能,可满足4万户普通家庭一年的生活用电。这样一个庞大装备,东方风电在每一个部件与技术上都做到了完全自主知识产权。

东风风电不仅制造出了这样的“庞然大物”,其“黑科技”还能够让其在80米每秒的狂风中屹立不倒。

更绝的是,这一风电机组做到了在发电功率相同的情况下,比同行所有的发电机质量更轻,该发电机的材料利用率与经济性同样领先,从而使得这一庞大的发电机同时实现了安全指数与经济效益的提升。高原山地、陆上、海上都可看见东方风电硕大风叶的“丰姿”。东方风电全球业绩超过10000台风电机组,国内装机容量排名前五。

东方风电所提供的不仅仅是装备,自建项目也正在各地开工。2023年12月,东方电气首个自建集中式风电场项目全容量投产。这一项目是位于酒泉肃北马鬃山镇的饮马峡B区100MW风电项目,共安装由东方风电自主研制的25台DEW-G4000-165双馈型风力发电机组,每年可产出2.24亿度清洁电能。

2022年8月,东方风电入选国务院国资委网站公布的最新“双百企业”名单。“双百”指100家规模效益强企业和100家高成长性企业。能够入选“双百”,可以看到东方风电的实力。

水电:看家本领功夫最硬

水电机组制造是东方电气的“看家本领”之一,东方电机从一开始就承担并完成了当时急需的葛洲坝水电站装备需求。

1979年,东方电机成功研制了170兆瓦轴流转浆式水电机组,两年后在葛洲坝成功投产。1985年获得了首届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其11.3米的转轮直径至今仍然保持世界之最。

东方电机原电机处总设计师 陈锡芳

新世纪以来,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三峡右岸和溪洛渡水轮机组的投运,标志着东方电气大型水轮发电机组技术水平达到世界先进。

2022年12月,装机规模全球第二大、我国第一大水电站——白鹤滩水电站全部投产发电,16台百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中,8台机组由来自东方电机有限公司自主研制供货。单机容量100千瓦的发电机组实现了100%国产化率。机组转动部件重达2600吨,由上万个零部件构成,实现了“零配重”,机组稳定性好,摆度仅仅一根头发丝直径大小。

高水头大容量冲击式水电机组是服务国家“加快西南水电基地建设”的主力机型,但在本世纪初,我国这一领域的自主研制水平薄弱,与国外先进企业存在差距。面向国家重大需求,东方电机制定了150MW级大型冲击式转轮研制、500MW级巨型冲击式机组研制、700-1000MW级高水头大容量巨型冲击式机组研制的“三步走”攀登计划。

2023年5月,东方电气自主研制的150MW冲击式转轮成功下线,实现我国从无到有的突破。6月7日,在四川田湾河流域金窝电站实现工程应用。刚刚完成第一步,东方电机即向第二部500MW发起冲刺。一个月后,他们便向发起攻关。

2023年8月31日,500MW冲击式水电机组转轮中心体锻件全面通过大唐集团业主验收,实现了研制里程碑突破,开启我国水力发电产业高质量发展新篇章,这也是目前世界单机容量最大500MW的冲击式水电机组。

当奔涌的江河以700多米的落差飞流直下,水流对水斗冲击产生的能量相当于7.5吨的货车以100公里的时速行驶时撞击产生的能量,如何保证经受150亿次冲击的水斗的坚固耐用,除了考验研发能力,也非常考验材料应用能力。东方电气利用新技术和制造工艺解决了这一难题。

这其中数字化对实现工业制造目标提供了路径。今年年初,俞培根介绍了东方电气水力机组制造的新方向:“制造工艺的创新,必须有数字化智能化支撑。建成投产,那就是世界之最,东方电气的目标是要永远攀登高峰,永远追求世界之最。”

火电:向清洁能源装备转型

火电装备中,东方电气与哈尔滨电气、上海电气三分天下。东方电气尤其在出力大、调峰性能优越的大型火电机组中占据优势,长期保持40%左右市场份额。

汽轮机是火电中重要装备。东方汽轮机致力于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深耕汽轮机传统优势产业,不断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研发的第三、四代高效通流技术达到世界领先水平,真正打造了我国高端汽轮机的“中国芯”,建立了现代汽轮机高效通流设计技术体系并实现示范应用。以1000MW等级超超临界邹县改造机组为例,应用公司自研的第四代高效通流技术进行改造后,仅汽轮机改造部分,每发1度电可降低供电标煤耗16.8克,每年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23.3万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约756吨,减少氮氧化合物排放约656吨,节能减排效果非常显著。

