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手拿“退市信”的贾跃亭,会学罗永浩上演“真还传”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手拿“退市信”的贾跃亭,会学罗永浩上演“真还传”吗?

与其说贾跃亭是在救FF,不如说是贾跃亭在救自己的未来。

文|新财域

距离贾跃亭的FF91正式量产整一年的时间,没有看到彼时贾老板嘴里的“颠覆”,却看到法拉第未来(FF)被人开了“退市信”。

面对这不出意料的困境,贾跃亭这次跳出了有品位的设计、跳出了尖端化的技术,跳进了大俗的“直播带货”。

作为贾跃亭最后的“尊严”,法拉第未来在,贾跃亭的网红身份就在。所以与其说贾跃亭是在救FF,不如说是贾跃亭在救自己的未来。

01 贾跃亭想当“网红带货”

在周鸿祎卖车火爆互联网之后,向来知道如何抓流量的贾老板,又一次用“自信”抓住大众的眼球。

5月7日,贾跃亭在微博发布名为“为救FF,我做个几个决定”的视频。视频中,贾跃亭对于目前FF退市的传闻做出解释:确已收到纳斯达克的退市意见函,FF也正面临非常大的退市风险,但“已经退市”是误读。

4月24日,由于连续是个交易日FF股票收盘价低于0.1美元,不符合纳斯达克的上市规则。纳斯达克交易所给出了FF股票摘牌的意见。

贾跃亭在视频中表示,公司已于5月1日向纳斯达克提交了通过整改合规维持上市资格的申诉。他和管理团队会竭尽所能,力争恢复合规,努力保持上市资格。“如果FF真的退市,不仅会给FF的投资人、股东、债权人、供应商和所有中美员工及家庭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更是中美乃至全球汽车产业的很大损失。”

谈及FF上市以来多次濒临退市的低迷表现,贾跃亭认为直接原因是资金问题,根本原因是信心和信任问题。他将矛头指向职业经理人和特委会的不作为,使得FF错过了黄金发展期,导致FF的市值和公司经营基本面,与真实价值背离,这让很多人无法理解。

因此,贾跃亭认为,在最为难的今天,他不能再怀疑自己,更不能妥协了。并将考虑和Matthias(马提亚斯)共同出任公司联席CEO。公司也会全力加速融资进程,包括此时此刻Matthias也正在中东推进重大的融资和商务拓展。

至于融资的方式,贾跃亭想到了去当“网红”。他在视频中称,会通过个人IP商业化,尽量、尽快赚些钱。一部分钱用来还债,一部分钱用来补贴造车,力争可以支持FF的基本运营,给投资人和股东信心。

02 互联网“理中客”

为梦想而窒息的男人要当网红带货了!

贾跃亭这则视频出来,评论区立刻激动起来。

要知道在中国互联网上,贾老板可以说是热度常青树。哪怕身在美国,一举一动也往往让中国互联网圈沸腾。1500万的微博粉丝,142万的抖音粉丝,足以说明贾跃亭在国内的关注度有多高。

贾跃亭的热度跟陈光标粗暴的冰桶挑战不同,主打的理性、励志、客观。

老赖的身份不过是人生的一次坎坷,“明日就会回国”;

造车不顺也无非是公司各条线没有同心协助,“始终是超级尖端产品”;

FF要退市更是子虚乌有,这将是“全球汽车产业的很大损失”。

在今年年初高合汽车濒临破产引发行业热议之时,一直没咋交车的贾跃亭突然站出来炮轰高合,称其是行业的耻辱。

而在4月小米汽车发布后,贾跃亭明褒暗讽称“山寨文化、走捷径模式和follower思维却被很多人奉为圭臬,令人担忧。”看似指剑高合,却又让人不由联想小米的车型风波。

4月22日,周鸿祎在哪吒汽车的春季发布会上表示,中国拥有最完善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这是小米仅用三年时间迅速造出小米SU7,而FF创始人贾跃亭造车至今未能成功的原因。

