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复宏汉霖地舒单抗生物类似药有新进展,“出海”或是必然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复宏汉霖地舒单抗生物类似药有新进展,“出海”或是必然

当下,复宏汉霖身上最亮眼的光环是凭借销售收入首次实现年度盈利。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陈杨

界面新闻编辑 | 许悦

4月5日,“生物类似药一哥”复宏汉霖发布公告称,其地舒单抗生物类似药HLX14在国际多中心3期临床研究中达到主要研究终点。该试验是一项随机、双盲、平行对照的3期研究,旨在比较HLX14与原研地舒单抗(Prolia)在高危骨折风险的绝经后骨质疏松症(OP)女性受试者中的有效性、安全性、耐受性和免疫原性。

地舒单抗靶向RANKL,原研药企为安进。其原研药Prolia分别于2010年6月、2019年5月在美国、中国获批,已获批多个适应证。丁香园Insight数据库显示,该药在国内获批用于骨巨细胞瘤、骨质疏松、前列腺癌、乳腺癌、实体瘤骨转移、多发性骨髓瘤骨病,在境外获批的适应证还包括多发性骨髓瘤、恶性肿瘤性高钙血症和类风湿关节炎。

不过,与曲妥珠单抗生物类似药(商品名:汉曲优)持续拉动复宏汉霖营收相比,地舒单抗这一品种在国内的销售额并不算高,且HLX14也没有进度优势。据IQVIA的数据,2022年,地舒单抗在中国境内及全球范围内的销售额分别约为4.77亿元、62.22亿美元(约合450.087亿元)。

另外,该品种原研药在国内的专利于2022年6月到期。当下,已有齐鲁制药、迈威生物、绿叶制药的地舒单抗生物类似药获批,康宁杰瑞的同款产品处于上市申请阶段,处于3期临床的还有华兰基因、豪森药业和迈博药业。

换而言之,出海成为复宏汉霖的必然选择。2022年6月,复宏汉霖将该产品和帕妥珠单抗生物类似药HLX-11的海外商业化权益授予了Organon(欧加隆)。其中,HLX14和HLX11的首付款分别为3000万美元、4000万美元,两者的开发和申报注册里程碑款项共计不超过1.03亿美元,商业销售里程碑款项共计不超过3.65亿美元。

当下,HLX11也处于临床3期。据复宏汉霖2023年业绩公告,2024年,公司将配合合作伙伴推动包括HLX14、HLX11在内的多款产品在海外市场的上市注册进程。此外,针对OP,今年1月,公司还于完成了HLX14在中国男性健康受试者中的1期临床研究。

而当下,复宏汉霖身上最亮眼的光环是凭借销售收入首次实现年度盈利。年报显示,2023年,公司营收为53.95亿元,同比上涨67.8%;盈利总额5.46亿元,同比增加12.41亿元。

具体而言,核心产品汉曲优、汉斯状(通用名:斯鲁利单抗)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7.37亿元、11.20亿元,分别同比增长58.1%、230.2%,在总营收中分别占到50.72%、20.76%,合计占比超七成。

这其中,前者分别在2020年7月、8月在欧盟和国内获批,是首个中欧双批的国产单抗生物类似药。后者则于2022年3月在国内获批,是国内第13款PD-(L)1、第7款PD-1,也是复宏汉霖目前唯一的创新药产品。

而从前述两个产品可以看到公司在“内卷”赛道下的突围策略。其中,汉曲优在大品种上占据了先发优势。中康开思数据显示,2023年上半年,曲妥珠单抗分别在国内等级医院、零售终端抗肿瘤药物销售额TOP20中位于第二、第七位,销售额分别为30.90亿元、4.89亿元。

另外,汉曲优在国内获批2年半后,海正生物、正大天晴的同款产品才自2023年3月起陆续获批,这使汉曲优在一定时间内成为独家国产品种。另外,其不同于原研产品的150ml、60ml规格设计也更符合国人用药习惯,有利于提高产品的接受程度。根据PDB数据库,2023年前三季度,汉曲优在全国样本医院销售量占比58.29%,已超过罗氏的原研药赫赛汀。

汉斯状在进度上位于国产PD-1的第二梯队,但优势在于差异化的适应证布局。据行业媒体E药经理人,复宏汉霖曾终止了该药的肝癌适应证,决定先全面覆盖肺癌,并将胃癌和肠癌作为第二梯队。