东方电气长期致力于高效清洁火电技术的开发与应用,产品参数范围从中压至超超临界,容量从50MW~1350MW,可燃用煤、油/气、生物质等各种燃料,并将大型火电先进技术运用到工业透平、特种电机、调相机、低容高参机组等领域。

国家能源局与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联合发布全国电力可靠性年度报告中,东方电气所提供的燃煤发电设备可靠性已经连续四年位列第一。

气电:G50石破天惊

燃气轮机中以G50的研发最为引人注目。2022年底,由东方汽轮机自主研制,国内首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F级重型燃气轮机(代号G50)顺利下线发运。2023年3月8日,G50在广东清远顺利通过96h商业运行考核,翻开了我国自主重型燃气轮机的新篇章,G50也成为我国新时代“争气机”的代名词。

东方汽轮机在2009年启动了F级50MW重型燃机项目,研发超14年。燃气轮机用途广泛,但是长期以来,只有美国、德国、日本、意大利 4个国家完整地掌握了燃机研发技术,并对其长期技术封锁。从这一点就可以知道G50为何被称为“争气机”。

G50是国内首台完全正向自主设计、制造、试验的 F级燃气轮机,其更重要的意义是打破了70多年的技术封锁,为我国能源体系的安全贡献了力量。分别于2020年和2022年两次入选国资委评选的“央企十大国之重器”。

通过G50的研制,东方汽轮机目前已经搭建了自主F 级燃机设计体系,已获授权发明专利136项,具备了燃机全部部件的制造能力。

太阳能发电:光热技术全国一流

东方电气的太阳能发电包含两个方向:光热发电和光伏发电。今年1月,在甘肃省酒泉市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阿克塞110MW塔式光热发电项目,由东方锅炉研发的定日镜安装突破1万面,在戈壁上蔚为壮观。

该项目位于阿克塞县千万千瓦级可再生能源多能互补基地,占地约20.6平方公里。今年2月,东方电气在投资互动平台表示:东方锅炉为哈密光热发电项目研制了当今最先进的塔式熔盐发电技术,集中创新资源,勇担创新链“链长”,攻克多项“卡脖子”技术,最终掌握了高效利用太阳能的“绿色原理”,创新结构的定日镜,将太阳光反射聚集到位于181米的吸热器上。太阳升起时,这些镜子自动精准跟踪太阳,通过吸热器上的热交换,将熔盐加热并储存,高温熔盐与水进行热交换产生高温高压蒸汽,驱动汽轮发电机组发电。

在光热发电领域,东方锅炉拥有成熟的光热技术成套解决方案,已形成镜场与聚光吸热系统、储换热系统、常规发电系统以及控制系统等完整产品,包括50MW等级、100MW等级系列产品,在国家能源局首批太阳能光热发电示范项目中,市场占有率超过50%,位居行业第一。

今年刚过去两个月,东方锅炉连续中标博州10万千瓦储热型光热配建90万千瓦新能源项目吸热器系统、蒸汽发生器系统,精河新华新能源有限公司“光热储能新能源”一体化基地项目蒸汽发生器系统,和中电建共和10万千瓦光热项目蒸汽发生器系统设备项目。这是东方锅炉在光热发电领域历经10余年的自主技术研发与探索,形成的核心竞争力表现。

在光伏发电领域,东方电气也具备从项目开发、系统设计、技术支持、设备采购、项目建设、项目管理及服务等全过程开发和管理能力,拥有甘肃酒泉、宁夏石嘴山、天津福耀等大型光伏EPC项目及四川阿坝小型风光储等工程项目业绩。

核电:市场占有率40%

东方电气在核电设备领域技术领先,行业地位稳定。公司核电业务提供核岛、常规岛设备,产品几乎涵盖所有核岛主设备及常规岛汽轮发电机组等,具备批量生产百万千万级(1000MW-1800MW)核电机组设备的能力,覆盖目前国内所有核电技术。

东方电气在国内率先进入百万千瓦等级大型核电领域,2019年获得全国首张核蒸汽供应系统设备制造许可证,获得国家核安全局颁发的核1级设备(蒸汽发生器)设计许可证,成为国内首家具备该项资质的装备制造企业。产品覆盖二代加、引进三代(EPR、AP1000)、自主三代(“华龙一号”、国和一号)、四代核电(钠冷快堆、高温气冷堆)、海上浮动平台模块化小堆等国内所有技术路线。

2013年,世界最大单机容量175MW核能发电机成功制造并发运,标志着东方电气在大容量、高阐述发电机制造领域再次刷新纪录。

2024年2月,东方电气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答主机订单的市场份额时说,公司在煤电市场占有率38%,核电市场占有率40%。

