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斯拉一个月内10位高管离职,马斯克集权回归汽车业务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斯拉一个月内10位高管离职,马斯克集权回归汽车业务

这家全球新能源汽车行业领导者发起的激烈裁员行动,让外界猜测其内部收到的订单数据,是否已经到了无比糟糕的地步。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周姝祺 何苗

特斯拉高管团队在保持数年稳定后,正进入到急剧变化时期。对特斯拉作出过卓越贡献的高管们短期内成批地离开。

据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自4月15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宣布全球裁员以来,一个月的时间里已经有10位高管先后宣布离职。

最新一位是特斯拉得州超级工厂制造工程总监朱人杰。这位负责Cybertruck上市和产能爬坡的工程师本周一宣布,结束其在中美两国共5年的工作生涯。2019年朱人杰加入特斯拉之时,曾主导组建上海超级工厂车身制造团队。

朱人杰离职时间正值特斯拉新一轮裁员之时。就在同一天,特斯拉向美国政府相关机构发出通知,特斯拉计划在加利福尼亚州再裁员601人。特斯拉上个月表示,将在加州和得州裁员6020人。

制图:界面新闻/何苗

需要有人为特斯拉正在下滑业绩的承担责任,但那不会是马斯克。今年一季度特斯拉营收为213.01亿美元,同比下滑9%,不及分析师预估的223.1亿美元。这是特斯拉近四年来首次季度营收下滑,且创下2012年以来最大降幅。

马斯克通过高管的持续变动,将权力重新集中,其分散的工作重心重新回归到特斯拉。过去一年马斯克被外界诟病的一点是,他只是“兼职”在做特斯拉CEO。

特斯拉三位核心高管之一的能源和动力系统高级副总裁德鲁·巴格利诺(Drew Baglino)是特斯拉宣布全球裁员10%后,首位离职的重要高管。他在特斯拉服务了超过18年时间,长期负责4680电池、电机、驱动单元等领域,对公司的技术战略和产品开发有着深远影响。

4680电池是特斯拉过去4年重点研发的项目之一,也是其推动降低制造成本的核心。但是,截至今年3月,4680电池的年产能只够装配6万辆Cybertruck,且性能和成本表现均不尽如人意。

据财经媒体晚点LatePost援引特斯拉工程师的说法,在4680研发过程中,马斯克认为应该先做一款可用的电池再继续迭代,但巴格利诺坚持突破干法正极技术工艺,而不是在过渡方案上优化制造效率。

今年4月,马斯克在一次不到24小时的短暂访华之旅中,与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有过未经公开宣布的会面。一个合理的猜测是,特斯拉或将考虑从自研电池转向购买更多供应商的产品。

负责公共政策和业务发展副总裁罗汉·帕特尔(Rohan Patel)在为特斯拉服务8年后,与巴格利诺在同一天离开了特斯拉。据悉,其领导的特斯拉公共政策团队也将被解散。界面新闻了解到,特斯拉中国的公关团队员工同样有部分已经离职。

一位接近特斯拉的相关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马斯克对4月份开始的裁员行动效果并不满意,并加大了裁员涉及的范围和力度。

4月底,马斯克解雇了整个超级充电团队,包括职位最高的女性高管丽贝卡·蒂努奇(Rebecca Tinucci)。新车项目负责人丹尼尔·何(Daniel Ho)也在同一天上午离职,他曾担任Model S、Model 3 和 Y 开发的项目经理,之后负责所有新车。

马斯克在面向全体员工的电子邮件中写道:“希望这些行动清楚地表明,我们需要在员工数量和削减成本方面保持绝对坚定。虽然一些高管人员正在认真对待这一问题,但大多数人还没有这样做。”

特斯拉的人事动荡已经引发了员工不满。该公司产品发布主管里奇·奥托在发表的离职帖子里指出,“伟大的公司是由伟大的员工和伟大的产品共同组成的,而后者只有在员工茁壮成长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实现。最近的裁员动摇了公司及其士气,使这种和谐失去了平衡,很难看到长远的发展。”

