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余承东和雷军“抢7”,BBA笑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余承东和雷军“抢7”,BBA笑了

特斯拉也受影响?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文|盒饭财经 赵晋杰

编辑|王靖

被余承东暗暗戳到的雷军,又在网上搞起了公开投票,“今天华为余总在他们的发布会上,调侃我们#小米su7#原装手机支架的设计。你支持车上有原装手机支架吗?你觉得我们为啥做原装手机支架?”截至目前,在参与的20.6万人中,有85%选择支持雷军。

在4月11日的鸿蒙生态春季沟通会上,余承东在给二次上市的智界S7讲解智能座舱功能时,提到“不理解为什么那么多车需要手机支架,后来我才明白,是他们导航不行。鸿蒙车机导航更好用,不需要手机支架。”

此前雷军在发布小米SU7时,配套推出了两款手机支架,分别为售价149元的车载无线充手机支架,和售价99元的车载手机支架。

面对小米SU7 21.59万元-29.99万元的售价区间,降价增配,成了这场“抢7”大战中余承东祭出的招式之一。

智界S7 Pro售价保持24.98万元未变,但新增了华为视觉智驾ADS基础版,电池包从62度增加到82度,智界S7 Max售价从28.98万元降到26.98万元,智界S7 Max+售价从31.98万元降到29.98万元,智界S7 Max RS售价从34.98万元降到32.98万元,

直降2万之外,面对小米SU7长达7个月以上的交付周期,余承东应对这场“抢7”大战的另一招式,便是即时交付能力。

去年11月亮相后,智界S7一度创造过单日大定破2万辆的纪录,但火爆的订单却未能转化为实际的销量。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去年12月智界S7上市首个完整月销量仅为784辆,今年1-2月,智界S7销量分别只有604辆和794辆。

产能危机成为导致智界S7销量灾难的主要原因。有智界S7销售曾向字母榜(ID:wujicaijing)表示,去年12月该车日产量只有80辆,并一度引发外界猜测奇瑞对智界区别对待。

智界S7二次上市活动中,奇瑞董事长尹同跃对外澄清了与华为的合作问题,表示智界当前是奇瑞第一优先战略项目,并成立了专属的智能制造工业园区,以及专项资源投入保障。“我和余承东每个月进行一次线下交流,每周进行一次线上交流,每天都会有微信交流。”尹同跃说道。

解决掉产能危机后,智界S7二次上市当天便被爆出抢单小米SU7的消息,有门店销售联系已经下定小米SU7的客户称,转定智界S7的话,可以为其申请5000元优惠补贴。

坐不住的雷军,也开始主动释放交付提前的消息。在与供应链企业制定好新的产能提升计划后,原本将于4月底交付的小米SU7/小米SU7 Max,预计交付时间会提前到4月下旬,小米SU7 Pro的交付时间,也将从原定的5月底提前到5月下旬。

比拼产能的背后,进一步凸显着雷军和余承东两人,在这场“抢7”大战中不容有失的决心:前者需要靠小米SU7一鸣惊人,后者需要靠智界S7证明华为继问界后,有连续制造爆品的能力。

短短一周时间内,两家新能源车企相继在话题度上与小米创造出联系。

在点评手机支架之外,余承东另一个暗指小米的动作是在讲解智能驾驶能力环节,特意强调“华为智驾是现货不是期货”。

小米SU7发布时,雷军提到城市NOA功能将在4月开启用户内测,5月开通10城,8月全国开通。这周内率先蹭上小米流量的智己,在发布智己L6新车时,给出的也是一个智驾期货,无图城市NOA公测将在二季度开启,年内覆盖至全国。

一开始,智己也像余承东一样,盯着与小米SU7的不同找比较优势。

“到底什么是真智能?”智己汽车联席CEO刘涛在4月8日智己L6发布会上,抛出疑问并自问自答,“手电筒、手机支架、外接音箱座、外接的氛围灯,真的可以用琳琅满目来形容,我和团队都非常佩服友商的想象力。”