氢能:让东方更“氢”新

氢原子虽轻,但氢能产业链条天生带有“重”工业性质,这给能源装备制造企业提供了强大的发挥空间。近年来,东方电气集团旗下东方氢能持续点亮氢能产业科技树,把氢能作为助力推动我国清洁能源发展的重要产业之一,立足能源装备制造优势,经过技术创新与自主产品开发,全面掌握了氢燃料电池核心部件研制、电堆工程设计、系统集成与控制及氢获取、氢储运、氢加注等氢能全产业链核心装备关键技术,成长为国内氢能产业的领军企业。

东方电气集团旗下有两支队伍都对氢能产业投入了研发和制造力量。东方电气(成都)氢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东方电气集团氢能与燃料电池产业发展的核心平台,同时东方锅炉也是东方电气集团内部氢能产业分支的生力军。

2023年以来,东方氢能一系列技术取得领先效果,自主研发的储氢罐获批四川省首套重大技术装备,80千瓦级燃料电池系统获企业标准“领跑者”称号;重磅推出了单槽规模行业最大的兆瓦级质子交换膜电解水制氢系统、国内功率最高的270MW燃料电池系统、国内首套兆瓦级“制氢-储氢-发电-供热-制冷”五联供系统,三项产品均代表了行业领先水平。东方锅炉从氢交通、氢发电向氢储能、氢冶金、氢化工等领域延伸,构建起绿色制氢、储氢、运氢、用氢的全产业链。尤其是在氢能制取领域,东方锅炉实行风光制氢、海水制氢、垃圾发电耦合制氢等多路线并举,成功研制50标方PEM电解槽及制氢系统,成功中标首个光伏氢能综合开发项目。

2023年11月10日,四川省德阳市首批氢能重卡在东方电气集团东方锅炉股份有限公司德阳基地交付。此次交付的氢能重卡,搭载东方电气自主研发的氢燃料电池系统,具有零碳排、高功率、高集成度、高经济性、高智能化、一级部件100%国产化的特点,投运后将为德阳建设世界级清洁能源装备制造基地提供有力支撑。

成渝氢走廊的构建对于东方电气来说是个机遇,未来,东方电气正在将氢产业耦合风、光、储、热等技术,创造多功能多场景应用的氢产业空间。

俞培根认为,传统能源要朝新能源新兴产业方向走,东方电气要把氢能打造成集团公司未来发展的重要产业支柱。

储能:两个方向齐头并进

抽水蓄能和压缩空气储能在储能领域是装备“派头”最大的装备,也正是作为能源装备的拿手好戏,这两个戏分领域也成为东方电气在储能方向的发力点。

今年年初,董事长俞培根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新型电力系统的发展以新能源为主,通过抽水蓄能的储能方式,可以解决好电力间歇性、不稳定的问题。抽水蓄能开始放量,未来几年会迎来较快增长。

在一座曾孕育出白鹤滩等巨型机组的车间,如今,在制的水电产品60%都是抽水蓄能机组的部件,2024年这里的成套抽水蓄能机组的产能将达到40台。

压储空气储能系统关键设备主要包括压缩机、储热系统、换热系统和透平膨胀机。东方电气可提供10MW-300MW系列化压缩空气膨胀透平产品,具备储罐、压缩机、换热器等配套系统设备的生产制造及总成能力。

东方汽轮机自主研制的世界首个非补燃压缩空气储能电站透平机组,在江苏金坛盐穴压缩空气储能国家试验示范项目成功并网并稳定运行。2022 年11月,东方汽轮机中标了湖北应城300MW压缩空气储能项目的空气透平及配套装置。

三大电气集团中最具成长性

东方电气、哈尔滨电气、上海电气三家能源装备企业经常被拿来进行比较,比历史、比业绩、比潜力。从近些年来看,东方电气一直被各大证券机构认为是发展潜力最大。

例如,以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来进行对比(仅上市公司部分):

显然从盈利和成长性来看,东方电气保持着高潜力值。

东方电气作为能源装备制造重点企业,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大而全,多而优,尤其是六电六业发展战略提出以来,全品类发育的趋势愈加明显,六业的营收几乎同时都取得巨大进步,其中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装备所占比例上升尤其明显。

图源:民生证券

2024年1月,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俞培根透露,2023年,东方电气战略性新兴产业营收占比超过42%。全年发电设备产出量迎来历史新高,达到4395万千瓦。

东方电气在海外市场也频频收获订单,2019年,东方电气旗下东方国际收到孟加拉国国家电网公司对福里德布尔和巴里萨尔变电站项目支付的预付款;同年,老挝南莫2水电站总包合同生效;东方国际还在洪都拉斯首都特古西加尔巴签署了圣劳伦索光伏电站EPC总承包合同……

