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东野圭吾59岁生快!比《嫌疑人X的献身》更出人意料的作品是哪部?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东野圭吾59岁生快!比《嫌疑人X的献身》更出人意料的作品是哪部?

今天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59岁生日,除了《白夜行》和《嫌疑人X的献身》,你还读过东野的其他作品吗?

东野圭吾笔下有两大诡计,一个在《嫌疑人X的献身》里,一个在《圣女的救济》里,而这两大诡计只能由两本书中的两个非比寻常的人去诠释。

在东野生日这天,我们来聊聊后面这本《圣女的救济》吧。

“在写《嫌疑人X的献身》的时候,我就开始构思《圣女的救济》了。《嫌疑人X的献身》里,我让数学家石神登场,与物理学家汤川展开逻辑对逻辑的较量。汤川极不擅长不合逻辑的推理,我就让他在《圣女的救济》中遇到完全不按逻辑出牌的对手,一个与石神类型迥异的劲敌。”——东野圭吾

日本推理小说作家东野圭吾

东野圭吾:石神太无趣了,这次凶手是一个女人

(节选自日本《文艺春秋》杂志东野圭吾专访)

一、因为石神是个无趣大叔,才有了《圣女的救济》

问:您在写完《嫌疑人X的献身》后,就说过下一部作品中的凶手会是一个女人。

东野:没错,我很早就开始构思这部作品了。在写石神的时候,我就在想,通篇写的都是这个大叔,真是没办法!(笑)应该再稍微华美一些就好了。所以写完《嫌疑人X的献身》后,我就想着下次要写点氛围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所以说因为石神是个无趣的大叔,才有了《圣女的救济》。(笑)

在《嫌疑人X的献身》里,汤川是物理学家,所以我让数学家石神登场了。但我这次想给汤川制造一个不同类型的劲敌。汤川和石神的较量是逻辑对逻辑的较量,汤川最不擅长不符合逻辑的推理,我就让他在《圣女的救济》中遇到完全不按逻辑出牌的对手。我还有种感觉,这个凶手无论如何都不会是男性,而是一个女人,一个和汤川、石神属于不同世界的优雅女人。

二、不应是“这个人竟会做出这种事”,应是“这个人才会做出这种事”

问:之前《嫌疑人X的献身》还没连载时,曾有人问您“是不是该开始连载了”,您回答“还有些困难”,被问到“是否因为诡计的细节部分还没完善好”,您回答“诡计倒好说,最后再考虑都来得及。不过我在没有完全弄清数学家世界观的情况下,还不能动笔开始写”。您当时的回答让人印象深刻,那么这次情况又如何呢?

东野:上一次和这一次都很费功夫。虽然辛苦,但很快乐。构筑世界观这件事很有趣。至于诡计和人物性格的关系,我认为不应该是“这个人竟然会做出这种事”,而应该是“这个人才会做出这种事”。《圣女的救济》里其实是一个不可能的诡计,普通的家伙做不出这种事情……这样一来我就必须塑造出一个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来,去想如果凶手是这样的性格会怎样做。其实诡计和人物性格如何融合才是最难的部分。

问:读完全书后,确实有种“只有这个人才会用这种诡计杀人”的想法。

东野:我对这部分很满意,多说可能要泄底,我只能说请大家在阅读时多多留意女人。可能有些自卖自夸,但我确实认为我在这部作品中把小说的世界观和诡计巧妙地融合到了一起。

问:您这次是先想出诡计还是先构思出人物形象的呢?

东野:可以说基本上是同时想出来的。一想到是这样的女人,就会想她会做出怎样的事……然后一个想法就浮上心头:她用的是一种让人意想不到的诡计。

三、《嫌疑人X的献身》一看书名就泄底了,《圣女的救济》可以想象其含义

问:您还记得想到这个诡计时的情景吗?