这家全球新能源汽车行业领导者发起的激烈裁员行动,让外界猜测其内部收到的订单数据,是否已经到了无比糟糕的地步。上一次特斯拉进行系列成本削减和人事变动是在2019年濒临破产之际,而当前这家公司依然坐拥44亿美元自由现金流。

马斯克还将负责全球制造与欧美市场销售的高级副总裁朱晓彤重新调回了中国,以刺激正处于颓势的销量现状。上述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确认了这一消息。

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梅松林向界面新闻评价,这是马斯克当前能够为中国区销量表现作出的最好举措。

“朱晓彤在中国多年的工作经验让他清楚知道中国消费者的需求,而其在美国的两年发展也帮助他了解到,美国总部能够给中国地区提供什么样的技术扶持。至少在中美双方团队的沟通上能够保持高效一致。”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李颜伟并不看好朱晓彤的回归。这位负责销售的高管过往的成功一定程度上基于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需求爆发,而在当前竞争趋于激烈,增速整体放缓的背景下,很难仅凭借营销手段对抗周期。目前中国是特斯拉销售和生产中心,而非全球技术中心。

特斯拉另一潜在销量增长极是全自动驾驶软件FSD在华落地。马斯克访华期间,特斯拉与监管机构,以及百度达成了合作约定,授予其在中国公共道路上收集数据的地图牌照。

界面新闻记者在美实地体验FSD V12.4版本发现,特斯拉纯视觉方案可以精确识别路上行人和红绿灯变化,并对突然起步的车型作出反应,刹车平缓舒适。但是,开启Autopilot状态的车辆整体驾驶速度偏慢,且需要人为控制方向盘。

据知名特斯拉投资者、未来基金管理合伙人加里・布莱克(Gary Black)称,信用卡数据提供商YipitDate的数据显示,在获得FSD一个月免费试用的特斯拉美国车主中,只有2%的人在试用期结束后选择订阅了该服务。马斯克在社交平台上否认了这一数据。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特斯拉

9k
  • 特斯拉股东大会有望展示人形机器人最新进展,机器人100ETF(159530)涨0.40%(截至11:02)
  • 美股收评:三大指数收盘涨跌不一,热门科技股多数上涨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特斯拉一个月内10位高管离职,马斯克集权回归汽车业务

这家全球新能源汽车行业领导者发起的激烈裁员行动,让外界猜测其内部收到的订单数据,是否已经到了无比糟糕的地步。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周姝祺 何苗

特斯拉高管团队在保持数年稳定后,正进入到急剧变化时期。对特斯拉作出过卓越贡献的高管们短期内成批地离开。

据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自4月15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宣布全球裁员以来,一个月的时间里已经有10位高管先后宣布离职。

最新一位是特斯拉得州超级工厂制造工程总监朱人杰。这位负责Cybertruck上市和产能爬坡的工程师本周一宣布,结束其在中美两国共5年的工作生涯。2019年朱人杰加入特斯拉之时,曾主导组建上海超级工厂车身制造团队。

朱人杰离职时间正值特斯拉新一轮裁员之时。就在同一天,特斯拉向美国政府相关机构发出通知,特斯拉计划在加利福尼亚州再裁员601人。特斯拉上个月表示,将在加州和得州裁员6020人。

制图:界面新闻/何苗

需要有人为特斯拉正在下滑业绩的承担责任,但那不会是马斯克。今年一季度特斯拉营收为213.01亿美元,同比下滑9%,不及分析师预估的223.1亿美元。这是特斯拉近四年来首次季度营收下滑,且创下2012年以来最大降幅。

马斯克通过高管的持续变动,将权力重新集中,其分散的工作重心重新回归到特斯拉。过去一年马斯克被外界诟病的一点是,他只是“兼职”在做特斯拉CEO。

特斯拉三位核心高管之一的能源和动力系统高级副总裁德鲁·巴格利诺(Drew Baglino)是特斯拉宣布全球裁员10%后,首位离职的重要高管。他在特斯拉服务了超过18年时间,长期负责4680电池、电机、驱动单元等领域,对公司的技术战略和产品开发有着深远影响。