近期,东方国际成功签署巴格达南一号电厂单循环改联合循环总承包项目合同。作为伊拉克政府项目之一,该项目对于提升本地的能源利用效率和确保巴格达市的电力供应安全具有重要意义。东方电气的海外市场在不断拓展中,取得了海外合作伙伴的交口称赞。

这一家从“三线”建设脱胎来的制造企业,越过年代的尘埃,站稳了脚跟,通过全面发展的策略,屹立于东方,为我国能源安全建造了一座长城,同时向世界展现了中国制造的力量。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东方电气

2.7k
  • “氢”风来袭,成都氢能凌风而行
  • 东方电气集团与四川省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从“三线建设”中扎根,拓宽电力盘面,东方电气何以多点开花?

现在中国每4度电就有1度源于东方电气的装备发出的,其研制的发电装备约占中国总装机容量1/4。

文|国际能源网

中国的西部,世界的东方,从“三线”建设脱颖而出的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不仅在“天府之国”铸造了一道能源装备制造业的“长城”,而且将其影响力逐步从国内走向世界。现在中国每4度电就有1度源于东方电气的装备发出的,其研制的发电装备约占中国总装机容量1/4。

从“三线建设”中诞生

东方电气诞生于一个火热年代,起步于一个特殊政策。

1958年10月13日,这对于东方电气来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日子,这天,德阳水力发电设备厂在四川德阳破土动工,这就是东方电机厂的前身。也是构建东方电气“骨架”的首家企业。

德阳水力发电设备厂在四川德阳破土动工

1966年,又有三个带有“东”字头的厂开建:在四川自贡开建的东方锅炉厂、在四川德阳开建的东方汽轮机厂、在四川乐山开建的东风电机厂。它们同其他在四川开工多个重型机械装备厂一样,都是为了响应“三线建设”布局而生。

1964年我国做出了“三线建设”的重大决策,四川作为三线建设的重点区域之一,成为了备战备荒的重要基地。原有重型工业基地哈尔滨为四川的工业建设提供了人员支援和技术支援,其中哈尔滨汽轮机厂对东方汽轮机厂的支援最具力度。

当时的三线建设带有一定的秘密性质,其中东方汽轮机厂对外代号为401。秘密状态下的建设尤其艰苦,东汽人发扬不怕累、不怕苦的革命主义精神,以天为敌,以地为敌,与时间赛跑。终于在1973年基本完成了核心建设任务。1974年11月25日,工程整体验收合格,随后投入生产,改变了我国电力设备制造工业的布局,同时也为东方电气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和优良传统——“东汽精神”。

1978年底,东方电机厂、东方汽轮机厂等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德阳也因此成为继哈尔滨、上海之后的重型机械工业基地。

1984年5月23日,东方电站成套设备公司在成都组建,成员企业包括东方电机厂、东方汽轮机厂、东方锅炉厂和东风电机厂。这成为东方电气集团的雏形。1992年,正式更名为“中国东方电气集团公司”,集团公司财务关系上划中央。2009年6月,集团公司董事会试点启动,公司改制为国有独资公司,并更名为“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

1994年和1996年,子公司东方电机和东方锅炉分别上市。在2007年11月,集团公司完成主营业务资产整体上市,从此“东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取代了原有的“东方电机”,以“东方电气”身份出现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和香港联交所,成为电力装备阵容强大一员。而“东方锅炉”则依旧存续。

此后集团公司内风电、核电、氢能等专业子公司陆续成立,目前东方电气已经形成了包含15家控股子公司的庞大企业体系,在西部铸造了一道能源装备制造“长城”:

除了控股子公司,还有5家全资子公司和2家分公司:

这其中,东方电机是东方电气集团全资核心子企业,是中国大型发电设备研究、设计、制造的骨干企业,全球清洁能源装备和服务的主要供应商。东方电机牢牢把握抽水蓄能、煤电、气电等传统水火电市场机遇,持续加大风电电机、中小热电、电动机、工程环保、特种电机等新产业市场开拓,加大核心技术攻关,持续加强高水头大容量冲击式机组、变速抽水蓄能、大容量海上风电电机等关键技术研发,持续推进国家级创新平台建设。

东方电气的“领导人”

东方电气的诞生,与哈尔滨汽轮机厂(哈尔滨电气的雏形)的人员支援分不开。1965年,东方汽轮机厂开始筹备,从哈尔滨汽轮机厂来支援建设的技术骨干中就包括东方电气的创始人丁一。正是他在日后的东方电气的建设、改组、转型中承担了重要角色。