接下来,小米SU7这个友商,迎来智己L6的全方位对标,从三电到零百加速时间、底盘等。但在详细参数比较环节,智己玩砸了这场“抢7”游戏,把前后电机均采用SiC碳化硅模块的小米SU7 Max,错误标示为前IGBT后SiC,用以彰显自家智己L6前后均SiC的配置优势。在小米三条连续追责微博之下,智己不得不因此致歉。

相比智己明晃晃的硬蹭,同样自带流量的华为,原本并不需要傍上小米。但余承东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现实考量。

智己L6再怎么说也是一款新车,并对外发布了包括“灵蜥数字底盘”“第一代光年固态电池”等新技术,相比之下,智界S7则是一款妥妥的旧车,早在去年12月就曾正式发布,且二次发布也并未带来全新技术加持。

面对创新卖点缺失的局面,余承东想要为智界S7博得更大关注度,就不得不在营销层面多下功夫,当下自带流量的小米SU7,无疑是最好的营销对象。

现实考量之外,通过制造话题创造流量,在手机圈早已司空见惯。

余承东傍上小米之前,雷军在小米SU7发布会上也隔空戳过余承东。讲到小米SU7顶配版实现四驱800公里续航时,雷军脱口而出“遥遥领先”,并说道:“我觉得老余牢牢把遥遥领先干到了我们的脑海里。”

如何评判一个造车新品牌和它的产品真有价值,2023年7月,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曾给过一番验证标准:一是销售愿意卖;二是用户愿意买;三是让对手特别恨。三者缺一个,品牌都注定会昙花一现。

小米SU7,无疑是当下最招对手“恨”的产品,甚至引得雷军都不得不感慨,“大家现在都是拿着放大镜来看小米SU7,我们压力很大。”

在跨界进入造车领域之前,雷军在手机圈遭遇的竞争,动辄会涉及诉讼纠纷的地步。

手机圈的诉讼纠纷手段暂时尚未蔓延至汽车领域。面对友商,对手的“恨”更多表现在价格和产品配置比较层面。

陷入产能交付危机的小米SU7,首先遭遇的便是抢单。随着智界S7开始海量交付,已经有门店销售对下定小米SU7的用户,承诺给予与5000元定金相等的优惠补贴。类似抢单行为,在去年问界M7遭遇产能危机时,也曾多次被友商上演。

但小米和雷军,将要面临的友商,不止华为和余承东。可以预见,在2024年剩余的大半年时间内,小米SU7将成为一众新能源车企共同的友商。

小米SU7发布会结束后,李斌便与雷军同屏拍摄了一段视频,在表达自己对小米SU7的祝福之外,李斌难掩担忧之情,“SU7太猛了,让我们后面发布的乐道都不好定价了。”

3月中旬,李斌对外披露蔚来第二品牌“乐道”将于5月中上旬正式发布,首款新车或将定位轿跑SUV,售价瞄准20万-30万元区间。

同样盯着20万-30万元区间的,还有李想。为了冲击年销80万辆的2024目标,李想将在二季度推出一款更便宜的新SUV——理想L6。

已经靠小鹏P7与小米SU7成为直接友商的何小鹏,更是会在年内推出一款10万-15万元级别纯电汽车,在价格和配置层面继续内卷。

雷军和小米,已经被安排好了跟即将发布的新能源产品挨个过招的命运。

小米SU7的到来,某种程度上为BBA们松了松绑,以往喜欢在发布会上拿BBA对标的新能源车企,现在有了新的参考对象。

被余承东们高喊着对标、被干掉的BBA,在过去的2023年,销量不仅没被打下来,反而完成了同比增长:

2023年,宝马在中国市场共交付82.5万辆汽车,同比增长4.2%,成为2023年BBA在华销量第一品牌;奥迪在华共交付72.9万辆汽车,同比增长14.7%;奔驰在华共交付76.5万辆汽车,同比增长1.7%。