2023年1月,该药获批用于广泛期小细胞肺癌(ES-SCLC)的一线治疗,成为该适应证上的全球首款PD-1。这类患者约占总体肺癌患者的15-20%。此前,该药还获批用于鳞状非小细胞肺癌(sqNSCLC)。由此,出发更晚的汉斯状销售额在2023年超过了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后者是首款国产PD-1,同期销售额约为9亿元。

除了产品本身,在商业化策略上,复宏汉霖采取了自主销售和合作并行的方式。2019年3月,即汉曲优获批一年半之前,张文杰加入复宏汉霖,并负责搭建自主商业化团队,一年半后任公司CEO。其此前曾在拜耳、罗氏、安进等跨国药企任职,在安进时成功推助PCSK9抑制剂瑞百安在国内上市。

截至2023年末,公司商业化团队共1445人,相较2022年增加了400人。其中,核心产品汉曲优、汉斯状和较晚获批的汉贝泰(贝伐珠单抗生物类似药)均由复宏汉霖自己来卖。仅以核心产品的人均产出销售收入来看,2023年约为270万元/人,远高于同行水平。

另外,汉利康(利妥昔单抗生物类似药)、汉达远(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两款较早获批的产品则分别交由控股股东复星医药的附属公司江苏复星、江苏万邦负责商业化。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以生物类似药起家的复宏汉霖来说,随着更多同类产品获批上市,其终将面临集采。2022年9月和11月,广东、安徽分别将利妥昔单抗纳入集采范围,信达的达伯华、复宏汉霖的汉利康分别中选。

对于集采影响,复星医药曾在2023年9月表示,汉利康已经经历了广东、安徽集采的考验,未来可能还会有价格挑战,而汉曲优因为获批竞品较少,目前仍处于增长期;汉达远和汉贝泰处于挑战者的位置。整体而言,生物类似药集采对于企业的影响趋于中性。

在后续处于3期阶段的管线上,公司还有围绕汉斯状与化疗联用的多个适应证,另有2款创新药,即治疗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的贝伐珠单抗-HLX04-O,以及引进的小分子乳腺癌药物Lasofoxifene。

高管团队方面,2023年7月,张文杰辞去CEO一职,朱俊接任。后者此前是公司的首席医学官和高级副总裁,负责领导公司全球产品开发团队。同月,公司还宣布终止科创板上市辅导。截至2023年末,公司现金及等价物为8.68亿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复宏汉霖

237
  • 多款国产生物类似药产品成功“出海”,其它国内药企积极布局
  • 万千气象看上海 |创新药物已出海超40国,复宏汉霖透露国际化创新五点秘诀|寻找中国经济新动能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复宏汉霖地舒单抗生物类似药有新进展,“出海”或是必然

当下,复宏汉霖身上最亮眼的光环是凭借销售收入首次实现年度盈利。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陈杨

界面新闻编辑 | 许悦

4月5日,“生物类似药一哥”复宏汉霖发布公告称,其地舒单抗生物类似药HLX14在国际多中心3期临床研究中达到主要研究终点。该试验是一项随机、双盲、平行对照的3期研究,旨在比较HLX14与原研地舒单抗(Prolia)在高危骨折风险的绝经后骨质疏松症(OP)女性受试者中的有效性、安全性、耐受性和免疫原性。

地舒单抗靶向RANKL,原研药企为安进。其原研药Prolia分别于2010年6月、2019年5月在美国、中国获批,已获批多个适应证。丁香园Insight数据库显示,该药在国内获批用于骨巨细胞瘤、骨质疏松、前列腺癌、乳腺癌、实体瘤骨转移、多发性骨髓瘤骨病,在境外获批的适应证还包括多发性骨髓瘤、恶性肿瘤性高钙血症和类风湿关节炎。

不过,与曲妥珠单抗生物类似药(商品名:汉曲优)持续拉动复宏汉霖营收相比,地舒单抗这一品种在国内的销售额并不算高,且HLX14也没有进度优势。据IQVIA的数据,2022年,地舒单抗在中国境内及全球范围内的销售额分别约为4.77亿元、62.22亿美元(约合450.087亿元)。

另外,该品种原研药在国内的专利于2022年6月到期。当下,已有齐鲁制药、迈威生物、绿叶制药的地舒单抗生物类似药获批,康宁杰瑞的同款产品处于上市申请阶段,处于3期临床的还有华兰基因、豪森药业和迈博药业。

换而言之,出海成为复宏汉霖的必然选择。2022年6月,复宏汉霖将该产品和帕妥珠单抗生物类似药HLX-11的海外商业化权益授予了Organon(欧加隆)。其中,HLX14和HLX11的首付款分别为3000万美元、4000万美元,两者的开发和申报注册里程碑款项共计不超过1.03亿美元,商业销售里程碑款项共计不超过3.65亿美元。