东方电气集团的创始人 丁一

作为新中国第一代汽轮机设计制造专家,丁一主持并参加了5.5万千瓦、5万千瓦、10万千瓦、20万千瓦汽轮机的设计、制造工作;主持研究成功双缸双排气30万千瓦汽轮机;组织设计、制造简单循环分轴6000千瓦燃气轮机装置。

1980年,“三线建设”政策终止。许多三线企业转型失败,但也有一些企业如东方汽轮机厂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成功转型升级。丁一在这一过程中做出了巨大贡献。

1984年东方电站成套设备公司在成都组建后,丁一担任董事长、总经理。1992年“中国东方电气集团公司”成立以后,丁一担任党组书记、董事长、总经理,从一个技术专家转型为一个现代化大型企业集团的创始人。1999年,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被党中央、国务院确定为全国39户涉及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之一。能够影响到“国家安全”是来自于它从一开始被赋予的历史使命,而其承担的能源装备生产功能也对国民经济命脉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新世纪开始之后,东方电气的经营曾经经历高峰和低谷。这与我国能源和发电主力的转移有巨大关系。我国电力长期以火电为主,东方电气业绩很大程度上受火电建设周期的影响。2012 年至 2016 年受火电建设需求减缓等因素的影响,公司营收与归母净利润总体上呈现下滑态势。公司在 2016 年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亏损。

在2004年11月到2016年5月期间,王计担任东方电气的“一把手”,他在任期间,经历了风电装备企业的剧烈竞争,也经历了核电产业因福岛事故的冰封阶段,他在推动东方电气在核电装备制造国产化领域发挥出色,他也见证了东方东方电气风电有限公司从无到有的过程。

来自哈尔滨电气的邹磊在2016年05月-2020年12月担任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

邹磊上任时,东方电气处于业绩低谷,邹磊上任后给东方电气的定位是:做优水电、火电,做强风电、太阳能,做大核电、气电。

他提出,必须打造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即实体经济(制造+服务)+虚拟经济(金融服务)+技术经济(互联网)。换一种表述就是“制造+服务+金融+互联网+”。

邹磊的上任给东方电气的发展带来很大的改观,2017年当年,东方电气的新增订单签约额高达370.2亿元,营收实现350.1亿元。到2020年底邹磊离开,东方电气的营收实现了381.72亿。

从2021年1月至今,俞培根任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俞培根是核电领域资深专业人士,在就职东方电气之前,曾任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等职务。

2021年,公司累计发电设备产量达到6亿千瓦,成为国内首家突破这一指标的能源装备制造企业。

东方电气专注装备制造升级,发力战略性新兴产业,已形成“六电并举、六业协同”的产业格局。“六电并举”是指风电、太阳能发电、水电、核电、气电、火电;“六业协同”是指高端石化装备、节能环保、工程与国际贸易、现代制造服务、电力电子与控制、新兴产业。

风电:后来居上

东方电气风电股份有限公司在集团中成立时间较晚,2015年3月才成立,在东方电气“家族群”中妥妥的“小弟”,但是其风头蹿升非常之快,在风电装备制造领域屡屡创造世界第一。

2018年10月,东方风电获得了10MW等级海上风力发电机组IEC设计认证,成为国内首家、全球第二家取得该证书的整机制造商。

2022年2月,东方电气自主研制、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 13 兆瓦抗台风型海上风电机组顺利下线,这是当时亚洲地区单机容量最大、叶轮直径最大的风电机组。

但是很快东方风电就刷新了自己所创造的这一纪录,2023年11月,全球最大18MW直驱海上风电机组顺利下线,并在今年年初成功安装、巍然而立海平面。

18MW风电机组是目前已下线的全球单机容量最大、叶轮直径最大的直驱海上风电机组,单叶片长度达到126米,可与42层楼高相比肩。

东方风电称,机组满发时,每转一圈即可发出38度电,按照理想状态,单台机组每年就可以输出7200万度清洁电能,可满足4万户普通家庭一年的生活用电。这样一个庞大装备,东方风电在每一个部件与技术上都做到了完全自主知识产权。

东风风电不仅制造出了这样的“庞然大物”,其“黑科技”还能够让其在80米每秒的狂风中屹立不倒。

更绝的是,这一风电机组做到了在发电功率相同的情况下,比同行所有的发电机质量更轻,该发电机的材料利用率与经济性同样领先,从而使得这一庞大的发电机同时实现了安全指数与经济效益的提升。高原山地、陆上、海上都可看见东方风电硕大风叶的“丰姿”。东方风电全球业绩超过10000台风电机组,国内装机容量排名前五。