他调侃说告了高合的贾跃亭没有造出来几辆车,反而是高合的汽车早出来了。去美国造车可能是贾跃亭的一个错误。

面对周鸿祎的表态,贾跃亭讽刺周鸿祎称,为盗窃者鼓噪不应该是老周的价值观,FF从量产以来虽然只交付了11台车,但这些经历了无数磨难才诞生的11台车,是完全原创创新的塔尖产品,具备非凡的颠覆性的意义。

贾老板其实误解了周鸿祎,周鸿祎也误解了贾跃亭。

贾跃亭从FF量产开始,就提出想把FF91带回中国制造。中国的新能源产业链不香么?

问题是,贾跃亭欠着债怎么回国?不回国怎么在国内造车?

老周实在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如此戳心怎么忍心。

03 带的不是货,是贾跃亭的未来

那么问题来了,贾跃亭如何才能回国造车?

真的靠直播卖货?

等会儿,这个玩笑开的有点太大了。

有人可能会说:罗永浩不就两年时间还了4个亿的债务吗?贾跃亭的智商和口才,超越老罗的成绩不难吧?

没错,贾跃亭和罗永浩都是网红,他俩都走技术路线,他俩都贼能侃。但是两者之间,有两个很大的区别。

首先,罗永浩没有背负“老赖”的社会心里负担。

从2018年锤子手机债务问题出现,罗永浩始终坦诚自身债务问题,并进行了较为积极的还款,演绎了一部“真还转”,人反而伟光正起来。

贾跃亭则从乐视汽车债务问题开始,不断“拉人”下水,身上债务越滚越大,问题越解决越多,获得了“贾会计”的身份。

其次,罗永浩的债务,也就6亿人民币。

贾跃亭的债务呢?是30亿美元。按今日兑换价,是216.4亿人民币。

咱们就按顶流时候的李佳琦来看,网传一年收入是18亿人民币。

贾跃亭要带货12年才能还清欠款。

所以带货一直不是贾跃亭的重点,重点还是在带货过程中继续维持FF的市场口碑。拉升FF的市值,避免FF的退市,因为FF一旦退市,贾跃亭最大的舞台,将就此崩塌,以后的剧本和计划,都将无从演出。

想救FF,只能回国。想回国,必须还债。

按照彼时签订的债务重组协议,贾跃亭拿出所持有的约一半法拉第未来股权,成立信托基金进行偿还。要想让债权人撤销对贾跃亭的诉讼,保守估算需要法拉第未来的市值达到200亿美元。

而截至美东时间5月6日收盘,FF报价0.04美元,总市值171万美元。

仅仅在一年前FF正式量产的时候,FF的市值还有3.2亿美元。

那么借着网红带货的热度去外面融资如何?在5年前还有很大希望,而如今面对新能源汽车市场格局,FF缺乏一战的自信。

我们看看去年FF91量产时发布的配置:27英寸的世界最大车内显示屏、三个5G天线、车内直播、支持AI驱动的语音命令。

这些基本可以说是当下新能源的标配。

至于自动驾驶和人机互交,也并没有特别多的亮点。“收集客户驾驶数据和反馈”“具备自动驾驶和辅助功能”,已经很难让人产生激动。

FF的尖端感,已经快成为大众感了。

同时FF将自己定位到一年只有5.5万辆的“超级尖端”市场。这块市场里面有法拉利、有迈凯伦、有兰博基尼、有S级迈巴赫,这些车比FF更尖端,售价比FF更低(FF91北美售价30万美元,迈巴赫北美售价18万美元)。这样的定位和产品竞争力怎么打开销路,怎么获得投资人认可,怎么拉升股价还债,怎么回国?

就算你想以中低端铺市场走特拉斯的路子,你也得先有钱去设计和生产这类车型才行。

嗯?也许贾老板带货直播的真正目的,就是凑钱生产中低端车型?如果真成功了,没准还真是一条救命之路也不好说。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贾跃亭

  • 贾跃亭:FF近期和多家国内主机厂洽谈合作和零部件采购方案
  • 贾跃亭:法拉第未来正考虑推出第二品牌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手拿“退市信”的贾跃亭,会学罗永浩上演“真还传”吗?