东野:我不记得是在哪里想到这个诡计的,但这次的诡计的关键是,这个谜连汤川都几乎无法解开。所以关键词是“不合逻辑”“不合理”。我想让汤川说出“这简直不合逻辑、不合理”这样的台词。

问:在《圣女的救济》里,一向极其注重逻辑的汤川最后应该破了这个不合逻辑的案子,那么东野先生笔下的汤川学这个角色的性格是不是也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东野:汤川确实成长了不少,不过他这次仍旧是配角,反而是草薙被这件事折腾得不轻。自《嫌疑人X的献身》起,我就想写一下汤川更具人性的部分,这次也延续上次的思路,我觉得这一点处理得还不错。

问:两性差别中的感性差异很明显地体现了出来。

东野:特别是在这次的案子里,有男刑警的视角,有女刑警的视角,作品的可能性就得到了扩展。之前我一直想设定一个从旁观察草薙的角色,但至于这个角色是男是女一直没有定下来。最后我觉得还是从女性角度观察草薙会有不同的见解,可能这是成功的主要原因。

问:读完全书后又重新细细回味了一下书名《圣女的救济》的意思,直到读到最后才第一次明白书名里藏着的深意。

东野:没错,京极夏彦先生曾说我,《嫌疑人X的献身》一看书名就泄底了。读完《嫌疑人X的献身》后又拿起《圣女的救济》的各位读者,请一边想象书名的含义,一边享受阅读的乐趣吧。

《圣女的救济》东野圭吾 著 袁斌 译
新经典·南海出版公司 2017年1月

 《圣女的救济》故事梗概:

周日晚上七点,东京某IT公司社长真柴被发现死在家中,死因是喝咖啡时砒霜中毒。当天早上,真柴还和情人一起喝过咖啡、用过水壶,并约好共进晚餐。

真柴家除了二楼的一扇小窗开着,其余门窗都从内反锁。案发时,妻子远在千里之外的北海道娘家,情人在文化学校教拼布,现场没有其他人出入过的痕迹。

真柴没有丝毫自杀的理由,也找不到任何他杀证据。“神探伽利略”汤川学遇到了比《嫌疑人X的献身》更难破解的谜局:“这种事情只在理论上可行,现实中几乎不可能做到。你们警方恐怕会输,而我也无法获胜。”

《圣女的救济》节选试读:

(一)

走进大楼,脚底传来一阵凉意,明明穿的是运动鞋,脚步声却大得出奇。整栋大楼鸦雀无声,似乎空无一人。

内海薰上次到这里来是在几个月之前,当时刚被分配到搜查一科的她为了侦破某件案子,无论如何都必须搞清其中的物理手法,于是就跑来这里寻求帮助。凭借着当时的记忆,她走到要前往的房间门前。

第十三研究室就在记忆中的位置。和上次来的时候一样,门口的去向板上,“汤川”二字旁边,一块红色吸铁石牢牢地粘在“在室”的地方。她伸手敲了敲门,屋里传出应答声,可过了许久也不见有人来开门。

“很不巧,这门不是自动的。”屋里再次传出了说话声。

薰打开门,看到屋里一个身穿黑色短袖衬衫的男人背对她坐着,男人面前放着一台大型电脑显示器,屏幕上显示着大小球体组合。

“请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来这里的事,为什么必须对草薙保密?”

“要回答这问题,就得请您先听我叙述一下案件的经过了。”

听了薰的回答,汤川缓缓地摇了摇头。“这次接到你电话的时候我当即拒绝,是因为我已经不想再和警方的案件侦查工作扯上任何关系。听到你说这件事要对草薙保密后,我改变了主意,因为很想弄明白为什么必须瞒着他,于是才抽出时间见你。先声明,要不要听你述说案件的经过,容我之后再决定。”

听汤川平淡地说完后,薰看着他,暗暗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听草薙说,汤川以前对调查是持积极协助态度的,后来因为某件案子与草薙疏远了。至于那究竟是一件什么案子,薰并不知情。

“前辈他……”薰望着汤川的眼睛接着说道,“他恋爱了。”

“啊?”冷静而透彻的光芒从汤川眼中消失了,他变得如同一个迷途少年一般,两眼的焦点暧昧不明。他就用那样的目光望着薰问道:“你说什么?”