东方风电所提供的不仅仅是装备,自建项目也正在各地开工。2023年12月,东方电气首个自建集中式风电场项目全容量投产。这一项目是位于酒泉肃北马鬃山镇的饮马峡B区100MW风电项目,共安装由东方风电自主研制的25台DEW-G4000-165双馈型风力发电机组,每年可产出2.24亿度清洁电能。

2022年8月,东方风电入选国务院国资委网站公布的最新“双百企业”名单。“双百”指100家规模效益强企业和100家高成长性企业。能够入选“双百”,可以看到东方风电的实力。

水电:看家本领功夫最硬

水电机组制造是东方电气的“看家本领”之一,东方电机从一开始就承担并完成了当时急需的葛洲坝水电站装备需求。

1979年,东方电机成功研制了170兆瓦轴流转浆式水电机组,两年后在葛洲坝成功投产。1985年获得了首届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其11.3米的转轮直径至今仍然保持世界之最。

东方电机原电机处总设计师 陈锡芳

新世纪以来,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三峡右岸和溪洛渡水轮机组的投运,标志着东方电气大型水轮发电机组技术水平达到世界先进。

2022年12月,装机规模全球第二大、我国第一大水电站——白鹤滩水电站全部投产发电,16台百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中,8台机组由来自东方电机有限公司自主研制供货。单机容量100千瓦的发电机组实现了100%国产化率。机组转动部件重达2600吨,由上万个零部件构成,实现了“零配重”,机组稳定性好,摆度仅仅一根头发丝直径大小。

高水头大容量冲击式水电机组是服务国家“加快西南水电基地建设”的主力机型,但在本世纪初,我国这一领域的自主研制水平薄弱,与国外先进企业存在差距。面向国家重大需求,东方电机制定了150MW级大型冲击式转轮研制、500MW级巨型冲击式机组研制、700-1000MW级高水头大容量巨型冲击式机组研制的“三步走”攀登计划。

2023年5月,东方电气自主研制的150MW冲击式转轮成功下线,实现我国从无到有的突破。6月7日,在四川田湾河流域金窝电站实现工程应用。刚刚完成第一步,东方电机即向第二部500MW发起冲刺。一个月后,他们便向发起攻关。

2023年8月31日,500MW冲击式水电机组转轮中心体锻件全面通过大唐集团业主验收,实现了研制里程碑突破,开启我国水力发电产业高质量发展新篇章,这也是目前世界单机容量最大500MW的冲击式水电机组。

当奔涌的江河以700多米的落差飞流直下,水流对水斗冲击产生的能量相当于7.5吨的货车以100公里的时速行驶时撞击产生的能量,如何保证经受150亿次冲击的水斗的坚固耐用,除了考验研发能力,也非常考验材料应用能力。东方电气利用新技术和制造工艺解决了这一难题。

这其中数字化对实现工业制造目标提供了路径。今年年初,俞培根介绍了东方电气水力机组制造的新方向:“制造工艺的创新,必须有数字化智能化支撑。建成投产,那就是世界之最,东方电气的目标是要永远攀登高峰,永远追求世界之最。”

火电:向清洁能源装备转型

火电装备中,东方电气与哈尔滨电气、上海电气三分天下。东方电气尤其在出力大、调峰性能优越的大型火电机组中占据优势,长期保持40%左右市场份额。

汽轮机是火电中重要装备。东方汽轮机致力于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深耕汽轮机传统优势产业,不断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研发的第三、四代高效通流技术达到世界领先水平,真正打造了我国高端汽轮机的“中国芯”,建立了现代汽轮机高效通流设计技术体系并实现示范应用。以1000MW等级超超临界邹县改造机组为例,应用公司自研的第四代高效通流技术进行改造后,仅汽轮机改造部分,每发1度电可降低供电标煤耗16.8克,每年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23.3万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约756吨,减少氮氧化合物排放约656吨,节能减排效果非常显著。

东方电气长期致力于高效清洁火电技术的开发与应用,产品参数范围从中压至超超临界,容量从50MW~1350MW,可燃用煤、油/气、生物质等各种燃料,并将大型火电先进技术运用到工业透平、特种电机、调相机、低容高参机组等领域。

国家能源局与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联合发布全国电力可靠性年度报告中,东方电气所提供的燃煤发电设备可靠性已经连续四年位列第一。

气电:G50石破天惊

燃气轮机中以G50的研发最为引人注目。2022年底,由东方汽轮机自主研制,国内首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F级重型燃气轮机(代号G50)顺利下线发运。2023年3月8日,G50在广东清远顺利通过96h商业运行考核,翻开了我国自主重型燃气轮机的新篇章,G50也成为我国新时代“争气机”的代名词。