BBA销量在2023年由跌转涨的原因,更多是因为它们卖得更便宜了。2023年,奔驰、宝马、奥迪品牌成交均价,同比分别下跌1000元、8000元,1000元。

承担销量重任的34C(宝马3系、奥迪A4L、奔驰C级),大幅让利:宝马3系成交均价从2022年的30万-35万元,降至25万-30万元;奥迪A4L常年优惠近10万元;价格坚挺的奔驰C级,部分地区裸车最高优惠也超过10万元。

对标一年后,一众造车新势力才发现,各自可能才是彼此最大的竞争对手。而且,随着BBA开始降价促销,新能源车企彼此间的竞争,将愈演愈烈。

进入2024年,以价换量的游戏在造车新势力间加码上演。起售价一度高达31.98万元的问界M7,在经历最新一轮降价后,起售价已回落至22.98万元。2023年6月上市之初定价20.99万元起的小鹏G6,在智界S7发布的同一天,再次降价,起售价来到17.99万元。

BBA和造车新势力们的价格战,让参与程度低的特斯拉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今年一季度,特斯拉交付量只有38.7万辆,同比下滑8.5%。这是特斯拉自2022年第三季度以来首次跌破40万辆关口,且创下近六年来的最大下滑。

Wedbush董事总经理、资深股票分析师Daniel Ives对此评论道:“虽然我们预计特斯拉第一季度的交付量会很糟糕,但实际的数据是‘一场绝对的灾难’。我们认为,对于马斯克来说,这是特斯拉的关键时刻,否则未来还会出现一些更黑暗的时刻,这可能会扰乱特斯拉的长期叙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小米

6.1k
  • 中国贸促会会长任鸿斌赴小米集团调研
  • 小米回应停车场相关事故:正配合警方查验、勘察,“车辆失控”等言论不实

华为

6.1k
  • 跟华为特斯拉抢生意,中国储能厂商瞄准了海外家庭
  • 盘前机会前瞻|华为超充联盟正式成立,这几家公司已抢先布局,其中1股在液冷超充领域已与华为达成全方位合作(附概念股)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余承东和雷军“抢7”,BBA笑了

特斯拉也受影响?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文|盒饭财经 赵晋杰

编辑|王靖

被余承东暗暗戳到的雷军,又在网上搞起了公开投票,“今天华为余总在他们的发布会上,调侃我们#小米su7#原装手机支架的设计。你支持车上有原装手机支架吗?你觉得我们为啥做原装手机支架?”截至目前,在参与的20.6万人中,有85%选择支持雷军。

在4月11日的鸿蒙生态春季沟通会上,余承东在给二次上市的智界S7讲解智能座舱功能时,提到“不理解为什么那么多车需要手机支架,后来我才明白,是他们导航不行。鸿蒙车机导航更好用,不需要手机支架。”

此前雷军在发布小米SU7时,配套推出了两款手机支架,分别为售价149元的车载无线充手机支架,和售价99元的车载手机支架。

面对小米SU7 21.59万元-29.99万元的售价区间,降价增配,成了这场“抢7”大战中余承东祭出的招式之一。

智界S7 Pro售价保持24.98万元未变,但新增了华为视觉智驾ADS基础版,电池包从62度增加到82度,智界S7 Max售价从28.98万元降到26.98万元,智界S7 Max+售价从31.98万元降到29.98万元,智界S7 Max RS售价从34.98万元降到32.98万元,

直降2万之外,面对小米SU7长达7个月以上的交付周期,余承东应对这场“抢7”大战的另一招式,便是即时交付能力。

去年11月亮相后,智界S7一度创造过单日大定破2万辆的纪录,但火爆的订单却未能转化为实际的销量。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去年12月智界S7上市首个完整月销量仅为784辆,今年1-2月,智界S7销量分别只有604辆和794辆。