“恋爱。”她重复道,“他爱上了一个人。”

汤川低头扶了扶眼镜,再次望向薰,目光带着强烈的戒备味道。“是谁?”他问。

“一个嫌疑人。”薰回答道,“前辈爱上了本案的一个嫌疑人。”

汤川双手抱胸,闭上了眼睛,然后把身体往椅背上一靠,重重地叹了口气。“看来我还真是太小看你了。我原本还打算不管你说什么,尽快把你打发走就是了,没想到竟然冒出这么一件事情。恋爱啊,而且居然还是那个草薙!”

“现在可以和您说说案件的经过了吗?”

“稍等一下,先喝杯咖啡吧。不先冷静一下没法集中精神听你讲。”汤川站起身来,倒了两杯咖啡。

“这还真是巧了。”薰接过杯子说道,“整件案子就是由一杯咖啡引发的。”

薰把目前已经查明的有关真柴义孝被杀一案的情况,从头到尾完整地叙述了一遍。虽然她知道对无关人员泄露调查进展是违反规定的,但听草薙说过,如果不这么做,汤川就不会协助。更重要的是,她信任眼前这个人。

(二)

刚进咖啡店,就看到汤川坐在禁烟区最靠里的座位上,正在翻杂志一类的东西。马上就要入冬了,他却只穿着一件短袖衫,身旁的椅子上放着黑色皮夹克。

草薙走到他面前。“看什么看得这么起劲啊?”

汤川脸上没有丝毫惊讶的神色,指着正在看的杂志。“有关恐龙的报道。上面介绍了一种用CT扫描化石的技术。” 

“用CT扫描恐龙的骨头有什么用?”

“不是骨头,是用CT扫描来鉴定化石。”汤川终于抬起了头,用指尖往上推了推眼镜。

“一样的吧,那些恐龙化石不就是些骨头吗?”

“你说恐龙化石就是骨头,这种想法中就潜藏着重大的缺漏,正因如此,才会有许多古生物学家浪费了大量的宝贵资料。”

“可是博物馆里见到的恐龙化石真的全都是骨头啊!”

“对,人们以前只知道留下骨头,而把其他东西全扔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挖掘的时候挖出恐龙骨,学者们欢喜雀跃地把沾在骨头上的泥土清除得干干净净,搭起一副巨大的恐龙骨架,却不知已经犯下了严重的错误。二○○○年,某个研究小组没有清除挖掘出的化石上面的泥土,直接拿去做了CT扫描,尝试着将其内部构造还原为三维图像,结果一颗恐龙心脏展现在了他们眼前。也就是说,之前人们清除掉的那些骨骼内部的泥土,恰恰完整地保留了其活着时的脏器组织的形状。”

草薙的反应有些迟钝。“确实挺有意思,但这和本案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认为仅剩骨头的想法是符合常理的,而且身为研究者,让那些骨头重见天日,将其制作成完美的标本也理所应当。然而他们却没有想到,被认为毫无用处而丢弃的泥土,才具有更重要的意义。”

汤川合上杂志,继续说道:“我不是常把排除法挂在嘴边吗?通过把可能的假设一一推翻,最后就能找到唯一的真相。然而假如设定假设的方法本身存在根本性的错误,就会招致极为危险的后果。也就是说,有时也会出现一心只顾获得恐龙骨,反而把最重要的东西给排除掉的情况。”

草薙总算明白了,汤川说的话并非与案件毫无关系。“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对下毒途径的设想存在什么误区吗?”

“现在我正准备去确认这一点,我想再去真柴家看看。”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