东方汽轮机在2009年启动了F级50MW重型燃机项目,研发超14年。燃气轮机用途广泛,但是长期以来,只有美国、德国、日本、意大利 4个国家完整地掌握了燃机研发技术,并对其长期技术封锁。从这一点就可以知道G50为何被称为“争气机”。

G50是国内首台完全正向自主设计、制造、试验的 F级燃气轮机,其更重要的意义是打破了70多年的技术封锁,为我国能源体系的安全贡献了力量。分别于2020年和2022年两次入选国资委评选的“央企十大国之重器”。

通过G50的研制,东方汽轮机目前已经搭建了自主F 级燃机设计体系,已获授权发明专利136项,具备了燃机全部部件的制造能力。

太阳能发电:光热技术全国一流

东方电气的太阳能发电包含两个方向:光热发电和光伏发电。今年1月,在甘肃省酒泉市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阿克塞110MW塔式光热发电项目,由东方锅炉研发的定日镜安装突破1万面,在戈壁上蔚为壮观。

该项目位于阿克塞县千万千瓦级可再生能源多能互补基地,占地约20.6平方公里。今年2月,东方电气在投资互动平台表示:东方锅炉为哈密光热发电项目研制了当今最先进的塔式熔盐发电技术,集中创新资源,勇担创新链“链长”,攻克多项“卡脖子”技术,最终掌握了高效利用太阳能的“绿色原理”,创新结构的定日镜,将太阳光反射聚集到位于181米的吸热器上。太阳升起时,这些镜子自动精准跟踪太阳,通过吸热器上的热交换,将熔盐加热并储存,高温熔盐与水进行热交换产生高温高压蒸汽,驱动汽轮发电机组发电。

在光热发电领域,东方锅炉拥有成熟的光热技术成套解决方案,已形成镜场与聚光吸热系统、储换热系统、常规发电系统以及控制系统等完整产品,包括50MW等级、100MW等级系列产品,在国家能源局首批太阳能光热发电示范项目中,市场占有率超过50%,位居行业第一。

今年刚过去两个月,东方锅炉连续中标博州10万千瓦储热型光热配建90万千瓦新能源项目吸热器系统、蒸汽发生器系统,精河新华新能源有限公司“光热储能新能源”一体化基地项目蒸汽发生器系统,和中电建共和10万千瓦光热项目蒸汽发生器系统设备项目。这是东方锅炉在光热发电领域历经10余年的自主技术研发与探索,形成的核心竞争力表现。

在光伏发电领域,东方电气也具备从项目开发、系统设计、技术支持、设备采购、项目建设、项目管理及服务等全过程开发和管理能力,拥有甘肃酒泉、宁夏石嘴山、天津福耀等大型光伏EPC项目及四川阿坝小型风光储等工程项目业绩。

核电:市场占有率40%

东方电气在核电设备领域技术领先,行业地位稳定。公司核电业务提供核岛、常规岛设备,产品几乎涵盖所有核岛主设备及常规岛汽轮发电机组等,具备批量生产百万千万级(1000MW-1800MW)核电机组设备的能力,覆盖目前国内所有核电技术。

东方电气在国内率先进入百万千瓦等级大型核电领域,2019年获得全国首张核蒸汽供应系统设备制造许可证,获得国家核安全局颁发的核1级设备(蒸汽发生器)设计许可证,成为国内首家具备该项资质的装备制造企业。产品覆盖二代加、引进三代(EPR、AP1000)、自主三代(“华龙一号”、国和一号)、四代核电(钠冷快堆、高温气冷堆)、海上浮动平台模块化小堆等国内所有技术路线。

2013年,世界最大单机容量175MW核能发电机成功制造并发运,标志着东方电气在大容量、高阐述发电机制造领域再次刷新纪录。

2024年2月,东方电气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答主机订单的市场份额时说,公司在煤电市场占有率38%,核电市场占有率40%。

氢能:让东方更“氢”新

氢原子虽轻,但氢能产业链条天生带有“重”工业性质,这给能源装备制造企业提供了强大的发挥空间。近年来,东方电气集团旗下东方氢能持续点亮氢能产业科技树,把氢能作为助力推动我国清洁能源发展的重要产业之一,立足能源装备制造优势,经过技术创新与自主产品开发,全面掌握了氢燃料电池核心部件研制、电堆工程设计、系统集成与控制及氢获取、氢储运、氢加注等氢能全产业链核心装备关键技术,成长为国内氢能产业的领军企业。