产能危机成为导致智界S7销量灾难的主要原因。有智界S7销售曾向字母榜(ID:wujicaijing)表示,去年12月该车日产量只有80辆,并一度引发外界猜测奇瑞对智界区别对待。

智界S7二次上市活动中,奇瑞董事长尹同跃对外澄清了与华为的合作问题,表示智界当前是奇瑞第一优先战略项目,并成立了专属的智能制造工业园区,以及专项资源投入保障。“我和余承东每个月进行一次线下交流,每周进行一次线上交流,每天都会有微信交流。”尹同跃说道。

解决掉产能危机后,智界S7二次上市当天便被爆出抢单小米SU7的消息,有门店销售联系已经下定小米SU7的客户称,转定智界S7的话,可以为其申请5000元优惠补贴。

坐不住的雷军,也开始主动释放交付提前的消息。在与供应链企业制定好新的产能提升计划后,原本将于4月底交付的小米SU7/小米SU7 Max,预计交付时间会提前到4月下旬,小米SU7 Pro的交付时间,也将从原定的5月底提前到5月下旬。

比拼产能的背后,进一步凸显着雷军和余承东两人,在这场“抢7”大战中不容有失的决心:前者需要靠小米SU7一鸣惊人,后者需要靠智界S7证明华为继问界后,有连续制造爆品的能力。

短短一周时间内,两家新能源车企相继在话题度上与小米创造出联系。

在点评手机支架之外,余承东另一个暗指小米的动作是在讲解智能驾驶能力环节,特意强调“华为智驾是现货不是期货”。

小米SU7发布时,雷军提到城市NOA功能将在4月开启用户内测,5月开通10城,8月全国开通。这周内率先蹭上小米流量的智己,在发布智己L6新车时,给出的也是一个智驾期货,无图城市NOA公测将在二季度开启,年内覆盖至全国。

一开始,智己也像余承东一样,盯着与小米SU7的不同找比较优势。

“到底什么是真智能?”智己汽车联席CEO刘涛在4月8日智己L6发布会上,抛出疑问并自问自答,“手电筒、手机支架、外接音箱座、外接的氛围灯,真的可以用琳琅满目来形容,我和团队都非常佩服友商的想象力。”

接下来,小米SU7这个友商,迎来智己L6的全方位对标,从三电到零百加速时间、底盘等。但在详细参数比较环节,智己玩砸了这场“抢7”游戏,把前后电机均采用SiC碳化硅模块的小米SU7 Max,错误标示为前IGBT后SiC,用以彰显自家智己L6前后均SiC的配置优势。在小米三条连续追责微博之下,智己不得不因此致歉。

相比智己明晃晃的硬蹭,同样自带流量的华为,原本并不需要傍上小米。但余承东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现实考量。

智己L6再怎么说也是一款新车,并对外发布了包括“灵蜥数字底盘”“第一代光年固态电池”等新技术,相比之下,智界S7则是一款妥妥的旧车,早在去年12月就曾正式发布,且二次发布也并未带来全新技术加持。

面对创新卖点缺失的局面,余承东想要为智界S7博得更大关注度,就不得不在营销层面多下功夫,当下自带流量的小米SU7,无疑是最好的营销对象。

现实考量之外,通过制造话题创造流量,在手机圈早已司空见惯。

余承东傍上小米之前,雷军在小米SU7发布会上也隔空戳过余承东。讲到小米SU7顶配版实现四驱800公里续航时,雷军脱口而出“遥遥领先”,并说道:“我觉得老余牢牢把遥遥领先干到了我们的脑海里。”

如何评判一个造车新品牌和它的产品真有价值,2023年7月,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曾给过一番验证标准:一是销售愿意卖;二是用户愿意买;三是让对手特别恨。三者缺一个,品牌都注定会昙花一现。