当下,HLX11也处于临床3期。据复宏汉霖2023年业绩公告,2024年,公司将配合合作伙伴推动包括HLX14、HLX11在内的多款产品在海外市场的上市注册进程。此外,针对OP,今年1月,公司还于完成了HLX14在中国男性健康受试者中的1期临床研究。

而当下,复宏汉霖身上最亮眼的光环是凭借销售收入首次实现年度盈利。年报显示,2023年,公司营收为53.95亿元,同比上涨67.8%;盈利总额5.46亿元,同比增加12.41亿元。

具体而言,核心产品汉曲优、汉斯状(通用名:斯鲁利单抗)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7.37亿元、11.20亿元,分别同比增长58.1%、230.2%,在总营收中分别占到50.72%、20.76%,合计占比超七成。

这其中,前者分别在2020年7月、8月在欧盟和国内获批,是首个中欧双批的国产单抗生物类似药。后者则于2022年3月在国内获批,是国内第13款PD-(L)1、第7款PD-1,也是复宏汉霖目前唯一的创新药产品。

而从前述两个产品可以看到公司在“内卷”赛道下的突围策略。其中,汉曲优在大品种上占据了先发优势。中康开思数据显示,2023年上半年,曲妥珠单抗分别在国内等级医院、零售终端抗肿瘤药物销售额TOP20中位于第二、第七位,销售额分别为30.90亿元、4.89亿元。

另外,汉曲优在国内获批2年半后,海正生物、正大天晴的同款产品才自2023年3月起陆续获批,这使汉曲优在一定时间内成为独家国产品种。另外,其不同于原研产品的150ml、60ml规格设计也更符合国人用药习惯,有利于提高产品的接受程度。根据PDB数据库,2023年前三季度,汉曲优在全国样本医院销售量占比58.29%,已超过罗氏的原研药赫赛汀。

汉斯状在进度上位于国产PD-1的第二梯队,但优势在于差异化的适应证布局。据行业媒体E药经理人,复宏汉霖曾终止了该药的肝癌适应证,决定先全面覆盖肺癌,并将胃癌和肠癌作为第二梯队。

2023年1月,该药获批用于广泛期小细胞肺癌(ES-SCLC)的一线治疗,成为该适应证上的全球首款PD-1。这类患者约占总体肺癌患者的15-20%。此前,该药还获批用于鳞状非小细胞肺癌(sqNSCLC)。由此,出发更晚的汉斯状销售额在2023年超过了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后者是首款国产PD-1,同期销售额约为9亿元。

除了产品本身,在商业化策略上,复宏汉霖采取了自主销售和合作并行的方式。2019年3月,即汉曲优获批一年半之前,张文杰加入复宏汉霖,并负责搭建自主商业化团队,一年半后任公司CEO。其此前曾在拜耳、罗氏、安进等跨国药企任职,在安进时成功推助PCSK9抑制剂瑞百安在国内上市。

截至2023年末,公司商业化团队共1445人,相较2022年增加了400人。其中,核心产品汉曲优、汉斯状和较晚获批的汉贝泰(贝伐珠单抗生物类似药)均由复宏汉霖自己来卖。仅以核心产品的人均产出销售收入来看,2023年约为270万元/人,远高于同行水平。

另外,汉利康(利妥昔单抗生物类似药)、汉达远(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两款较早获批的产品则分别交由控股股东复星医药的附属公司江苏复星、江苏万邦负责商业化。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以生物类似药起家的复宏汉霖来说,随着更多同类产品获批上市,其终将面临集采。2022年9月和11月,广东、安徽分别将利妥昔单抗纳入集采范围,信达的达伯华、复宏汉霖的汉利康分别中选。

对于集采影响,复星医药曾在2023年9月表示,汉利康已经经历了广东、安徽集采的考验,未来可能还会有价格挑战,而汉曲优因为获批竞品较少,目前仍处于增长期;汉达远和汉贝泰处于挑战者的位置。整体而言,生物类似药集采对于企业的影响趋于中性。

在后续处于3期阶段的管线上,公司还有围绕汉斯状与化疗联用的多个适应证,另有2款创新药,即治疗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的贝伐珠单抗-HLX04-O,以及引进的小分子乳腺癌药物Lasofoxifene。

高管团队方面,2023年7月,张文杰辞去CEO一职,朱俊接任。后者此前是公司的首席医学官和高级副总裁,负责领导公司全球产品开发团队。同月,公司还宣布终止科创板上市辅导。截至2023年末,公司现金及等价物为8.68亿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