东方电气集团旗下有两支队伍都对氢能产业投入了研发和制造力量。东方电气(成都)氢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东方电气集团氢能与燃料电池产业发展的核心平台,同时东方锅炉也是东方电气集团内部氢能产业分支的生力军。

2023年以来,东方氢能一系列技术取得领先效果,自主研发的储氢罐获批四川省首套重大技术装备,80千瓦级燃料电池系统获企业标准“领跑者”称号;重磅推出了单槽规模行业最大的兆瓦级质子交换膜电解水制氢系统、国内功率最高的270MW燃料电池系统、国内首套兆瓦级“制氢-储氢-发电-供热-制冷”五联供系统,三项产品均代表了行业领先水平。东方锅炉从氢交通、氢发电向氢储能、氢冶金、氢化工等领域延伸,构建起绿色制氢、储氢、运氢、用氢的全产业链。尤其是在氢能制取领域,东方锅炉实行风光制氢、海水制氢、垃圾发电耦合制氢等多路线并举,成功研制50标方PEM电解槽及制氢系统,成功中标首个光伏氢能综合开发项目。

2023年11月10日,四川省德阳市首批氢能重卡在东方电气集团东方锅炉股份有限公司德阳基地交付。此次交付的氢能重卡,搭载东方电气自主研发的氢燃料电池系统,具有零碳排、高功率、高集成度、高经济性、高智能化、一级部件100%国产化的特点,投运后将为德阳建设世界级清洁能源装备制造基地提供有力支撑。

成渝氢走廊的构建对于东方电气来说是个机遇,未来,东方电气正在将氢产业耦合风、光、储、热等技术,创造多功能多场景应用的氢产业空间。

俞培根认为,传统能源要朝新能源新兴产业方向走,东方电气要把氢能打造成集团公司未来发展的重要产业支柱。

储能:两个方向齐头并进

抽水蓄能和压缩空气储能在储能领域是装备“派头”最大的装备,也正是作为能源装备的拿手好戏,这两个戏分领域也成为东方电气在储能方向的发力点。

今年年初,董事长俞培根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新型电力系统的发展以新能源为主,通过抽水蓄能的储能方式,可以解决好电力间歇性、不稳定的问题。抽水蓄能开始放量,未来几年会迎来较快增长。

在一座曾孕育出白鹤滩等巨型机组的车间,如今,在制的水电产品60%都是抽水蓄能机组的部件,2024年这里的成套抽水蓄能机组的产能将达到40台。

压储空气储能系统关键设备主要包括压缩机、储热系统、换热系统和透平膨胀机。东方电气可提供10MW-300MW系列化压缩空气膨胀透平产品,具备储罐、压缩机、换热器等配套系统设备的生产制造及总成能力。

东方汽轮机自主研制的世界首个非补燃压缩空气储能电站透平机组,在江苏金坛盐穴压缩空气储能国家试验示范项目成功并网并稳定运行。2022 年11月,东方汽轮机中标了湖北应城300MW压缩空气储能项目的空气透平及配套装置。

三大电气集团中最具成长性

东方电气、哈尔滨电气、上海电气三家能源装备企业经常被拿来进行比较,比历史、比业绩、比潜力。从近些年来看,东方电气一直被各大证券机构认为是发展潜力最大。

例如,以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来进行对比(仅上市公司部分):

显然从盈利和成长性来看,东方电气保持着高潜力值。

东方电气作为能源装备制造重点企业,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大而全,多而优,尤其是六电六业发展战略提出以来,全品类发育的趋势愈加明显,六业的营收几乎同时都取得巨大进步,其中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装备所占比例上升尤其明显。

图源:民生证券

2024年1月,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俞培根透露,2023年,东方电气战略性新兴产业营收占比超过42%。全年发电设备产出量迎来历史新高,达到4395万千瓦。

东方电气在海外市场也频频收获订单,2019年,东方电气旗下东方国际收到孟加拉国国家电网公司对福里德布尔和巴里萨尔变电站项目支付的预付款;同年,老挝南莫2水电站总包合同生效;东方国际还在洪都拉斯首都特古西加尔巴签署了圣劳伦索光伏电站EPC总承包合同……

近期,东方国际成功签署巴格达南一号电厂单循环改联合循环总承包项目合同。作为伊拉克政府项目之一,该项目对于提升本地的能源利用效率和确保巴格达市的电力供应安全具有重要意义。东方电气的海外市场在不断拓展中,取得了海外合作伙伴的交口称赞。

这一家从“三线”建设脱胎来的制造企业,越过年代的尘埃,站稳了脚跟,通过全面发展的策略,屹立于东方,为我国能源安全建造了一座长城,同时向世界展现了中国制造的力量。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