小米SU7,无疑是当下最招对手“恨”的产品,甚至引得雷军都不得不感慨,“大家现在都是拿着放大镜来看小米SU7,我们压力很大。”

在跨界进入造车领域之前,雷军在手机圈遭遇的竞争,动辄会涉及诉讼纠纷的地步。

手机圈的诉讼纠纷手段暂时尚未蔓延至汽车领域。面对友商,对手的“恨”更多表现在价格和产品配置比较层面。

陷入产能交付危机的小米SU7,首先遭遇的便是抢单。随着智界S7开始海量交付,已经有门店销售对下定小米SU7的用户,承诺给予与5000元定金相等的优惠补贴。类似抢单行为,在去年问界M7遭遇产能危机时,也曾多次被友商上演。

但小米和雷军,将要面临的友商,不止华为和余承东。可以预见,在2024年剩余的大半年时间内,小米SU7将成为一众新能源车企共同的友商。

小米SU7发布会结束后,李斌便与雷军同屏拍摄了一段视频,在表达自己对小米SU7的祝福之外,李斌难掩担忧之情,“SU7太猛了,让我们后面发布的乐道都不好定价了。”

3月中旬,李斌对外披露蔚来第二品牌“乐道”将于5月中上旬正式发布,首款新车或将定位轿跑SUV,售价瞄准20万-30万元区间。

同样盯着20万-30万元区间的,还有李想。为了冲击年销80万辆的2024目标,李想将在二季度推出一款更便宜的新SUV——理想L6。

已经靠小鹏P7与小米SU7成为直接友商的何小鹏,更是会在年内推出一款10万-15万元级别纯电汽车,在价格和配置层面继续内卷。

雷军和小米,已经被安排好了跟即将发布的新能源产品挨个过招的命运。

小米SU7的到来,某种程度上为BBA们松了松绑,以往喜欢在发布会上拿BBA对标的新能源车企,现在有了新的参考对象。

被余承东们高喊着对标、被干掉的BBA,在过去的2023年,销量不仅没被打下来,反而完成了同比增长:

2023年,宝马在中国市场共交付82.5万辆汽车,同比增长4.2%,成为2023年BBA在华销量第一品牌;奥迪在华共交付72.9万辆汽车,同比增长14.7%;奔驰在华共交付76.5万辆汽车,同比增长1.7%。

BBA销量在2023年由跌转涨的原因,更多是因为它们卖得更便宜了。2023年,奔驰、宝马、奥迪品牌成交均价,同比分别下跌1000元、8000元,1000元。

承担销量重任的34C(宝马3系、奥迪A4L、奔驰C级),大幅让利:宝马3系成交均价从2022年的30万-35万元,降至25万-30万元;奥迪A4L常年优惠近10万元;价格坚挺的奔驰C级,部分地区裸车最高优惠也超过10万元。

对标一年后,一众造车新势力才发现,各自可能才是彼此最大的竞争对手。而且,随着BBA开始降价促销,新能源车企彼此间的竞争,将愈演愈烈。

进入2024年,以价换量的游戏在造车新势力间加码上演。起售价一度高达31.98万元的问界M7,在经历最新一轮降价后,起售价已回落至22.98万元。2023年6月上市之初定价20.99万元起的小鹏G6,在智界S7发布的同一天,再次降价,起售价来到17.99万元。

BBA和造车新势力们的价格战,让参与程度低的特斯拉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今年一季度,特斯拉交付量只有38.7万辆,同比下滑8.5%。这是特斯拉自2022年第三季度以来首次跌破40万辆关口,且创下近六年来的最大下滑。

Wedbush董事总经理、资深股票分析师Daniel Ives对此评论道:“虽然我们预计特斯拉第一季度的交付量会很糟糕,但实际的数据是‘一场绝对的灾难’。我们认为,对于马斯克来说,这是特斯拉的关键时刻,否则未来还会出现一些更黑暗的时刻,这可能会扰乱特斯拉的长期叙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