与其说贾跃亭是在救FF,不如说是贾跃亭在救自己的未来。

文|新财域

距离贾跃亭的FF91正式量产整一年的时间,没有看到彼时贾老板嘴里的“颠覆”,却看到法拉第未来(FF)被人开了“退市信”。

面对这不出意料的困境,贾跃亭这次跳出了有品位的设计、跳出了尖端化的技术,跳进了大俗的“直播带货”。

作为贾跃亭最后的“尊严”,法拉第未来在,贾跃亭的网红身份就在。所以与其说贾跃亭是在救FF,不如说是贾跃亭在救自己的未来。

01 贾跃亭想当“网红带货”

在周鸿祎卖车火爆互联网之后,向来知道如何抓流量的贾老板,又一次用“自信”抓住大众的眼球。

5月7日,贾跃亭在微博发布名为“为救FF,我做个几个决定”的视频。视频中,贾跃亭对于目前FF退市的传闻做出解释:确已收到纳斯达克的退市意见函,FF也正面临非常大的退市风险,但“已经退市”是误读。

4月24日,由于连续是个交易日FF股票收盘价低于0.1美元,不符合纳斯达克的上市规则。纳斯达克交易所给出了FF股票摘牌的意见。

贾跃亭在视频中表示,公司已于5月1日向纳斯达克提交了通过整改合规维持上市资格的申诉。他和管理团队会竭尽所能,力争恢复合规,努力保持上市资格。“如果FF真的退市,不仅会给FF的投资人、股东、债权人、供应商和所有中美员工及家庭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更是中美乃至全球汽车产业的很大损失。”

谈及FF上市以来多次濒临退市的低迷表现,贾跃亭认为直接原因是资金问题,根本原因是信心和信任问题。他将矛头指向职业经理人和特委会的不作为,使得FF错过了黄金发展期,导致FF的市值和公司经营基本面,与真实价值背离,这让很多人无法理解。

因此,贾跃亭认为,在最为难的今天,他不能再怀疑自己,更不能妥协了。并将考虑和Matthias(马提亚斯)共同出任公司联席CEO。公司也会全力加速融资进程,包括此时此刻Matthias也正在中东推进重大的融资和商务拓展。

至于融资的方式,贾跃亭想到了去当“网红”。他在视频中称,会通过个人IP商业化,尽量、尽快赚些钱。一部分钱用来还债,一部分钱用来补贴造车,力争可以支持FF的基本运营,给投资人和股东信心。

02 互联网“理中客”

为梦想而窒息的男人要当网红带货了!

贾跃亭这则视频出来,评论区立刻激动起来。

要知道在中国互联网上,贾老板可以说是热度常青树。哪怕身在美国,一举一动也往往让中国互联网圈沸腾。1500万的微博粉丝,142万的抖音粉丝,足以说明贾跃亭在国内的关注度有多高。

贾跃亭的热度跟陈光标粗暴的冰桶挑战不同,主打的理性、励志、客观。

老赖的身份不过是人生的一次坎坷,“明日就会回国”;

造车不顺也无非是公司各条线没有同心协助,“始终是超级尖端产品”;

FF要退市更是子虚乌有,这将是“全球汽车产业的很大损失”。

在今年年初高合汽车濒临破产引发行业热议之时,一直没咋交车的贾跃亭突然站出来炮轰高合,称其是行业的耻辱。

而在4月小米汽车发布后,贾跃亭明褒暗讽称“山寨文化、走捷径模式和follower思维却被很多人奉为圭臬,令人担忧。”看似指剑高合,却又让人不由联想小米的车型风波。

4月22日,周鸿祎在哪吒汽车的春季发布会上表示,中国拥有最完善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这是小米仅用三年时间迅速造出小米SU7,而FF创始人贾跃亭造车至今未能成功的原因。