4680电池是特斯拉过去4年重点研发的项目之一,也是其推动降低制造成本的核心。但是,截至今年3月,4680电池的年产能只够装配6万辆Cybertruck,且性能和成本表现均不尽如人意。

据财经媒体晚点LatePost援引特斯拉工程师的说法,在4680研发过程中,马斯克认为应该先做一款可用的电池再继续迭代,但巴格利诺坚持突破干法正极技术工艺,而不是在过渡方案上优化制造效率。

今年4月,马斯克在一次不到24小时的短暂访华之旅中,与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有过未经公开宣布的会面。一个合理的猜测是,特斯拉或将考虑从自研电池转向购买更多供应商的产品。

负责公共政策和业务发展副总裁罗汉·帕特尔(Rohan Patel)在为特斯拉服务8年后,与巴格利诺在同一天离开了特斯拉。据悉,其领导的特斯拉公共政策团队也将被解散。界面新闻了解到,特斯拉中国的公关团队员工同样有部分已经离职。

一位接近特斯拉的相关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马斯克对4月份开始的裁员行动效果并不满意,并加大了裁员涉及的范围和力度。

4月底,马斯克解雇了整个超级充电团队,包括职位最高的女性高管丽贝卡·蒂努奇(Rebecca Tinucci)。新车项目负责人丹尼尔·何(Daniel Ho)也在同一天上午离职,他曾担任Model S、Model 3 和 Y 开发的项目经理,之后负责所有新车。

马斯克在面向全体员工的电子邮件中写道:“希望这些行动清楚地表明,我们需要在员工数量和削减成本方面保持绝对坚定。虽然一些高管人员正在认真对待这一问题,但大多数人还没有这样做。”

特斯拉的人事动荡已经引发了员工不满。该公司产品发布主管里奇·奥托在发表的离职帖子里指出,“伟大的公司是由伟大的员工和伟大的产品共同组成的,而后者只有在员工茁壮成长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实现。最近的裁员动摇了公司及其士气,使这种和谐失去了平衡,很难看到长远的发展。”

这家全球新能源汽车行业领导者发起的激烈裁员行动,让外界猜测其内部收到的订单数据,是否已经到了无比糟糕的地步。上一次特斯拉进行系列成本削减和人事变动是在2019年濒临破产之际,而当前这家公司依然坐拥44亿美元自由现金流。

马斯克还将负责全球制造与欧美市场销售的高级副总裁朱晓彤重新调回了中国,以刺激正处于颓势的销量现状。上述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确认了这一消息。

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梅松林向界面新闻评价,这是马斯克当前能够为中国区销量表现作出的最好举措。

“朱晓彤在中国多年的工作经验让他清楚知道中国消费者的需求,而其在美国的两年发展也帮助他了解到,美国总部能够给中国地区提供什么样的技术扶持。至少在中美双方团队的沟通上能够保持高效一致。”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李颜伟并不看好朱晓彤的回归。这位负责销售的高管过往的成功一定程度上基于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需求爆发,而在当前竞争趋于激烈,增速整体放缓的背景下,很难仅凭借营销手段对抗周期。目前中国是特斯拉销售和生产中心,而非全球技术中心。

特斯拉另一潜在销量增长极是全自动驾驶软件FSD在华落地。马斯克访华期间,特斯拉与监管机构,以及百度达成了合作约定,授予其在中国公共道路上收集数据的地图牌照。

界面新闻记者在美实地体验FSD V12.4版本发现,特斯拉纯视觉方案可以精确识别路上行人和红绿灯变化,并对突然起步的车型作出反应,刹车平缓舒适。但是,开启Autopilot状态的车辆整体驾驶速度偏慢,且需要人为控制方向盘。

据知名特斯拉投资者、未来基金管理合伙人加里・布莱克(Gary Black)称,信用卡数据提供商YipitDate的数据显示,在获得FSD一个月免费试用的特斯拉美国车主中,只有2%的人在试用期结束后选择订阅了该服务。马斯克在社交平台上否认了这一数据。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