他调侃说告了高合的贾跃亭没有造出来几辆车,反而是高合的汽车早出来了。去美国造车可能是贾跃亭的一个错误。

面对周鸿祎的表态,贾跃亭讽刺周鸿祎称,为盗窃者鼓噪不应该是老周的价值观,FF从量产以来虽然只交付了11台车,但这些经历了无数磨难才诞生的11台车,是完全原创创新的塔尖产品,具备非凡的颠覆性的意义。

贾老板其实误解了周鸿祎,周鸿祎也误解了贾跃亭。

贾跃亭从FF量产开始,就提出想把FF91带回中国制造。中国的新能源产业链不香么?

问题是,贾跃亭欠着债怎么回国?不回国怎么在国内造车?

老周实在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如此戳心怎么忍心。

03 带的不是货,是贾跃亭的未来

那么问题来了,贾跃亭如何才能回国造车?

真的靠直播卖货?

等会儿,这个玩笑开的有点太大了。

有人可能会说:罗永浩不就两年时间还了4个亿的债务吗?贾跃亭的智商和口才,超越老罗的成绩不难吧?

没错,贾跃亭和罗永浩都是网红,他俩都走技术路线,他俩都贼能侃。但是两者之间,有两个很大的区别。

首先,罗永浩没有背负“老赖”的社会心里负担。

从2018年锤子手机债务问题出现,罗永浩始终坦诚自身债务问题,并进行了较为积极的还款,演绎了一部“真还转”,人反而伟光正起来。

贾跃亭则从乐视汽车债务问题开始,不断“拉人”下水,身上债务越滚越大,问题越解决越多,获得了“贾会计”的身份。

其次,罗永浩的债务,也就6亿人民币。

贾跃亭的债务呢?是30亿美元。按今日兑换价,是216.4亿人民币。

咱们就按顶流时候的李佳琦来看,网传一年收入是18亿人民币。

贾跃亭要带货12年才能还清欠款。

所以带货一直不是贾跃亭的重点,重点还是在带货过程中继续维持FF的市场口碑。拉升FF的市值,避免FF的退市,因为FF一旦退市,贾跃亭最大的舞台,将就此崩塌,以后的剧本和计划,都将无从演出。

想救FF,只能回国。想回国,必须还债。

按照彼时签订的债务重组协议,贾跃亭拿出所持有的约一半法拉第未来股权,成立信托基金进行偿还。要想让债权人撤销对贾跃亭的诉讼,保守估算需要法拉第未来的市值达到200亿美元。

而截至美东时间5月6日收盘,FF报价0.04美元,总市值171万美元。

仅仅在一年前FF正式量产的时候,FF的市值还有3.2亿美元。

那么借着网红带货的热度去外面融资如何?在5年前还有很大希望,而如今面对新能源汽车市场格局,FF缺乏一战的自信。

我们看看去年FF91量产时发布的配置:27英寸的世界最大车内显示屏、三个5G天线、车内直播、支持AI驱动的语音命令。

这些基本可以说是当下新能源的标配。

至于自动驾驶和人机互交,也并没有特别多的亮点。“收集客户驾驶数据和反馈”“具备自动驾驶和辅助功能”,已经很难让人产生激动。

FF的尖端感,已经快成为大众感了。

同时FF将自己定位到一年只有5.5万辆的“超级尖端”市场。这块市场里面有法拉利、有迈凯伦、有兰博基尼、有S级迈巴赫,这些车比FF更尖端,售价比FF更低(FF91北美售价30万美元,迈巴赫北美售价18万美元)。这样的定位和产品竞争力怎么打开销路,怎么获得投资人认可,怎么拉升股价还债,怎么回国?

就算你想以中低端铺市场走特拉斯的路子,你也得先有钱去设计和生产这类车型才行。

嗯?也许贾老板带货直播的真正目的,就是凑钱生产中低端车型?如果真成功了,没准还真是一条救命之路也不好说。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